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水兵 > 第469章 共同的男朋友

第469章 共同的男朋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沉鱼落雁两姐妹上了三楼,这里是卖女装的楼层,里面也是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女装专卖店都有,衣服款式让人应接不暇。

    如今的女装式样五花八门,什么样的搭配都有,设计师们也是脑洞大开,把女性的服装设计得让人想像不到,也让女人们跟不上潮流。

    女人的钱好赚,哪怕只有两片布包裹一下身体,其他都暴露在外面,那价格也是成千上万,让人忍不住咂着舌头。

    要不然就在冬天的衣服上下功夫,把皮衣上面的毛,弄得五花八门,什么样的毛都弄到皮革上面,什么狐狸毛貂毛之类,那价格更是吓死个人呢,动则几万甚至十几万几十万呢。

    其实,让我们自己好好想一想,为什么毛就这么值钱啊,咱们花的这价钱应该买好多的这些动物吧,难道拨光它们的毛就制不成一件衣服吗。

    关键的问题是不是狐狸毛,或者是貂毛的啊,会不会弄的狗毛,或者鸡毛的以次充好呢。

    总之,生产厂家都掌握了一个特性,那就是女人的钱好骗,那就是女人的虚荣心比男人们强,女人们也享受这被骗的感觉。

    逛这女装楼层,高峰也是一肚子的怨气,对这些价格高得吓人的女装,他可是愤愤不平。

    凭什么啊,不就一片布料吗,如今的女装用的布料越来越少,为什么价格却越来越贵,买一件衣服都能付一套房子的首付了。

    高峰同志不但对女装的价格严重不满,他还时时提醒沉鱼落雁两位大美女。

    “沉鱼落雁啊,你们要注意啊,你们要引起注意啊,别跟刚才逛日用品超市一样,什么商品都往小车里扔,最后你们却逃之夭夭了,害得本帅哥忙乎了一个小时,才把那些商品摆回原处啊。

    沉鱼落雁啊,本帅哥要提醒你们的是我没钱啊,我的口袋里就剩下一百一十二块钱,这可是请你们吃火锅的钱啊,这小钱也买不了这些女装的一角啊。”

    一百一十二块钱,还真买不了这专卖店里女装的一角,如果按面积来划分的话,那一百块钱还只能买一块小小布角。

    “哎呀,高峰啊,你烦不烦啊,你怎么就这么絮絮叨叨的啊,你不会到了更年期吧,你这絮叨劲啊,比本姐妹的妈妈还要絮叨多了。

    高峰啊,你是不是还为刚才没有追上我们,我们没给你吃一口糖葫芦而生气啊,你要是这样的话,那你也太小气了啊。”

    十分钟前,沉鱼落雁两姐妹挑逗高峰,让他追上她们俩,就给一口糖葫芦给他吃,高峰能追她们吗,这不是小孩子的把戏啊。

    “打住啊,沉鱼落雁啊,你们两个给本帅哥记住了,你们这样调戏本帅哥,本帅哥迟早会还回来的呢,你们就等着瞧吧。”

    “哎哟,高峰啊,你还是一个大男人不,我们姐妹给你开个玩笑,你都开不起啊,你还念念不忘记在心里啊,还想着要报复我们姐妹啊。

    高峰啊,你如果是这样的小气男人的话,那我们姐妹可对你不客气了,服务员把这两件衣服包起来,让他付钱,他就是我们的男朋友呢。”

    高峰很不爽沉鱼落雁两姐妹调戏自己,沉鱼落雁两姐妹一听立马就变了颜面,一本正经起来,拿了两件很露的那种吊带裙子,也像那些女星走红地毯一样把啥都露出来的吊带裙子,让服务员包起来找高峰付钱。

    卖衣服的服务员最喜欢像沉鱼落雁两姐妹这样的顾客,什么都不看什么都不讲究,直接包起来拿走的这种,服务员脸上立马就像开了向日葵一样地灿烂。

    “两位美女,你们放心吧,本服务员这就给你们包好。”

    服务员一面像向日葵一样灿烂地笑,一面拿袋子将这两件裙子要包起来。

    “服务员,你敢包一个试试,你敢包一个试试看啊!”

    高峰早瞅到那吊带裙子上的价格了,那标价也是十分地醒目,黑牌白字标的是18999元一件呢。

    看到这标价时,高峰在心里还骂着:“奶奶的啊,这些商家都是些变态的人,这标价标得奇形怪状,你标一万九就一万九吧,干吗还便宜一块钱干球啊。”

    其实,还不只这衣服是这样标价,好多商品都是这样标价的呢,比如那电子产品啊,还有那房子的价格等等,那房子的价格还一房一价呢,楼层越高越贵,真是让人想像不透。

    看来这世界之上,变态的人不只一两个,估计都遍布全球了,要不然怎么想出这样奇葩的变态价格。

    当那服务员要将两件吊带裙子包起来时,高峰同志那是厉声断喝,仿佛警察喝斥小偷一样,当时就把那服务员给震住了。

    “小哥啊,你是不是当警察的啊,你怎么这样大声地对本服务员喊啊,本服务员是在这卖衣服啊,本服务员可不是在偷衣服啊。

    小哥啊,况且这裙子可是你两个女朋友让包的啊,你是她们的共同男朋友,你应该义无反顾才对啊,你怎么用这种态度啊,你还是一个合格的共同男朋友吗?”

    那服务员虽然吓了一跳,不过她也是见多识广的人,什么样的客人都见识过,她也不惧怕高峰。

    “服务员,有你这样说的啊,什么共同男朋友啊,你把我们这关系搞的太复杂了吧,那像什么话的啊。”

    服务员说高峰是沉鱼落雁的共同男朋友,高峰同志就一头黑线,这共同两字可是把关系搞得有些乱啊,一对双胞胎怎么可能共同一个男朋友啊。

    “小哥啊,关系搞乱了,可不是本服务员啊,而是你这男人啊,人家都是一箭一个,你可是一箭双雕的啊,你不但得了便宜还卖乖,还把责任推卸到本服务员的头上,本服务员让你乱搞关系了吗。

    小哥啊,要想人不知,除非已末为啊,你既然做都做出来了,你就得敢做敢当啊,你就得义无反顾地买下这两件裙子,送给你的两位女朋友。”

    卖衣服的服务员嘴皮子都了得,她这张嘴巴说得跟花一样,弄得高峰同志光瞪眼睛没词回答她了。

    “服务员啊,什么一箭双雕啊,本帅哥一箭一雕也没有呢,你就别给本帅哥添乱了。

    其实,服务员啊,本帅哥不是不能买裙子,而是你这裙子贵得离了谱啊,一件破裙子就快两万块钱,那真是物不所值啊。”

    “小哥啊,你是不识货吧,什么是一件破裙子啊,这可是上等的裙子呢,你走过红地毯没有?”

    高峰嫌弃这破裙子贵得离谱,那服务员就不爽起来,用鄙夷的神情盯着他看,并且问他走没走过红地毯。

    高峰摇摇头:“服务员啊,本帅哥走啥子红地毯啊?”

    那服务员道:“看你这样子,也不像走红地毯的人,看你脸上长着一颗抱怨痣,你这辈子也走不了红地毯。”

    “喂,服务员,怎么说话的啊,什么本帅哥这颗痣就是抱怨痣啊,什么本帅哥这辈子就走不了红地毯啊,不就是走一下红地毯吗,本帅哥现在就走走给你看看啊。”

    其实,这女装店的过道里面就是铺的红地毯,高峰走到那红地毯上面,狠狠地跺了两脚,又在那红地毯上面走了两个来回,像那模特走秀一样。

    “服务员,你看到了吧,本帅哥这就走了红地毯,为什么就这辈子走不了啊。”

    “哼,小哥啊,你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啊,本服务员说的走红地毯就是走这红地毯啊,那样的话,本服务员还可以天天都走红地毯呢,本服务员一天可以走无数次呢。

    小哥啊,本服务员说的是那些明星参加国际颁奖大赛而走的红地毯呢,本服务员量你这辈子也没这个机会。

    小哥啊,这两件裙子可不是什么破裙子,那可是那些女明星们走红地毯穿的裙子啊,这裙子才卖不到一万九千块钱,那只是因为这裙子过了时效,而是某位女明星五年前走红地毯穿的款式呢,否则的话,你拿二十万也买不到这裙子啊。

    小哥啊,你的两位女朋友天生丽质,又跟某位当红的女明星神似,她们要是穿上这裙子的话,那她们更是美艳无比的啊。

    小哥,好马配好鞍,好汉配好刀,你两女朋友正好配这吊带裙子,你就别费话啰嗦了,你赶紧把它们买下去,过期不候的呢,刚才就有两个姑娘看中这款式的裙子,当时钱没有带够呢,她们出去取钱了,说不定这会就得过来了,你赶紧出手吧。”

    这女服务员这张嘴巴说得天花乱坠,这要是旁人早就蠢蠢欲动了,即使这件衣服不怎么样,那也会被服务员说得怦然心动。

    “服务员,你这两件裙子要是把零头摸去的话,那本帅哥就义无反顾买下来,本帅哥连半个不字都不说。”

    高峰提出了个要求,让服务员摸去零头,那服务员很爽快。

    “小哥啊,你是说那本服务员摸去零头,就是摸去九块钱,本来价格是18999块钱,那现在就是18990块钱,本服务员答应你这个要求,本服务员也不请示老板了,直接就给你摸去这9块钱的零头。”

    高峰摇了摇头:“服务员,你也太小气了,本帅哥不是让你这样摸去零头的呢,本帅哥不是让顺摸而是让你反摸啊,本来这裙子的价格是18999块钱,本帅哥让你把18990的零头摸掉,本帅哥给你9块钱买下这件裙子。”

    “反摸你妈的个头,有你这样反摸的啊,你个穷光蛋啊,没钱买这件裙子,你就别往这店里来看啊,你还想顺摸反摸啊,你给本服务员死远一点,有多远死多远,你个穷光蛋的王八蛋啊,你回去反摸你奶奶的头吧。”

    那服务员一听高峰的话,当时就暴跳如雷了,将高峰撵出了店外,还指着高峰的后脊梁骨骂了足足有二十分钟,哪怕高峰的背影早就看不见,那服务员还在那跳手跳脚地狂骂不已。

    “你个穷光蛋的王八蛋啊,你也不尿泡尿趴在地上照照自己的那张脸啊,那两姑娘怎么就瞎了眼,找了你这么个货色当男朋友啊,要是本服务员早把他踹出十万八千里去了,让他死多远就死多远,没钱还想泡妞啊,九块钱都舍不得花,那连方便面都泡不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