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扶摇直上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如何交代

第五百三十四章 如何交代

作者:鹅城知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百三十四章如何交代

    和韩玉婷通完话之后,王简立刻驱车前往四蒙去找任春雷,韩玉婷必竟是听从自己的话才去招惹赵北方的,如果现在任由赵东方对她进行迫害那就是非常对不起她了,所以必须想法帮助她度过这个难关。

    与任春雷约好之后,就在任春雷的办公室里见到了他,任春雷自知王简与迟国平关系深厚,原来在一起搭班子的时候就是相互支持,现在他虽然升了市委常委,但也是迟国平的功劳,所以他见到王简时当然还是如原来一般热情和友好。

    “王书记,来来来,好久没有和你见面了!”任春雷笑着从办公桌前站起来说道。

    王简呵呵一笑道:“任书记,你也好长时间没到我们西亭视察工作了,什么时候也去我们那看看!”

    任春雷笑道:“一定,一定,有机会一定去,就是王书记你不说我也要去嘛,在西亭的工作时间虽然不长,但也对那里产生了感情了嘛,哈哈!”

    和任春雷先说笑了一番之后,王简坐了下来,两人开始正式地谈起了事情。

    “任书记,今天来是想和你商量一点事,银蒙区的公安局长韩玉婷原来是从西亭县调过去的,我和她也算是老同事了,现在我刚刚听她说曹世伟要把她的职务免掉,所以我过来想向任书记打听一下有没有这回事?”王简比较婉转地向任春雷说了一说韩玉婷的事。

    任春雷还一点都不知道这件事的情况,曹世伟虽然想着向他汇报这件事,但还没来得及找他,所以他还不知道这件事的情况。

    “王书记,你说什么,曹世伟想免韩玉婷的职?为什么?”任春雷对韩玉婷的一些情况还不大知道,所以就问道。

    对于深层次的原因,王简还不大想直接告诉任春雷,只是说道:“韩玉婷因为查处一些当地的娱乐场所得罪了人,所以就有人告到曹世伟那里,而曹世伟却没有支持她的工作,反而想着把她的职务免掉,所以我不得不替她来找任书记你来说情,如果这样做的话,对韩玉婷实在不大公平!”

    任春雷听到王简如此一说,觉得曹世伟确实是不该,所以就说道:“如果事情属实的话,我会调查清楚的,我们不能让干工作的同志有什么委屈,曹世伟到底为什么这么做也值得商量,这样吧,我马上给曹世伟挂个电话问一下情况!”

    说完任春雷就拿起电话打给曹世伟,曹世伟接到他的电话以后心里就是一下子紧张起来,急忙说道:“任书记,事情不是这样的,等一会我亲自过去向你汇报事情的情况!”

    听到曹世伟这样说,任春雷不知道他有什么隐情,而王简又在身边有一些话恐怕也不好说,所以就答应了他,让他把有关情况立即过来向他汇报。

    接完电话之后,任春雷对王简说道:“王书记,曹世伟说要亲自过来向我汇报有关的情况,等我了解情况后再向你答复好不好?”

    听了任春雷的话之后,王简心想也只好这样了,便起身说道:“那好,任书记,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电话里联系!”

    任春雷忙说道:“好,没问题,谢谢王书记对我们政法工作的支持!”

    听到任春雷这样说,王简不禁笑了,起身就向他告辞,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出了任春雷的办公室。王简仔细地想了一想,觉得这事不能只向任春雷说一说,当初韩玉婷也是为了迟国平与赵东方之间的斗争而调到银蒙区的,现在出现了这种情况,必须向迟国平汇报一下,让他出面支持一下韩玉婷就更好了。

    想到这里,王简出了任春雷的办公室就去找迟国平,迟国平现在也是比较忙碌,除了要搞好市里的工作之外还要到省城活动,加深一下与王华堂的感情,同时也要对张成义那边多沟通一下,不能让张成义对自己太过为难。

    见到王简之后,迟国平的神情略显疲惫,不过还是带着笑容向王简问候道:“王简,你找我有什么事,最近一直忙也没时间和你联系了!”

    王简忙笑答道:“我们都很忙,真得抽出时间出去休息一下了。”

    迟国平笑道:“要不,我们一起去宝岛那边一趟,也算是散散心?”

    听迟国平一说,王简就知道他的意思是到出外考察,不过到宝岛那边手续挺繁杂的,如果是因公还可以,如果是纯粹是出去旅游那就算了。

    “迟大哥,过一阵子再说吧,我在县里还有好多的事情,还没有完成呢,等事情忙完了再出去吧!”王简笑道。

    迟国平笑了一下道:“那也好,吴其正在那边与你配合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问题?”

    听了迟国平的问话,王简也不大想让迟国平知道吴其正现在的一些小动作,只要在他的可控范围之内,还是不让别人知道的为好,免得影响他的形象,因此说道:“配合地还可以,他刚到那边什么事情还是要请示我,我也放权给他,好把县里的事情做好!”

    迟国平道:“放权可以,但也不能放纵不管,赵东方在背后支持着他,很难说他没有想法!”

    王简感激地道:“我知道迟大哥,我不会把握不了大局的,我这次来找你是关于韩玉婷的事。”

    迟国平立刻问道:“她怎么了?”

    王简道:“曹世伟要调整她,免她的职,说是有反映她在银蒙区查处了一些娱乐场所,说他们是正当经营,反映到市政协之后,赵东方签了字,曹世伟便以此为由想调整她!”

    没想到曹世伟居然敢会这样做,想来也是赵东方指使他这样做的,看来赵东方在四蒙还是有着不小的影响力,既然这样,自己不能不出面支持一下韩玉婷,必竟韩玉婷是立过功劳的人,如果让曹世伟给免了职,他自己的脸面何在?

    迟国平沉思了一下,说道:“韩玉婷看来还是得罪了赵东方,想借曹世伟之手把她拿掉,而曹世伟也是跟着赵东方走,看来还得想法把他动一下,如果他不愿意再在这里当公安局长那就让他走人是了,王简,你让韩玉婷放心,我不会置之不理的!”

    听了迟国平的话之后,王简心里是放宽了心,便说道:“那多麻烦迟大哥你操心了,对于曹世伟我倒感觉没什么,只要他不免掉韩玉婷就行了!”

    王简的意思是不想树敌太多,此事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赵东方,所以不想让迟国平因为此事再去动曹世伟,那样的话得罪人太多了。

    迟国平点了点头说道:“这我知道,你回去告诉韩玉婷就好了!”

    王简就答应了,然后就从迟国平那里离开,先是回家看了一下,然后就回西亭了。

    曹世伟在接到任春雷的电话之后就忙着从公安局赶到了任春雷的办公室,见到任春雷之后,看到任春雷正坐在那里面无表情,说实在话,任春雷的资历远不如他,必竟他在政法系统浸淫这么多年,而任春雷原不过就是县区委书记,两人算是平级,但任春雷是县区委书记那是重用,提拔的时候也是优先,所以才当上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而实际上他对政法的工作是不大精通,完全依靠曹世伟这些人帮助他才可以,所以曹世伟心里还是对他有些不服的,不过任春雷权力所在不得不低头而已。

    “曹局长你来了,坐吧!”任春雷看了曹世伟一眼抬头说道。

    曹世伟没有坐下,而是把赵东方的那份签批的文件递给了任春雷说道:“任书记,韩玉婷的事不是我的意思,而是市政协赵主席的意思,这是他签批的一份文件,请您过目!”

    任春雷拿过文件看了一看,果然是赵东方签批的字,看来确是赵东方在插手这件事,那他该怎么办?说实在话他也不愿意得罪赵东方,必竟他在四蒙还是有着很大的影响力,如果自己不同意曹世伟调整韩玉婷的话,赵东方肯定会对自己很不满意,虽然他并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但以后市政协肯定会想法盯着政法委了,说不定就搞些事端来,那样的话怎么办?

    这样想了一想,任春雷说道:“赵主席虽然提到韩玉婷干扰一些企业经营的事,但也没有明确表示要调整她的职位,韩玉婷必竟是我们政法的干部,我们作为她的领导还是要维护她一下,不然下面的同志知道后会认为我们不爱护自己的干部的,你说是不是?”

    曹世伟听任春雷的意思是不愿意对韩玉婷做出处理,一定是韩玉婷找过她了,要不然他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想了一想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但赵主席签批这事,我们必须给他一个交代,任书记您说怎么办?”

    曹世伟把难题丢给了任春雷,任春雷一时还感到了为难,韩玉婷认认为自己根本没有什么错,怎么给赵东方交代?可是如果不给交代,赵东方发火了怎么办?任春雷一时难为起来,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事,正在此时,有人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