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水兵 > 第409章 你们不是好白菜

第409章 你们不是好白菜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熊纠纠与齐昂昂两位包工头只拿出一千块钱,苗布正没有放过他们俩,坚决要求他们去量贩式歌厅门口取款机上取一万块钱。

    这可是有些强人所难之嫌疑,熊纠纠与齐昂昂两人表示后补都不行,苗布正认为今天的事情当天必须解决,不能待到以后,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啊。

    苗布正几乎是押着两位包工头去的歌厅门口,让两个人拿出银联卡在取款机上面取钱。

    熊纠纠与齐昂昂掏出一张银联卡,插在取款机上面憋出一脸的油汗,脸红得像蒸煮熟的螃蟹一样。

    “苗组长,这怎么办啊,我们把密码忘记了,钱取不出来啊!”

    苗布正道:“这怎么可能啊,你们可是经常用银联卡的啊,怎么会一到本组长捐款了,你们就忘记了密码啊,你们这可是故意的吧,那可不行啊,密码想不起来也必须给我想起来。”

    苗布正逼着两人想银联卡的密码,两位包工头老板急得泪如雨下。

    “苗组长,怎么可能故意的啊,你又不是别人,你可是测量组长的啊,我们用你的地方多的去了,不就是捐一万块钱吗,那能算什么钱的啊,就是不遇到苗爷爷做手术,我们两个也会送你钱的啊,我们的确是想不起来密码。”

    两位包工头又输了一次密码,结果又显示密码错误,苗布正眼睛瞪得像铜铃差不多。

    “两位老板,本组长还是不相信你们,你们把身份证拿出来吧。”

    熊纠纠与齐昂昂两位老板将身份证掏了出来,在苗布正的监视下按他们两个的生日号码输入,最后又是一次密码错误。

    “不会吧,你们怎么可能想不起密码,把你们老婆的生日号码输一次,本组长就不信这个邪了,你们能想不起密码来。”

    两位包工头一指取款机的显示屏,摇着大脑袋瓜子对苗布正道。

    “苗组长,还输个球蛋啊,银联卡都被吞了,密码输错三次,银行卡就会被取款机吞没呢。”

    可不是吗,两位包工头的银联卡被取款机吞没了,苗布正还想让两人拿出其他的银联卡试,熊纠纠与齐昂昂都一齐摇头,这卡被吞了再想插卡不可能了,还是等到后来再补这捐款吧。

    苗布正将两位包工头先前的一千块钱又要了回来,将钱一面塞进口袋里一面告诫两人。

    “两位老板,你们给本组长记好了,我先收你们两个一千块钱,明天你们还欠本组长一万块钱,你们最好是现在打一个欠条,以免你们两个赖账。”

    熊纠纠与齐昂昂惊讶地看着他:“啊,苗组长,没有你这样算账的吧,不是欠九千吗,我们给你一千了,怎么还欠一万块啊?

    还有,我们也没听说捐款还打欠条的啊,给你打欠条,那不表明我们欠你钱啊!”

    两位包工头咬死也不打欠条,苗布正只好作罢,叮嘱他们明天一定要把这剩余的九千块钱给补上。

    三个人快回到大包厢门口时,苗布正好象想起了什么,盯着熊纠纠与齐昂昂两位包工头问道。

    “喂,两位包工头老板啊,本组长有一事不明要问问你们两位,你们的银行卡被取款机吞没了,你们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啊,你们怎么不打银行电话报失啊。”

    熊纠纠与齐昂昂两位包工头一咧大嘴巴,对苗布正笑着。

    “嘿嘿,苗组长啊,我们用不着报失啊,那两张银联卡里面都只剩下一块钱了,吞了就吞了吧,也就损失一块钱而已啊,这就是一点小钱啊。”

    苗布正一听,当时就蹦起两米多高,双手掐着两位包工头的脖颈,掐得两人直翻白眼。

    “我查查啊,你们两个狗日的啊,竟然诓骗你家苗大爷啊,还说没记住密码,原来那银联卡里就只有一块钱啊。”

    苗布正气得差点没吐血了,被两位包工头给耍了一炮,别看这熊纠纠与齐昂昂长得虎背熊腰,就是两个明显的熊样,可是他们两人可是鬼精鬼精的呢。

    苗布正还想让熊纠纠与齐昂昂再找取款机取钱,反正这晓月市别的东西不多,这取款机可是遍地都开花呢,只要你有钱那随便就可以找到。

    可是,熊纠纠与齐昂昂掐死也不去取钱了,两位包工头分别抱着苗布正的两条大腿就像生根了一样,苗布正想挪一步都动弹不得,最后两位包工头将苗布正架进了包厢里面。

    包厢里的捐款告一段落,几乎人人都捐款了,就连方寸与常短,还有司傅三位醉酒的同志也未能幸免,从他们身上硬摸出来。

    只有两个人坚决不捐款,那就是白海亮与李金钩,他们一口咬定这苗布正是假借捐款之名,骗取大家伙的钱财,他们俩宁愿一毛不拔也不捐这款。

    苗布正还说两个人是公报私仇,上次蹭了他们两人两包方便面就记恨在心,这样的朋友不捐也罢,气得白海亮与李金钩直嚷嚷这与蹭方便面没有关系。

    苗布正让歌厅里的带班经理弄陪唱的服务员进来,大家伙都一齐看向苗布正,高峰首先说道。

    “苗组长,你这不对吧,咱们美女如云,你干吗还要叫陪唱的服务员啊。”

    苗布正一笑:“嘿嘿,高兄弟啊,这陪唱的服务员不一定就要陪唱的啊,叫她们来本组长有另外的作用,你们都清楚她们是挣我们钱的呢,本组长想打破这个贯例,本组长要挣一挣她们的钱。”

    大家伙不知道这位苗布正葫芦里卖的啥药,高峰却认为这位苗布正是要向这些陪唱美女们要捐款,把大家伙都逗乐了,想向陪唱姑娘们要捐款这怎么可能啊,除非她们都疯了。

    带班经理带来一批陪唱美女,这第一批美女有十六位,一个个衣着暴露,皮肉直晃众人的眼睛,不光是男人们眼睛直了,就是连众美女们眼睛也直了,都羡慕这批陪唱美女们身材有型,这才叫着凹凸有致,这才叫性感惹火。

    这群陪唱美女们不但性感惹火,她们还特别地客气,随着带班经理地指挥,她们整齐地向客人们问好,向客人鞠躬施礼,尤其是这鞠躬施礼,那胸前的两团肉都随身而下,好象快来掉落而下一样,可把众位男人们急地不行。

    两位包工头老板熊纠纠与齐昂昂都失声尖叫起来:“我的个妈呀,五花肉掉了啊,五花肉掉了啊!”

    熊纠纠与齐昂昂两位包工头是丑态百出,两人差点没跪着跑到这群美女们的脚下,那口水当时就流落下来,将他们的胸脯湿了一大片,好象被尿床一样。

    等到这批陪唱女施完礼以后,苗布正站了起来在她们面前来回踱步,一个个地打量过来打量过去,来来回回有三十六遍之多,那带班的经理都看不下去了。

    “大哥,你是买白菜啊,还是买萝卜啊,哪有像你这样挑肥拣瘦的啊。”

    苗布正嘿嘿一笑:“妹子啊,你哥即不挑白菜也不挑萝卜,你可知道为什么吗,你哥可告诉你啊,因为好白菜好萝卜都被猪拱了,而这些妹妹们都没被猪拱。”

    “哥啊,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姐妹都是坏白菜坏萝卜啊。”

    苗布正的话,立即引起了这批陪唱美女的不满,苗布正又道。

    “妹妹们啊,你们即不是好白菜好萝卜,也不是坏白菜坏萝卜,你们根本就不是白菜与萝卜,你们就是一群天仙下凡尘啊,哪能跟白菜与萝卜相比啊!”

    “哎哟,大哥啊,你真会说话啊,那你就把我们都留下来,我们好好地伺候这些大哥们唱歌啊喝酒啊。”

    苗布正这话说得美,这群陪唱美女们都挺开心,也要求留下来陪苗布正他们唱歌,苗布正摆了摆手。

    “妹妹们啊,你们先别急啊,你们先听你哥说一段故事,讲完这段故事以后,你们再陪哥哥们唱歌不迟啊。”

    “啥啊,哥啊,你怎么还有这个爱好啊,你不会要给我们讲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与一个小和尚的故事吧。”

    “哈哈,是的啊,哥要给我们讲和尚的故事,那妹妹们可不想听的啊,你还是留着讲给其他妹妹们听吧。”

    听说苗布正要给她们讲故事,这群陪唱的美女们都像小麻雀一样咯咯地笑起来,苗布正笑着回答。

    “哈哈,妹妹们啊,你哥即不给你们讲和尚的故事,也不会给你们讲尼姑的故事,你哥要给你们讲一个动情的故事。”

    “好吧,哥啊,你既然强烈要求要讲故事给我们听的话,那就请你快一点讲吧,希望你这故事别是王婆婆的裹脚又臭又长的吧,我们还要挣钱的呢,这都过去一刻钟了,我们钟点都是金钱啊,时间就是金钱对于我们来说一点也不假呢。”

    众陪唱美女们也是着急,她们就是靠钟点挣钱的呢,她们陪唱也是按钟点来算,每个钟点多少钱,一晚上下来也就那么几个钟点。

    “好吧,妹妹们啊,你们既然这么着急慌慌的,那你哥就不会耽搁你们太多的时间,那就好好给你们讲一讲深情的故事。

    话说,在很久以前,也不是很久以前,也就是二十多年前吧,有一座山里,山里有一座庙,这座庙里住着一个老……”

    “嘘,嘘,大哥啊,你刚才还说不讲和尚与尼姑的故事,你现在怎么讲山里有座庙,庙里住着一个老和尚的啊!”

    苗布正的故事讲到山里有座庙,庙里住着一个老什么时,这些陪唱的美女们就一齐唏嘘不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