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水兵 > 第90章 我家不欢迎你们

第90章 我家不欢迎你们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物资部熊副部长夺桥计划实施成功,他通过尾随牛奋斗部长抓住了牛部长的拱猪把柄,由此成功要挟牛奋斗,差点没把牛奋斗给气吐血了,牛奋斗不由得想起那个成语养虎为患。

    牛奋斗从来没有想到过熊二伟同志这个二球货会给自己施加压力,会对自己不利,他压根就没把熊二伟当个人看,认为这熊二伟同志只是一个废物,毫无用处的废物。

    一个废物突然崛起,突然向自己发难了,这令牛奋斗措手不及。

    熊副部长计划实施成功,从吃独食的牛奋斗嘴里虎口夺牙夺下一块肉来,他也尝到了甜头,这种胜利即来之容易也没费什么功夫,这也让熊副部长洋洋得意了许久。

    熊副部长找到高峰同志,他请高峰喝酒了,两瓶二锅头一盘卤猪蹄,一盘黄瓜段还有一盘油炸花生米,这可是熊副部长最高的招待规格了,已经十分地丰盛了。

    这是一场庆功宴,熊副部长可谓豪情满怀,好日子即将到来,不久的将来他就将那牛奋斗一点点蚕食掉,将肥肉从那老牛的嘴巴里一点点啄过来,最后将牛奋斗驱逐出局,而自己就会成为名符其实的熊部长,而不带那个讨厌的副字。

    熊二伟同志豪情万丈,就像小媳妇快熬成婆了一样,心里充满了激情与美好的憧憬。

    喂马河老桥破除是半幅破除,喂马河老桥半幅老桥破除用了四天的时间,连日带夜四天,两台破碎机二十四小时加班加点地破除,破碎机歇人不歇机地连续工作四天四夜。

    为了将喂马河老桥的废旧钢筋一点不落地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全部变废为钱弄进自己的腰包里,物资部副部长熊二伟同志可是下了狠劲的功夫,四天四夜以来他几乎没有离开过喂马河。

    熊副部长做好打这一场夺取喂马河老桥的行动大战,他将那辆破皮卡车停在喂马河旁边当成了自己的家,里面准备了应用的物品,四箱泡面一箱火腿肠还有什么泡椒鸡爪花生米等等。

    四天四夜的食物准备得十分充足,当然是两个人的食物,另外一个人就是熊哥的小弟高峰同志,喂马河攻坚之战少不了高峰同志并肩作战,他们两个就是一根绳索上的蚂蚱,关键的时刻那是不能分离的,他们几乎成了连体人。

    熊副部长准备了充足的食物,但是他没有准备酒水,熊副部长认为这个最关键的时刻,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酒水是最容易出事故的呢,人脑一旦不清楚,那喂马河的废旧钢筋就有可能被其他人顺手牵羊而去。

    喂马河老桥的废旧钢筋可是一块肥肉,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它呢,比如破除老桥的施工队伍,比如那破碎机的老板,比如那开破碎机的司机,以及周边的一些百姓,那都是睁着数双眼睛对喂马河虎视眈眈。

    僧多肉少,谁都会对肥肉眼红。

    因此,熊副部长几乎是睁大着眼睛紧盯着自己得来不易的肥肉,他与高峰同志轮流值班坚守阵地,甚至熊二伟同志都不放心身边的小弟高峰。

    真没想到,熊二伟熬夜的功夫就是了得,四天四夜这家伙就像打了几十只鸡的鸡血一般,他是一点睡意都没有,越到夜晚他就像那猫头鹰一样越兴奋。

    熊副部长还有一个最佳搭档,那就是收废品的老板操盘同志,操盘同志也几乎守在喂马河,只要有废旧钢筋出来,他就会第一时间弄进自己的那辆破三轮车里,他也是一天二十四小时连续不断的工作,一直忙活了四天四夜。

    喂马河半幅老桥彻底破除了,半幅桥破除下来的废旧钢筋超过四十吨钢筋,熊副部长全部收入囊中,外人是一点都没有拿到,也没有一点被遗漏掉,这四十吨废旧钢筋都卖给了收废品的操盘同志,总计货款八万元,每吨两千块钱。

    看着那八扎红红的票子,熊副部长眼睛都直掉了,自己的锦囊妙计换来了这白花花的银子,那真是得来全不废功夫啊,也算四天四夜以来的辛苦一点都没有白费,累死累活也是值得的啊。

    坚守四天四夜收废品的操老板也是眉开眼笑,自从认识了这熊副部长以后,操老板的生意就越来越好了,隔三差五就会挣上一笔钱呢,这熊副部长在操老板的眼里几乎就是财神爷了,财源滚滚进啊。

    为了感谢熊副部长这财神爷,收废品的老板操盘要宴请熊二伟与高峰同志,表示自己感激之情,宴请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家里。

    熬了四天四夜,熊二伟与高峰同志彻底吃不消了,两个人足足睡了一天一夜才睡过神来,这一场觉睡得昏天黑地,白天与黑夜都颠倒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是白天什么时候是黑夜,反正就一个字睡吧。

    第六天的中午,收废品的老板操盘同志找到了熊副部长,他要宴请熊副部长与高经理去家里吃饭,两个人就去了操盘老板的家里,操盘的家就在土楼镇的最东头。

    操盘老板的家离土楼镇项目部很近,走路要不了十分钟,晃晃悠悠就能晃着过来。

    距离虽然很近,不过熊副部长与高经理也是第一次来他家里做客,来到操盘老板的家里,两个人还是不禁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了,本来想着如今一个收废品的老板,可不比以前那捡废品的时代了。

    收废品的老板都发了财,住着小洋楼盖着大院子,开着十几万的小车呢,生活过得有滋有味,比普通的百姓可是要强得多了,就是跟高峰这些拿死工资的人来比,那都要强得多的多,他们平常在聊天中都羡慕收废品的老板,有车有房说不定还有二奶呢,时时自叹不如啊。

    可是,当熊副部长与高经理走进操盘老板的家里时,情况与他们想像的有非常大的区别,操盘老板的家里十分地破败,三间破瓦房连着一个很小很小的院落,都堆满了各种废旧的东西。

    刚走进操盘老板家的院落里,就引起一阵鸡飞狗跳,到处都是杂乱无章的废品,还有那鸡屎狗屎,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院子里散发着各种味道,有鸡狗的屎味,又夹杂着各种废品残留的异味,让人不住地打着喷涕。

    就连个人卫生不怎么注意的熊副部长都情不自禁地捏起了鼻子,皱着他的苦瓜眉很是不悦,走在身边的操盘老板尴尬不好意思地招呼着:“熊部长,高经理,家里条件有限,家里条件有限,两位领导就请担待啊!”

    说话之间,一只老母鸡飞跃起来直扑熊副部长而来,吓得熊副部长尖声怪叫起来:“哎哟喂,你可别在我头上拉屎啊!”

    越怕什么越来什么,熊副部长怕这只突然飞过来的老母鸡在自己的脑袋瓜子上拉屎,那只老母鸡还真就在熊副部长的脑袋瓜子上拉了一坨屎了,不单纯是一泡屎,几乎是屎与尿混杂的呢,当时就弄了熊副部长一头一脸,眼睛鼻子还有嘴巴耳朵都未能幸免,好不狼狈。

    熊副部长第一次登门,自己家的老母鸡就送这么大一个见面礼,操盘老板十分不好意思,一边捞起一块铁皮朝那只老母鸡砸过去,一边向熊副部长赔着礼:“熊部长,真不好意思啊,我家这只老母鸡有个习惯,只要见到客人就会来这一招,也许它是感觉熊部长是个贵客吧!”

    “老操,你这老母鸡什么毛病啊,既然是见到每个客人都有这习惯,那为什么不拉高兄弟一头屎啊,为什么光在我脑袋瓜子上拉啊。”

    熊二伟同志嘴巴都咧到耳朵背后了,咧得像个大葫芦瓢,哭丧着那个小熊脸觉得十分地委屈。

    高峰就笑了:“哈哈,熊哥啊,这证明操老板家的这只鸡非常有眼力啊,它能分出客人的职位高低来啊,你熊哥可是部级干部啊,它就对你热烈欢迎,而对我这种身份的人根本就不带鸟的呢。”

    操盘老板将两位物资部的领导迎进自己的堂屋里,堂屋十分地破败,抬头都能看见瓦房的屋顶四处透着风,四周的墙壁也是到处透着亮光,露出着红砖连简单的粉刷都没有粉刷。

    堂屋的地还是土地呢,置身于操盘老板的家里,高峰同志仿佛于是到了六七十年代了,那个旧社会才有这种破败不堪的房子,如今还住在这种房子里,真是不可想像啊。

    操盘可是收废品的老板,为什么却如此地贫穷?

    熊副部长与高经理来到操盘家时,他们同时也发现操盘有一对七十多岁的父母,父母亲眼睛都瞎了,两个老人一直坐在一个角落里,就像两个面容枯槁的两尊雕塑一样。

    操盘的老婆在厨房里烧锅,说是厨房就是在院子的东南角弄了一个灶台,上面搭着一个简易的棚子,操盘老板的妻子正挥汗如雨地烧着菜,一阵阵香气飘散而来,弥漫在整个小院落里,混杂在各种味道之中,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操盘请贵客吃饭,他可是诚心诚意的呢,杀了一只鸡宰了一只鸭,同时还杀了一头羊呢,弄了一桌子的菜很是丰盛,可见操盘老板的盛情。

    分宾主落座,酒席就开始了,其实就三个人,操盘老板与物资部的两大领导,操盘买了四瓶好酒,将酒倒满酒杯,他将酒杯端起来还是一脸的歉意:“熊部长,高经理,家庭条件有限,家庭条件有限,敬请两位领导多担待啊!”

    熊副部长与高经理将酒杯端起来,正要说些感激之类的话,就在这时从外面进来五个女孩子,领头的是一个二十二岁的姑娘,她来到熊二伟与高峰的面前,一脸地正色指着两个人道:“请你们离开我家,我家不欢迎你们,我家不允许有你们这样的人来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