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扶摇直上 > 第六百五十章 江白露的妈妈

第六百五十章 江白露的妈妈

作者:鹅城知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百五十章江白露的妈妈

    喝了半天,江白露就感觉有些醉,看到她的样子,王简就说道:“小江,我们回去吧,不能再喝了,走吧!”

    江白露的醉眼看上去有些迷糊,酒醉的女人让人更加心动,不过王简现在的修养高了许多,在男女之事上还是自持得住的,否则他真的不知道会不会把持得住,面对这样一个身材非常健美,肌肤白嫩的绝美女子,即使是柳下惠在世也会不由地心动。

    “王书记,不,我叫你王哥吧,我们再呆一会好吗,反正我回去也没有事情。”江白露双眼迷离地看着王简说道。

    王简心里笑道,你没有事情我有事情啊,虽然陪着一个美女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可是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要是别人看到了,他倒是不知怎么解释了。

    “叫我王哥也可以,反正我比你要大几岁,不过今天太晚了,我们回去吧,以后有空再聊。”王简想现在立刻回去。

    看到王简站了起来,江白露也不能再挽留了,也站起来准备和王简一起离去,但是没想到站得不稳一下子要跌倒,王简眼急手快,迅速伸出手去扶她,江白露就顺势跌进王简的怀里。

    面对这么一个大尤物,王简一时有些手足无措,江白露那整个温热的身体全部倒在了自己的身上,那饱满的部分也是紧贴着自己的胸部,那又翘又圆的部分也尽入眼底。

    面对此情此景,江白露的脸色变得更加红了,王简强忍住呼吸,对她说道:“小江,我扶你起来吧!”

    江白露只好说道:“好的王哥。”

    王简就用力扶着江白露站起来,江白露的手就搭在王简的身上,那飘散起来的头发散落在王简的面前,她身上那种芳香的气味直入鼻底,王简急忙将她扶起来。

    等站稳了身体,江白露迷情地看向王简道:“王哥,谢谢你。”

    王简忙站直了身体,走向外边说道:“小江,我们走吧!”

    江白露这才迈动身体跟着王简向外面走去,到了外面,她就要坐进她自己的车要开车离去,王简看到她的样子感觉喝了不少,如果开车出了事就不好了,想了半天一咬牙对她说道:“小江,我看你喝得不少,我送你回去吧,车子先寄放在这里。”

    江白露说道:“我没事,我自己能开车回去。”

    王简道:“我送你回去吧,安全第一。”

    江白露看到王简真想送自己回去,心里一下子就高兴起来,说道:“那麻烦你了王哥。”

    王简就让江白露走进自己的车子,然后他就上了车对她说道:“小江,你家住在哪里?”

    江白露道:“我家在公园道一号那里,离这里有点远,要不我还是自己回去吧。”

    王简忙说道:“越远越不安全,还是我送你吧。”

    公园道一号是四蒙市新开盘的高档住宅区,住在那里的人非富则贵,由于是在新区所以离市中心有些远,江白露喝了这么多肯定是没法安全地回到家里。

    坐在王简的车里,江白露感觉到非常舒适温暖,虽然与王简也不是很熟悉,可是她一点也没有那种不安全的感觉,打开车窗,外面的风吹了进来,车子行在路上,她似乎清醒了许多,王简是一个有家室的人,而且是县委书记,与自己的交往也只能如此了,想起来就感觉是一件多么痛心的事,但人生际遇就是如此,所谓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世上完美的爱情太少了。

    王简坐在车子里倒是没有想那么多,他是县委书记,遇到的漂亮的女人也是不少,如果把持不住的话,那他不知道会有多少女人会倒在他的怀里,但是他现在专注的事情是西亭县的开发和发展,所以不可能在这方面去注意一些事情。

    王简把车子开得很快,所以没多久车子就到了江白露居住的地方,江白露居住的地方还是一个别墅区,车子到了她家别墅之后,江白露就从车子上走了下来,王简也从车上下来,看了看她说道:“这就是你家吗?”

    江白露道:“这就是我家,要不你去我家里坐一会再走吧。”

    王简忙说道:“不了,我把你安全送到就可以了,那你进屋吧,我走了。”

    王简转身就上了车,江白露也不能再挽留,就对王简说道:“那谢谢你了,王哥!”

    王简笑着看了她一眼,车子一加油门就走了。

    江白露转身走进房间,一个看上去也很美艳的少妇站在门口看着她说道:“小露,刚才那个男人是谁?”

    看到自己的妈妈站在门口,江白露道:“是我的一个朋友,妈,你怎么还没有睡?”

    闻到江白露身上的酒气,江白露的妈妈说道:“小露你怎么还喝酒了,居然让一个男人送回家来!”

    江白露看到妈妈有点生气,马上说道:“妈,你想哪里去了,我那个朋友是一个很好的官员,你担心什么啊!”

    江白露的妈妈有点生气地道:“我不担心,谁担心,自从你爸爸不在之后,我们父女俩相依为命,你这么晚了都不回来,我都差点急坏了,那个男人我看上去非常年轻,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江白露搂着妈妈说道:“妈,你想哪儿去了,你别看他年轻,他可是一名县委书记,年纪轻轻就大有作为,可惜人家已经结婚了,怎么可能还对我有意思!”

    原来是这么一个情况,江白露的妈妈还真有些意外,本来以为是追自己女儿的男人,没想到居然是一名结过婚的县委书记。

    “小露,他这么年轻怎么当上了县委书记,他结交你的目的是什么?”江白露的妈妈非常警惕地问道。

    江白露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人家能当上县委书记,这说明人家要么是有关系,要么是能力非常强,以我的感觉,他是两者兼而有之,而且不是人家想来结交我,而是我想结交人家,我遇到了一个麻烦,想找他帮帮忙,看能不能帮我摆平,其实我与他只见过三次面,不是很熟悉的一个朋友,但他能答应帮我,我真不知道怎么感激人家。”

    一听到自己的女儿遇到了麻烦,江白露的妈妈急忙问道:“女儿,你遇到麻烦了?遇到什么麻烦了?”

    江白露从来没有把赵北方骚扰她的事情告诉自己的妈妈,主要还是怕妈妈担心,现在妈妈问起来,她还有些不想告诉她,所以就说道:“妈,你不用担心,我自己能摆平。”

    而她妈妈却说道:“女儿,你有什么事情一定跟妈说,你爸不在了,你可不要让妈妈蒙在鼓里。”

    看到妈妈脸上悲伤的样子,江白露的心里也是很伤心,要不是爸爸因病去世,这个家也不用她撑起来,但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只有坚强地活下去才行。

    “妈,我没有什么的,就是有一个叫赵北方的人想把我的工程抢去,我没有办法,只好找刚才送我来的那个人帮忙,只是他是西亭县的县委书记,不在金蒙区工作,能不能办得到,我的心里也是没有底的,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就离开这个地方,去宝岛那边吧!”江白露把情况向妈妈说了一说,但没有告诉她妈妈赵北方骚扰的事情。

    她妈妈一听到赵北方三个字,马上问道:“这个赵北方是什么人?你以前认识他吗?”

    江白露道:“以前不认识,据说他是市里领导的弟弟,势力很大,连金蒙区里的领导都得罪不起,要不是这样,金蒙区也不会与我解除合同。”

    “赵北方?”江白露的妈妈不停地念叼着这几个字,江白露听到后问道:“妈,你怎么了,干嘛念叼这个人的名字,这个人不是一个好东西。”

    江白露的妈妈马上说道:“没事,我是在想这个人为什么要为难你呢?要是你爸爸在就好了,可惜现在能帮我们的人太少了。”

    江白露立刻安慰妈妈道:“妈,你不用担心,刚才那个男人是一个很好的人,说不定就能帮上我们,如果金蒙区的工程不能干了,可以去西亭去。”

    江白露的妈妈一听问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如果下次来你也让他进家里来坐一坐,妈妈替你感谢一下他。”

    江白露一下子笑道:“妈,我刚才让他进家来的,但他不同意,可能觉得这样子不好吧,我在咖啡厅的时候,他也是很小心的样子,我对自己的美貌还是非常自信的,虽然他没有什么表示,但他一定对我心动了,妈,你说我和他秘密进行交往好不好?”

    江白露的妈妈年轻时也是一个非常风流的女人,听到江白露的这番话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道:“傻丫头,你也想学着别人去当他人的小三?告诉你这事在妈这里就通不过,他是官员,你可以让他帮帮你的忙,但一定不要与他有过于亲密的关系,今天这种事以后不要再发生了,上了男人的车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江白露嘴一撇向屋里走道:“能发生什么事情,妈你尽是瞎想!”

    江白露的妈妈不禁一笑道:“这个傻丫头还怕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