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太阴跟少阳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太阴跟少阳

作者:日暮客愁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楼下有那么多人看到自己抱着这个小男孩走进了这个单元里,所以胖女人叫来的帮手赶过来找麻烦亦或者是小男孩的家人要是回来找小孩的话,肯定会有人告诉他们的。

    此时那个胖女人还在那边发出如同杀猪一般的声音疯狂的抓挠着自己的身体,自然没空打电话叫人过来,再说了,如果是为她出气的人找上门来了,敲门声根本就不会是这样的,轻轻的,忐忑的像是担心打扰到屋子里头的人似的,而是会干脆的将门给砸开吧?

    况且李泽道已然清楚的听到了外头有一个人,而且那个人的呼吸是急促的,显得心急如焚,所以基本可以肯定了。

    当下,李泽道伸手抱起那始终一脸傻笑的小男孩,走到再次被轻轻敲响的屋门跟前,手伸了过去将门打开。

    “您好,请问……宝儿?宝儿……我的宝儿,你可吓死妈妈了……”门外站着的那一身朴素衣服的妇女见到李泽道手里的小男孩的时候,已然满脸又是激动又是如释重负表情了。

    男孩依旧一脸不正常的笑容,却是也开口了,语气含糊不清的叫唤出声:“妈……妈妈……”然后冲妇女伸出了自己的那小手。

    “他……他是我儿子……”妇女略显胆怯却又感激的看着李泽道。

    “我知道。”李泽道点了点头,将孩子递了过去。先别说她此时的反应,况且孩子都已经开口叫“妈妈”了,她是小孩的母亲无疑。

    妇女赶紧伸手接了过来,紧紧的搂抱住,狠狠的在小男孩的脸上亲了几口,声音哽咽:“宝儿,你吓死妈妈了,都是妈妈的错,妈妈不该将你一个人留在那里……”

    李泽道张了张嘴,终究没问说她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单独将孩子留在那里,是不是打算抛弃却又于心不忍所以返回寻找。

    幸福的人都一样,不幸的人却是有着各自的不幸,所以类似的询问就等同于在往人家的伤口上洒下盐巴。

    “先生,事情的经过我已经听楼下的一位大爷说了,他说你从那大黑狗的嘴里救下我的宝儿,还跟狗主人起冲突了,之后我就赶紧走进这个单元里,我一楼一楼的找,一家一家的敲门……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妇女看着李泽道声音哽咽简单的描述道,腿一软的就要跪倒在李泽道面前。

    对于妇女来说,她没有更多的资源能够用来回报自己所受的恩惠,她只能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感谢的话,并且打算跪下把自己的脑袋磕在地板上。

    “你无需这样,小孩没事就好。”李泽道赶紧伸手扶住了她,不让她下跪,这样的感谢方式他当真受不起。

    况且对他来说,他只不过是顺手做了一件极其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他不会因此失去什么,也没想得到什么,包括这位母亲的感激。

    “谢谢你……那我跟宝儿先走了。”妇女再次满脸感激的朝李泽道鞠躬了下,然后转身走向楼梯口,从那楼梯下楼。

    看来,她并没有打算坐电梯下楼离开,至于为什么不坐电梯选择走楼梯,李泽道就不太清楚了,也没去多想。

    顺手救了这小男孩对他来说不过是生活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罢了,这件事情会很快的在他脑海里消失,估计以后在也记不起来了。

    李泽道收回目光将门关上的时候,皆用炙热爱慕的眼神看着他的米亚跟安可可一左一右的搂抱住他的手臂。

    “哦,亲爱的boss,看着那位母亲一脸感激的向你道谢,甚至还打算跪下,我的心里觉得怪怪的呢。”米亚说,“但是却又很舒坦。”

    “这就是行善的乐趣。”安可可笑着说说。每次捐款的时候脑子里幻想一下那些需要帮助的人那满脸的感激以及一声又一声的道谢,她就会有这种感觉。

    “哦,原来,以后我也要跟boss一样,经常帮助别人。”米亚眼神的炙热的看着李泽道。

    李泽道心里很是欣慰,他觉得自己将一个恶魔给彻底的感化了。

    “以后你就别洗衣做饭打扫房间了,你跟可可以及苏珊一起,将天道基因会打理好。”李泽道看着米亚说道。

    “哦,你已经把我给睡了,我现在也已经是老板娘了,自然不会在做饭洗衣服了。”米亚眨了眨眼,满脸得意的笑容。

    “……”

    ……

    妇女像是再次害怕失去孩子似的紧紧的搂抱住自己的儿子,很快的她就从十一楼下来,扫了那热闹非凡的小花园一眼并没有停留,而是抱着孩子快步的离开。

    “太阴,你可以把我放下了,老子都快被你勒死了。”两人走出小区来到一个人少的角落里的时候,怀里那小男孩突然间开口说道。

    那声音显得苍老嘶哑,语气里更是满满的都是嫌弃,这哪里像是一个四五岁而且还弱智的小男孩能说出的话?

    妇女的嘴角也浮起了一抹莫名的笑容出来,整个人的气势也一下子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在是之前的那种没见过市面的紧张懦弱,反而给人一种极其阴冷危险的感觉。

    当下她像是扔垃圾似的随手将小男孩给扔了出去,小男孩却是没有想象中的一屁股重重的跌落在地上,而是稳稳的站在那里。

    在看他那张脏兮兮的小脸,哪里还是一脸傻笑的?相反的给人一种难以想象的沧桑的感觉。

    “少阳,你的演技不错嘛,不知道你底细的,还真当你是一个弱智的小屁孩,来,在叫一声妈听听。”妇女满脸莫名的笑容,揶揄道。

    小男孩抬头扫了妇女一眼,淡淡回应:“你也不赖,成功的让那么警惕的人当真以为你是一个丢失了孩子的心急如焚的来自乡下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母亲。”

    妇女咯咯一笑,竟发出了少妇一般妩媚的笑声,但是因为这样一副长相,所以自然给人一种这个女人被艳鬼给附身了的感觉,着实让人头皮难免发麻一下。

    “刚刚脸在老娘的胸脯上蹭来蹭是不是很爽?”妇女声音已然变得娇滴滴的,充满了挑逗的味道,“硬没硬?哦,忘记了你找这么一具肉体,小鸡鸡那么小的,都还没发育完全呢,肯定硬不起来。”

    “你找的肉体也好不到哪去,根本就是飞机场,蹭个屁啊。”小男孩一脸黑线反驳道,旋即那张小脸竟然有着一丝相当猥琐的神色流露出来,“少阴找的那具肉体倒是不错,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当真诱人。”

    “她诱人不诱人的对你来说有个屁用啊,就你那小鸡鸡就跟牙签似的,还硬不起来。”妇女撇嘴冷笑。

    “太阴,老子警告你,在拿老子这肉体说事的话,老子给你急。”小屁孩双手叉腰,那张脏兮兮的小脸竟然满满的都是煞气。

    “老娘还怕你一个小屁孩?”妇女咯咯冷笑,满脸的不屑,甚至还挽起自己的袖子来了,“要不现在找个地方打一架?这一千多年来,老娘哪次揍你不是跟玩似的?”

    “也就你这种不要脸的老女人才有脸说出这种让人笑掉大牙的话。”小屁孩抬头看着妇女,那张脏兮兮的小脸满满的都是嘲讽的味道,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栋高达二十几层的写字楼, “有种跟老子到那栋楼的楼顶上,老子教教你做人的道理。”

    “谁怕谁?”妇女满脸冷笑,身形一闪的,瞬间消失在原地。

    小男孩同样身形一闪的,已然不见踪迹。

    两分钟不到,这两人了已然出现在那百米外那栋高达二十六层的大楼楼顶了,两人面对面站着,一副绝顶高手决战模样在那边对峙着。

    当然,一个的外形是饱受沧桑的农村妇女,另外一个却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屁孩,所以两人这样的对峙的画面,着实给人一种相当滑稽的感觉。

    两人的眼神在空中相撞,发出金铁交击的声音。

    现场的气氛凝固了,原本就带着几分寒意的空气更是仿佛结了冰似的。

    他们都在安静的等待着,等待着给对方致命一击。

    虽说都互相看不上对方,但是打心底其实都认可对方的实力,因此谁也不敢大意。

    突然,一片不知道从哪里被刮来的纸屑飘飘荡荡的向他们站立的中间位置飞了过来,在纸屑即将落地的那一瞬间,一道显得极其威严苍老的声音突然间响起:“住手!”

    瞬间,就如同玻璃被打锤子“哐当”一下敲碎了似的,现场的那种已然凝固的气氛也被这不容置疑的声音干脆的击碎了。

    “太阴,算你走运。”小男孩撇了撇嘴。那家伙来了,这架自然也就打不下去了,否则就是不给那家伙面子,不给那家伙面子的下场将会相当的惨烈。那个家伙的手段十分变态,他可不敢轻易招惹。

    “走运的是你,否则你现在早就被我从这里扔下去了。”妇女冷笑,对于声音的主人又是恭敬又是忌惮,他的话自然不能不听。

    两人针锋相对了两句之后,像是约好了似的一起抬头看向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出现在那里的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