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水兵 > 第194章 一辈子混不大

第194章 一辈子混不大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高峰升任物资部副部长第一个任务就是去处理水泥搅拌桩队伍的水泥袋,高峰开着汗血宝马车带着熊二伟去了架子一队的水泥搅拌桩队伍,同时他还带着收废品的老板操盘同志,老操同志开着一辆破三轮在后面突突地跟着,排气管里冒着黑烟。

    高峰看着老操这辆破三轮车直皱眉头,他都怀疑操盘老板的这辆破三轮车随时都有趴窝的可能性,就像熊二伟的两辆破皮卡车一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趴窝了,熊哥的两辆破皮卡车是彻底瓦特了,根本就启动不了,不动大手术那是不可能启动了。

    操盘的那辆破三轮车跟熊二伟的破皮卡车有的一拼,有过之而无不及也,也像一个随时都有可能断气的老头一样,只要被绊一跤的话,那有可能就与世界拜拜了,直接去了极乐世界。

    高峰他们来到了架子一队水泥搅拌桩队伍,到了水泥搅拌桩队伍打桩工地,来之前的半个小时,高峰就跟水泥搅拌桩队伍的老板打了电话,老板电话里说得很客气,说是立马就到,可是当高峰他们到了工地以后,连个老板的人影都没有。

    高峰又跟水泥搅拌桩队伍老板打了电话,老板告诉高峰同志现在可能过不去,他正有点要紧事要办呢,你们得等十几分钟左右,他才有可能到工地,高峰一听只需要等十几分钟,那就只能等了。

    高峰几个人又等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见到那个水泥搅拌桩队伍老板的影子,高峰又给那老板打通了电话,那个老板告诉高峰同志,现在他过不去工地了,他要去晓月市一趟办要紧事呢,他有笔款子要打给人家,你们只能等他打完款从晓月市回来再处理水泥袋了。

    高峰挂完电话,熊二伟就骂开了:“高兄弟,你真是个好说话的人啊,什么有要紧的事情要办啊,什么要紧的款子要打啊,他分明是在忽悠你呢,他对项目部处理水泥袋有抵触情绪,别看这水泥袋子,积少成多那也是一笔钱啊,干什么不可以啊,老板们都是人精呢,一笔笔算小账呢。

    高兄弟,我可以给你打赌啊,这狗日的老板哪都没有去呢,他肯定在家里睡大觉呢,要不然的话,这狗日的就在哪里赌博了,他根本没打算过来的意思,不信的话,我们可以去找他。”高峰道:“熊哥,你说得也有道理,我也知道这老板不想待见我们,他故意弄的这一招,不过他住在哪里,他又在哪里睡大觉,或者在哪里赌博,我们也不得而知啊,我们怎么能找得到他啊?”熊二伟摸着脑袋瓜子想了想,他的两只小眼睛转了转,他想起一个招来:“高兄弟,我们这样吧,你再给他打电话,就告诉他如果你今天没有功夫,那我们今天就不处理水泥袋了,我们明天再来找他。”高峰看了看熊二伟那坏坏的样子,他也明白这位熊哥肚子里冒的什么坏水了,他就点了点头,按照熊二伟的办法又拨通了那水泥搅拌桩队伍老板的电话了,高峰告诉这位老板同志,他们准备回项目部,处理水泥袋的事情就等你明天有空了再处理不迟,那老板也很爽快地答应了,还对高峰说了好几个对不起。

    高峰开着汗血宝马车带着熊二伟往回赶,熊二伟还故意跟那些打桩干活的工人打招呼:“各位师傅们,我们回去了,明天再来处理水泥袋子啊,明天我们再见师傅们啊!”那些师傅们也挥着手回答熊二伟同志:“小熊经理,赶紧回去吧,这么热的天可热死人了啊,哪是你们这些坐办公室人出来的天啊,赶紧回到空调屋里去享受清凉吧,明天也不用来了,就这几条破水泥袋子犯得着处理啊!”收废品的老板操盘开着破三轮车跟着高峰汗血宝马车的后面,他那破三轮车刚刚离开水泥搅拌桩施工工地才三十米远不到就趴窝了,操盘老板启动了好几次都没能启动起来,急得他是满头大汗。

    熊二伟一看操盘的三轮车趴窝了,他就先跳下了汗血宝马车要去帮操盘推车,他还责怪老操起来:“老操啊,你真是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啊,我熊二伟好不容易想出一个妙招呢,你却给我添堵呢,你这破比玩意也该报废了啊,我那两辆破玩意都报废了呢,你可别舍不得啊!”操盘就难为情地嘿嘿地笑:“嘿嘿,熊经理啊,我也想换辆新车啊,可是没有钱啊,家里穷得丁当响呢,我也就指望着你们帮我一把,让我多收点废品好买一辆新三轮车呢!”熊二伟与操盘两个人满头大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就是没能推启动那辆破三轮车呢,高峰将汗血宝马车倒回来摁着喇叭告诉他们:“喂,老操啊,熊哥啊,你们别推了啊,将三轮车挂在宝马车的后面,我将它拖走。”熊二伟擦拭着额头上豆大的汗珠,责怪着高峰同志:“高兄弟,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可把我给热得够呛啊,全身的汗就像下雨一样,我都快虚脱了啊!”高峰哈哈一笑:“熊哥,你这么积极地跳下了车,我还以为你是喜欢推车呢,那能不给你个机会啊!”熊二伟骂道:“去球吧,你才喜欢推车呢,谁喜欢推老操这辆破车啊!”操盘将三轮车挂在高峰的汗血宝马后面,高峰拖着他的破三轮车前进,拖行了三十米远,操盘的那辆破三轮又突突地响了起来,一股股黑烟直上天空,天空上的白云都熏黑了一大片。

    离开水泥搅拌桩队伍施工工地半公里的路,高峰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将汗血宝马车隐藏了起来,操盘也将三轮车隐藏在大树后面,三个人躲藏在车内,好像三个小偷一样偷瞄着马路上面。

    当高峰三个人刚刚隐藏起来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从他们身旁的马路上驶过一辆黑色现代小车,在这辆现代小车的后面还跟着一辆农用三轮车,这是一辆新的农用三轮车,牌子是奔马的三轮车。

    这两辆车直奔那水泥搅拌桩的施工工地驶去,躲在汗血宝马车里的熊二伟指着这两辆车得意地对高峰同志道:“高兄弟,怎么样啊,我说得没错吧,这狗日的水泥搅拌桩老板根本就没有离开土楼镇吧,他完全就在忽悠你呢,他有什么要紧事啊,他有什么要紧款啊,他这是故意作弄你呢,他好先下手为强呢。”高峰向熊二伟竖起了大拇指,拍起了熊哥的马屁:“熊哥,你不亚于诸葛亮再世啊,你真就是神机妙算啊,这狗日的老板不但自己没有离开,他还带来了收废品的老板呢,他想乘机将水泥袋处理掉了呢,来一个先斩后奏啊,这些老板真他妈都是人精啊!”熊二伟哼了好几声:“哼,哼,那可不是啊,这些狗日的老板何止是人精啊,那简直就精得不行啊,你高兄弟这才见过几个人精的老板啊,以后有你见的人精老板呢,那可是一个比一个成精了,不成精了可是当不成老板啊!”操盘老板也摸了过来,他向这两位领导请示:“两位领导,他们都过去了,我们是不是跟上啊?”操盘可是操心自己的那些水泥袋生意呢,这收点水泥袋还跟打战一样,要是晚一点的话,自己到手的水泥袋子就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了,那可就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啊。

    熊二伟瞪了操盘一眼:“老操啊,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啊,你这能干得成大事的啊,瞧你这小气巴啦的样子,你一辈子也当不成大的废品老板,你一辈子也就收收水泥袋子吧,我可告诉你啊,要想成大事呢,你就得沉得住气了,就像我熊二伟一样沉得住气呢,不管多大多急的事情那都要冷静对待,别看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那也是为熊哥做好的准备呢,我们就等着坐收渔翁之利了!”熊二伟这副装比的模样,操盘心里直想骂他,他熊二伟这副德性还说别人呢,混了半天副部长还给捋了下来,真是乌龟笑王八彼此彼此啊,操盘心里的话直接说了出来。

    “熊经理啊,你也别说我老操成不了大气候,你熊经理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一辈子也混不成大领导呢,你那副部长还没混三天呢,就被牛部长给捋了下来,你还不如我呢,我好歹一直是一个收废品的老板啊,我们谁也别笑话谁,那就是乌龟与王八彼此彼此的呢!”操盘的话可把熊二伟气毁了,他都跳了起来,跳起来才忘记了自己是坐在汗血宝马车里,他那削尖的脑袋瓜子立马撞了好几个肉包子,痛得他是呲牙咧嘴,熊二伟就要下车跟操盘拼命呢,他被高峰给拉住了。

    “熊哥,别闹了,现在不是狗咬狗的时候,现在是一致对外,对付那个水泥搅拌桩队伍老板的时候,你看看他们到了工地了,那三轮车的老板已经在装车呢,我们赶紧行动吧!”高峰发动了汗血宝马车,操盘老板也赶紧回到了他那辆破三轮车上面,还没等他发动三轮车呢,他就连人带车翻了,他翻进了路旁边的那条臭水沟里,整个人都没入在臭气熏天的水沟之中。

    原来操盘的三轮车一直挂在高峰的汗血宝马车后面,高峰发动汗血宝马时早就忘记了这件事情,汗血宝马车蹿出去之时,就将操盘的三轮车给带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