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扶摇直上 > 第六百五十二章 赵东方去找陆凯明

第六百五十二章 赵东方去找陆凯明

作者:鹅城知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百五十二章赵东方去找陆凯明

    张振宇并没有答应王简的要求,两人只是喝了一点酒就散了,在王简走了之后,张振宇心里也不大舒服,他没有想到王简真会来为江白露说情,虽然说他想给王简的面子,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如果他再收回原来的决定,他在赵区长那里就没有什么脸面了,现在的问题不是他想不想解除江白露合同的问题而是他与赵区长之间的问题了。

    因此他无法给王简的脸面,但他打算另外再给江白露安排一个工程,这样也算是给王简的面子,只是不知王简会不会介意,但事已至此,他也只好这样了,如果王简真有什么意见,他也没有办法。

    王简与张振宇分开之后,对这件事也是好好地想了一想,张振宇没有答应自己的请求,这说明他与赵北方的关系还是非常地密切,如此说来自己倒是要与张振宇拉开一定的距离了。

    如此一想,王简拿起手机给江白露打了个电话说道:“小江,你不要去金蒙区做工程了,来西亭吧,你直接与吴县长联系就是,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再打电话给我!”

    听到王简这么一说,江白露一下子就觉得事情没有办成,看来王简也是没有办法,所以她也不能说什么,便说道:“那好吧王哥,不过我最近也不想接什么工程,先休息一阵子再说吧!”

    听到她这样说,王简就知道她的心情可能不好,但是也无能为力,便说道:“休息一下也好,另外如果你想要起诉金蒙区政府要求赔偿损失,这个我可以帮你,你尽管大胆地起诉就是。”

    王简想到如果江白露起诉金蒙区政府的话,他相信法院会主持正义,如果张振宇想干涉的话,他会帮忙去找任春雷,作为政法委书记市委常委,他的话是管用的。

    江白露听了王简的话之后说道:“王哥,我再考虑一下吧,必竟有些交情在,起诉了就不大好再相处了。”

    “那好,你自己考虑着办吧,有什么事再跟我说吧!”王简说完就和江白露挂断了电话。

    江白露也挂下电话,表情有些呆呆的样子,看来这件事是真没有办法了,如果是这样,她还真要考虑到西亭去接工程的事情,虽然西亭县的工程可能也不错,但是相比起金蒙来还是要差一些,必竟金蒙区是市中心,那工程量要大很多,只是现在出了这个问题,让她投资的几百万有可能泡了汤。

    吴其正答应马得光和郑忠仁之后就去找赵北方,说起他们两人想通过陆凯明和纪永明来帮忙的事情,赵北方听到吴其正揽下了这个事,便说道:“这两个人是什么情况,用得不着去找陆凯明?”

    吴其正道:“他们两人与我的关系很好,我如果不帮他们,以后谁还跟我,但是你知道王简现在在县里一手遮天,我要是去找他说情,反而会适得其反,如果能让陆凯明想办法把他们两人从西亭那边调出来,王简就是想处分也没有机会了。”

    赵北方有点不想帮这个忙,也不想去找陆凯明,必竟这种关系是留给自己用的,如果现在轻易给了别人,那就太可惜了。

    “他们两人能出什么价码?找人家陆凯明可不是白找的,你先问问他们愿意出多少钱。”赵北方替别人摆平事不是白出力的,是要收人家费用的,所以就想问马得光和郑忠仁要收多少钱。

    马得光和郑忠仁两人只是说要重谢,但至于会出多少钱吴其正也不知道,因此听到赵北方问这件事,就说道:“到时候重谢就是了,只要陆凯明能帮得上忙。”

    赵北方听到两人只是要重谢,心里就不高兴了说道:“要是没钱这事没法办,想要办好这件事,先让他们拿十万块钱!”

    吴其正一听赵北方直接要钱,心里也不高兴了,这个赵北方身价也是不少了,怎么自己求他办事还要钱,简直是认钱不认人啊,想到这里,就对赵北方说道:“二叔,那要是这样就算了,我看那个陆凯明也未必能办得了,就让两人受处分吧!”

    吴其正的话中明显有不满的意思,听到他这样一说,赵北方反而笑了,说道:“其正,你是不是生气了?看来这两人对你很重要啊,既然这样,我就帮你跟陆凯明说说,不过你在那里也要学得硬气一点,别软软绵绵,有陆凯明做靠山,你不用怕那个王简。”

    吴其正知道赵北方有些瞧不起自己,听到他的话之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道:“二叔,那你就帮忙向陆凯明说一说,能办成就办,不能办成,也无所谓!”

    赵北方感觉吴其正还真上了脾气,笑了笑道:“好好,我帮你办这件事就是。”

    吴其正就和赵北方挂断了电话,赵北方则想了一想,就给陆凯明打了一个电话,要与他见一面,陆凯明现在与赵北方打得火热,四蒙市里好玩的地方赵北方都带他去过了,这关系就是越来越亲密。

    “陆书记,今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去吃饭吧!”赵北方打通电话之后就笑着对陆凯明说道。

    陆凯明一看是赵北方打来的电话,脸上就笑了起来道:“好啊,老赵,说吧什么地方,我下班后就过去。”

    赵北方笑道:“老地方见吧!”

    两人到了晚上,就见了面,赵北方拉着陆凯明的手就是坐进了包间里,然后叫来两个年轻的服务小姐,左拥右抱地坐在陆凯明的身边。

    陆凯明呵呵地笑着说道:“老赵,今天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我们交往这么久了,有什么事就说吧。”

    赵北方也是呵呵一笑道:“先吃饭,等会再说。”

    两人就边吃边喝,两名服务小姐也是一起喝了起来,喝多了之后,陆凯明和赵北方的手就不老实了,而两名服务小姐也是嬉笑着并不以为意,可能是习惯了吧。

    “老赵,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来到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结交了你这一个仗义的好兄弟,整天光跟着你一起玩,也没有帮你做过什么事,我心里也有愧啊,说吧,随便是什么事也行!”陆凯明主动向赵北方说起帮他办事的事情,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总是心有不安的。

    赵北方呵呵笑了起来,说道:“陆书记,我也没有什么事,不过是想向你说个事情,现在王简在西亭处处压制着我侄子吴其正,实在是太欺人太甚了,说起这事我就不平啊,最近王简又朝着吴其正的两个手下下手了,准备撤掉他们的职,如果他们被免职了,那他就真是光杆司令,陆书记你觉得这个事情该怎么办呢?”

    赵北方并没有直接向陆凯明要求办什么事,而是把情况向陆凯明说了出来,只要提到王简肯定能引起他的注意,因此他不需要直接向陆凯明提出什么要求。

    果然陆凯明听到这个事情之后一下子就重视了起来,把身旁的服务小姐推到一旁,说道:“你侄子就是那天我见到的吴县长吧?他难道不敢跟王简干起来吗?”

    赵北方道:“也不是不敢,只是王简现在在西亭根深蒂固,我侄子是后来到的西亭,没有他的势大,现在根本干不过他,如果陆书记帮帮他就好了。”

    陆凯明何尝不想把王简弄下来,但是他来到这里也是孤身一人,王简作为县委书记不是他想动就能动的,因此才想法结交赵北方这样的地头蛇,看看有没有机会搞掉王简。

    听了赵北方的话之后,陆凯明说道:“赵主席难道就袖手旁观吗?王简对赵主席也敢不听吗?”

    赵北方不能让陆凯明觉得他哥哥也干不过王简,因此听了陆凯明的话之后说道:“我哥哥这人性格比较直,认为我侄子应当靠自己的努力把工作做好,不想插手这些事,王简虽然不敢得罪我哥哥,但是我哥哥不发话,他当然也不会手下留情,所以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侄子都不敢跟我哥哥说,所以才想让我跟陆书记说一说,如果陆书记能帮忙,情况肯定会不一样了。”

    陆凯明没想到是这个情况,如果是这样,与赵东方这样的人结交还有什么用?因此他想了想便说道:“老赵,你告诉吴其正,让他大胆地跟王简干是的,你哥哥不给他撑腰,我给他撑腰,你也知道让我直接与王简干起来,不大合适,所以还是要依靠你们才能对付王简,现在王简不是想撤掉吴其正的人吗?你让吴其正坚决不同意,直接跟王简干起来,看他能怎么的!”

    陆凯明要把吴其正推到与王简对抗的第一线,赵北方听了之后却是另有想法,必竟这个陆凯明的实力有多强还是有疑问,虽然上次他不去学习落实王华堂的讲话,最后也没有什么事,但是他总感觉陆凯明的头脑有些不行,比起王简的缜密精明实在是有太大的差距,因此他要让吴其正直接跟王简干起来,且不说他觉得也有所不妥,就是吴其正恐怕更是不敢这么做,因此赵北方想了想说道:“陆书记,王简跟迟国平的关系那不是一般的铁,如果吴其正跟他闹起来,吃亏的可是吴其正,我看不如由陆书记您亲自出面把这个事情解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