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扶摇直上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张振宇也为难

第六百五十一章 张振宇也为难

作者:鹅城知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百五十一章张振宇也为难

    就当王简与江白露在一起喝咖啡的时候,马得光和郑忠仁两人也在这家咖啡厅里与吴其正在一起喝酒,两人从王简的办公室出来以后去找吴其正没有找到,便打电话给他,便也约晚上到四蒙见面。

    吴其正还并不知道县里发生的事情,所以见了两人之后就问道:“老马,老郑,你们两人急着找我有什么事?”

    马得光说道:“吴县长,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们的忙,县一中发生了一点事,老郑现在急得要命。”

    听到马得光只说他,郑忠仁忙说道:“县一中的老师收受学生礼物,课外办辅导班,被学生家长告到王书记那里去了,今天我和马局长被训了一顿,现在想请吴县长帮帮我们,把这件事给压下去。”

    吴县长一听到这种事,马上说道:“王书记对这件事怎么说?这件事很严重吗?”

    马得光道:“事情可大可小,就看领导怎么想了,领导说严重,就严重,说不严重就不严重,吴县长,你说说这事严重不?”

    吴其正皱紧眉头说道:“这个不是我说严重不严重的事情,关键是王书记怎么看,你看我现在还有发言权吗?”

    要说马得光和郑忠仁两人也知道吴其正现在在县里头没有什么威望,但是除王简之外还是他最大,现在王简很严厉地训了他们,而他们与吴其正的关系不错,也只有他来帮一帮他们,看看能不能让王简减轻一些他们的责任。

    “吴县长,您不能这么说吧,您还是县长,教育方面的事也是您负全责吧,出了这种事,如果您不去管,将来王书记再把责任弄到您的头上就不好办了,我们来找你,也是为您好,您现在就要想想法子不要让这件事搞得太大,否则又将是一场风雨了!”马得光急忙向吴其正劝说道。

    王简在处理人上是毫不留情的,吴其正也是深知这一点,这件事他会不会把火烧向自己还真不好说,但是这件事的责任主要还是马得光和郑忠仁两个人,虽然马得光当初是自己向王简推荐的,但是不代表出了事要让自己来替他承担,如果他要是去向王简交涉这事,岂不是正好给王简提供批评他的机会?

    “老马,老郑,这件事我无能为力,我只能答应你们在王书记提出处理方案的时候我为你们说点好话,但最终会怎么样,我是没有办法左右的,你们两个人怎么能搞到学生家长去上访的地步,如果没有这种事,王书记会知道这件事?你们自己也要反思一下,没有把工作做好,也不怪王书记要训你们。”吴其正实在不想管这件事,把两人还说了一顿。

    本来还想让吴其正帮忙的,但现在看来他根本不敢接下这个担子,这让马得光和郑忠仁两人大失所望,早知道还不如不来找他。

    想到这里,马得光道:“吴县长,您要是不帮我们,也要给我们指条明路啊,赵主席那里能不能帮帮我们,如果能帮我们,我们会重谢!”

    听到两人提到他的岳父,吴其正马上说道:“我岳父那里更是不行,这种小事去找他,非得让他批评不可,不过,你们要是想找条明路,我倒是也有,不过也不好说会不会帮你们,而且我与他们也不熟啊!”

    马得光和郑忠仁两人马上说道:“吴县长,还有什么明路,您指出来我们去找他。”

    吴其正想了一下说道:“市里新来了两位挂职的领导,与王书记不大对付,如果让他们来帮你们,说不定他们真会帮你们一下,只是这件事我得先试探一下,未必能愿意帮你们。”

    郑忠仁听了说道:“他们要是与王书记关系好还行,现在与王书记不对付,这岂不是南辕北辙吗?他们与王书记根本说不上话,一点作用也不起!”

    吴其正却说道:“这个你们两人就不懂了吧?王书记是什么人?这么久你们还不知道吗?他处理起人来谁的话都是不听的,就是关系好也没有用,所以唯一的办法是找到与他不对付的人,才能帮得上你们,王书记处分你们无非是撤职给一个处分,你们可以让他们把你们从西亭县调走,调离西亭,王书记就管不到你们了吧?他们都是市领导,有的是办法!”

    两人听了之后,想了一想,马得光说道:“我们都是土生土长的西亭人,让我们离开西亭,我们舍不得啊!”

    吴其正马上说道:“难道留在这里被处分你们高兴?好好想一想吧,而且这件事也不一定能行!”

    马得光和郑忠仁两人听了之后,也不说话了,过了半天说道:“吴县长,那这件事麻烦你了,事成之后我们一定能重谢!”

    吴其正笑道:“说什么重谢的问题,看着你们落难,难道我心里好受啊?我一定想法帮你们!”

    两人不由地都笑了起来,看来找一找吴其正也能起一点作用,就是不知道事情能不能成了。

    王简在与江白露分手之后,到了第二天,想到江白露所说的事情,心里边又想了一想,考虑这件事该怎么办,是不是要直接打电话给张振宇,如果张振宇不答应会怎么样,这些事情他都考虑了一下,否则他担心张振宇不给自己的面子,那就不好了。

    想好这些问题之后,王简才约张振宇见面说一说这件事情,看看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张振宇接到王简的电话之后也不知道什么事,就定了时间见了面,两人一见面,张振宇就笑问道:“王书记,什么事情找我啊?”

    王简叫着他坐了下来,笑道:“上次见到你以后,就想与你一起喝一杯,今天我们就一醉方休吧!”

    张振宇连连摆手道:“王书记,你是酒仙,我怎么能和你比,最近我差不多戒酒,我们之间就不要客气了,有什么事情请直说,千万不要客气生疏了!”

    听到张振宇这样说之后,王简呵呵笑了起来道:“张书记,我与你相处这么长时间,第一次发现你这么痛快,好,那我就直说了。”

    张振宇也不禁笑了起来道:“我一直都是这么爽快的,难道你才发现啊?”

    王简笑道:“那好,我有一个朋友在你们区里承包了一个工程,现在你们区政府说要解约,完全不按照合同约定来,现在找我向你说说情,看看有没有再回旋的余地。”

    听到王简这样说,张振宇一下子想到江白露,但是他没有动声色,而是问道:“你这个朋友叫什么,是什么工程?”

    王简道:“我这个朋友,你还见过,她叫江白露,是一个女同志,接到一个工程不容易,如果她有什么过错,你们解约就是了,但是人家现在没有什么过错,你们解约,不就是违约吗,这样做不大好吧,这件事你是不是知道,要是不知道的话,你关注一下,让合同继续履行是了。”

    听到果真是江白露这件事,张振宇脸色平静了一下,说道:“王简,这件事我还真知道,不过事情可能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这个工程是江白露与我们区里的赵区长签的,事先我是一点也不知道,现在有人跟我说她做的工程不大合格,所以我就与赵区长商量了一下要与她解约,但是现在你说了,我要是不答应你就是不给你的面子,但答应你,我们也不好做,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是没法收回来了,而且赵区长那里也不好说,所以这件事你让我考虑一下怎么样?”

    听到张振宇的话之后,王简也沉默了,江白露到底有没有违约他也是不清楚的,虽然他有些相信江白露,但是张振宇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反驳,必竟不了解实际情况,而且听上去张振宇似乎与他们区里的区长不对付,而这里又牵扯到区长与江白露之间交易的问题,那这个问题就有些复杂了。虽然这件事也许就是赵北方指使的,但是他在张振宇面前是不能提到这件事的,只能说一些好话了。

    “既然是这种情况,那我也不能多说什么了,本来也没怎么想和你说起这件事,但是看到江白露在这件事上很为难,有人想故意找他的茬,所以就向你问一问情况,看来我了解的情况不全面,那这件事就不麻烦你了!”王简很平静地说道,既然张振宇没有痛快地答应此事,还不如不说了。

    听到王简暗中指向赵北方,而且有些不大高兴,张振宇忙说道:“王书记,我也是不答应你的要求,但这件事确实有特殊情况,我需要考虑一下,不过我可以在这里保证,下一笔工程一定让江白露来做,如果再有任何闪失,我就不当这个区委书记了!”

    张振宇说了这么狠的话,王简笑了一下,觉得他可能也有难处,既然这样,自己也不能太逼迫于他,就说道:“算了,我今天来主要是与你喝酒的,其他的事就不要谈了,来,我给你倒上!”

    看到王简这个样子,张振宇也有些尴尬,但是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就说道:“那好,我也不戒酒了,陪你老弟喝个痛快,我一定给老弟一个满意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