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水兵 > 第561章 顶多烧两张草纸

第561章 顶多烧两张草纸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高峰尽想好事了,他还想起那经典的电影大片《泰坦尼克号》,男女主角站在船头那拉风的情景,他也是有感而发,想着能不能模仿一下这场景。

    而是这女主角毕月姑娘却没有打算圆高峰这拉风的梦,她用脚用力地踩着他的双脚,又奋力地将他推出去。

    这可不是在平坦的平地上面,而是在疯狂奔跑的牛背上,高峰又没有注意到毕月会踩他并推他,他站立不稳往牛头的方向扑过去。

    “啊,毕月,你怎么这么狠啊,不就是让你摆个造型吗,你们女孩子不就是喜欢摆造型,动不动就呶呶嘴巴,坚起两根手指坚个二字自拍的啊,还尽量往瘦了拍呢,这不是绝佳的机会啊,你怎么还不领情呢。”

    高峰整个人摔出去,整个人趴在那牛脖子上了,他是趴在牛脖子上面大喊大叫。

    “哼,是啊,我们女孩子就是喜欢自拍,就是喜欢找角度,还用光线把自己往漂亮里拍,那你管得着啊,你想摆造型啊,那本姑娘给你这个机会,你这个造型就够拉风的呢。”

    毕月姑娘一边说一边用脚跺高峰的双腿,要把高峰跺下牛背,高峰就大叫。

    “喂,毕月,你可是太狠了,我好心救你,你还恩将仇报啊。

    还有啊,我问你啊,你的平衡能力怎么这么强啊,你站在这牛背上面怎么还这么平稳啊。”

    高峰很纳闷,这头牛可是发疯了,那跑起来的速度快得很,自然人站在牛背上面可是难以站立得住,可是这位毕月姑娘却控制得相当的好,根本就掉不下牛背,她还有能力跺高峰的双脚。

    “嘿嘿,本姑娘从小就骑牛背呢,当然平衡力十分地强了,恐怕本姑娘骑牛背时,你还是在穿开裆裤吧。”

    毕月姑娘得意地笑,别看这姑娘长得闭月羞花一样,一点也看不出顽皮的模样,可是就是这么个文静的姑娘,她从小就非常顽皮,上树能摸鸟,下河能捞虾,这牛背也是她最喜欢骑的呢,怪不得那平衡能力这么强。

    “嘿嘿,毕月啊,本帅哥穿开裆裤的时候,你也在穿开裆裤呢,我们可是同年人,那也是同一个时期穿开裆裤。”

    高峰穿开裆裤也有几年的光景,开裆裤就是方便呢,人小的时候就不用为小便而着急。

    自己刚穿闭裆裤的时候,还有那么几次玩疯了,把尿急得尿在裤裆里面呢,这样的糗事谁没经历过啊。

    高峰想到小时候出的那些糗,他就禁不住觉得好笑了。

    “哼,你就是个大流氓,谁跟你同一个时期穿开裆裤啊,本姑娘从来不穿开裆裤,本姑娘从小就穿闭裆裤。”

    毕月姑娘又生气了,抬脚猛踹高峰的双脚,她要将高峰给跺下牛脖子去。

    “喂,毕月,你再这样的话,就别怪本帅哥不客气了,本帅哥也是从小骑过牛背的呢。”

    高峰被跺火了,他双脚夹住毕月的一条脚,用力往前一勾,毕月姑娘就惊叫一声向前摔过去,整个人被挂在牛脖子上面,脑袋瓜子都快触到地面了,离地面只有一公分的距离。

    “喂,你个流氓,没有你这么玩的啊,你快把我拉上去。”

    “嘿嘿,美女啊,你想跟高大爷玩,那不是自找的吗,那高大爷就踊你玩一玩,这样子觉得好玩不?”

    高峰已经坐在牛脖子上面,双脚夹住毕月的脚脖子,那毕月姑娘就倒立着挂在牛脖子上面,就像挂着一根丝瓜一样。

    “喂,姓高的,这一点也不好玩,你快把本姑娘拉上去,你不能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这头牛疯狂地前奔,毕月姑娘被挂在牛脖子上面,就像一个丝瓜一样晃来荡去,头发都拖在地面上,扫起了一些灰尘,她的脑袋瓜子时不时就要碰到地面上。

    “嘿嘿,那倒也是,刚才是你救了我,要不然我还真没法洗清冤屈呢,警察来了还真把我当偷牛贼了,的确是你出手相助了,可是你出手相助也挺能玩花样啊,你拿给我的那三万块钱,除了六张一百真钱以外,其余都是冥币的啊,你这招也太阴险了吧。”

    其实,高峰口袋里真没多少钱,他叫价一万的时候,他也是万难拿得出来一万块钱,而是这位毕月姑娘出现以后,她乘大家不注意的时候,给了他三捆钱,就是那高峰像变魔术一样变出来的三万块钱。

    毕月姑娘的确是帮助了高峰一个大忙,那五金店老板娘也被蒙在鼓里,包括那一千名村民们也同样被蒙在鼓里面,谁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

    “哼,你以为我想这样啊,我也是万不得已啊,本姑娘本来乘着礼拜天回来看看奶奶呢,没想到却遇到你这货在这里闹事。

    我后来也现自己口袋里只有六百块钱了,我就回奶奶家找钱,你说我奶奶一个老太婆哪来几万块钱啊。

    我就瞅到奶奶家还买了些冥币在那,说是准备给爷爷上坟用的呢,我就随手给用上了啊,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吧,这可是给我爷爷用的钱呢,临时给你用了啊。”

    “啊,毕月啊,给你爷爷上坟的钱,你却给我用上了啊,你把我当你死去的爷爷啊!”

    高峰一听有些哭笑不得了,这几十张冥币还是毕月奶奶给爷爷上坟用的钱,这会儿她机智地用到自己身上了。

    “哼,你当谁爷爷啊,你当我孙子差不多。

    你少费话,快把姑奶奶拉起来,否则,本姑娘跟你没完。”

    毕月姑娘也是急了,高峰这才将她给拉上牛背,看这姑娘已经是花容失色,头发也乱了披头散发的呢,衣服也被弄开了,露出里面红色的内衣,还有那如雪一般的皮肤。

    “嘿嘿,毕月啊,你爸爸就是因为你长得像闭月羞花一样,就给你取名为毕月吧,这真是人如其名啊。

    不过,毕月啊,你这副模样更让月亮闭眼,也让油菜花害羞啊!”

    高峰嘿嘿地坏笑,那毕月姑娘气得对他是张牙舞爪起来,是又抓又挠呢。

    “你个流氓,我让你闭嘴,闭上你这臭嘴!”

    毕月在牛背上张牙舞爪,高峰就让来让去,两个人在牛背上就打打闹闹起来。

    “啊,不好,我们这下完蛋了!”

    高峰正跟毕月姑娘闹着,他突然间发现一个不妙的情况,他们的前面出现了一道文化墙,文化墙上挂着两条红色内裤,而自己这头发疯的牛正往那文化墙撞过去。

    高峰认识这两条红色内裤,这就是两位伟哥本命年穿的内裤,而内裤挂在文化墙上面,可是两位伟哥却不知去向了。

    “啊,你快想办法,别让牛撞上去啊!”

    毕月也发现了这个情况,她是尖声大叫起来。

    “我查,还想个屁办法啊,这已经来不及了!”

    可不是呢,当高峰与毕月发现这情况时,那头牛离文化墙就只有半米的距离,说话之间就撞上了文化墙,砰地一声巨响,整个文化墙是轰然倒塌,掀起一股铺天盖地的灰尘。

    高峰与毕月随着牛撞上文化墙,两个人从牛背上面飞射出去,就像两支火箭筒一样飞过了文化墙,落在离文化墙三十米开外的地方。

    文化墙三十米开外的地方,是村民活动的地方,这里安装了好几样锻炼的器械,有踏步还有按摩以及单双杠的器械,以及练腰的器械。

    高峰与毕月就向一个单杠飞过去,眼看就要砸到那个单杠,高峰边伸开手边大叫一声。

    “喂,毕月,你抱紧了,本帅哥要大挥环了。”

    幸亏高峰反应能力特别强,他一只手抓住了那根单杠,他的整个身子随着惯性向单杠挥过去,高峰就这样单臂大挥环起来,一口气挥了三十多个,才慢慢停止下来。

    “咳,咳,毕月啊,让你抱紧我,没让你掐我脖子啊,你想掐死本帅哥啊。”

    高峰停止大挥环时,他就觉得气不顺,原来毕月姑娘双手死死地掐着他的脖子呢,让他上气接不来下气。

    “哼,这么危急的时候,谁还能注意姿势啊,本姑娘觉得这姿势才最完美。”

    “完美个屁,差点没把我给掐死过去,要是本帅哥被你掐死了,你奶奶给你爷爷上坟用的冥币,就正好派上用场了。”

    “滚你的吧,那可是我爷爷用的钱呢,可不能给你用,你又跟本姑娘一毛钱关系没有,谁给你烧冥币啊,你死了顶多烧两张草纸。”

    “啊,毕月啊,我都这样救你了,你应该以身相许才对啊,你干吗这样恨我啊,就只烧两张草纸多抠门啊。”

    这个时候,高峰还没忘记那风流本性,想调戏毕月姑娘两句呢。

    人不风流枉少年,是个男人都想着风流倜傥,见到漂亮的姑娘,那风流本性就冒了出来,这位高帅哥也是如此。

    他还想着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数风流人物还看我高峰,他可是忘记了王晓月知道这情况以后,会怎么样的惩罚他了。

    “山本兄,你还玩猴子摘桃啊,你还乘机占山口君的便宜啊,你也是一个好色的山本兄啊。

    山本兄,你的好日子到期了,你的疯牛也疯了,我看你山本兄往哪逃啊?”

    高峰正调笑毕月姑娘呢,洒水车又冲了过来,那洒水车司机是得意地狂笑。

    洒水车司机说的没有错,刚才高峰骑的那头疯牛,现在正被两条红色内裤给套住眼睛了,它在那里疯狂地摇晃着脑袋瓜子,自己跟自己纠缠不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