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水兵 > 第51章 我是高公公

第51章 我是高公公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队材料主管又得了一个称号,他被封为四大蛋王之一,当然他的三个老乡也不例外,都是四大蛋王之一,这个称号可是来之不易,那也是逃过一劫,几乎是用生命换来的,四大蛋王也因此受到了严厉的批评,简直就是拿生命开玩笑呢。

    不过,他们死里逃生那也是一件喜事,四大蛋王因此也好好的庆祝了一番,庆祝自己们面临死神之时,还能如此地酣畅淋漓的大掼蛋,如果不是这么忘我的大掼蛋,可是即使不被烧死或者中毒气而死,那也会被吓死在工程车里。

    生命就是如此奇怪,浑然不觉之中经历了一场生死,不过这次生死经历也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工作还真就不能马虎,如果工作认真一点这种事故就会避免,也不会造成几十万的损失,甚至险些酿成大错,几个人从此阴阳两隔了,成为四个冤死的鬼魂。

    这一次事故真是刻苦铭心,高峰同志在写了一份深刻的检查时,同时还写了一篇日记,作了深刻的剖析并感谢生命的恩赐,让他获得第二次生命,他也将从中获得受益非浅的教训,他告诫自己不管以后能不能走上领导岗位,还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一定要记住安全才是第一位,人的生命才是最一位,工作就不能马虎了事,不能心有杂念,否则就会酿成不可挽回的过错。

    高峰同志的检查写得很深刻,他的日记也分析得非常入情入理,他也给自己定了一个习惯,要养成坚持写日记的习惯,把发生的一些重要事情认真记录下来,做一个全面地分析,弄出是非对错来,经常拿出来观看,使自己逐步成长。

    高峰写日记的时候,他又发现一个问题,老是提笔忘字,一个简单的字却要想半天,他把那士别三日必当刮目相看,写成土别三日必当刮目相看了,错字是接连出现,好些成语都想不起意思来,看来人就是要经常学习,要不然的话,再过几年的话,那真就成了错字先生了。

    俗话说,活到老学到老,这真是经验之谈啊,哪怕八十岁也要学阉猪啊!

    一篇六七百字的日记,高峰同志憋了三个多小时,真是搜肠刮肚一般,脑袋瓜子都想痛了,最后总算完成了,他还没把日记本放进枕头下面呢,巩小北就进来了,她将高峰的日记本夺到手里了。

    巩小北一边看一边皱着眉头,看完这篇日记后巩小北数了数,六七百字的日记里就出现十来个错别字,比如那士别三日就写成土别三日了,那叶公好龙就写成叶公好牛了,还有那拔苗助长写成拨苗助长了。

    巩小北不住地咂着舌头:“高峰同志啊,你现在又有另外一个称号了,你还是一个错字大王啊,我都怀疑你以前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吧,你这学的字都还给体育老师了啊!你看看你啊,还土别三日呢,还拨苗助长呢,还叶公好牛呢,我真要对你土别三日必当刮目相看了,真要把你拨苗助长了,你也不是叶公好那牛啊,你应该是高公公好吹牛!”

    高峰不好意思地笑:“哈哈,小北,你别说我了,我可是好多年没怎么写日记了,这不经常动笔啊,还真是提笔忘字啊,从今往后,我要养成写日记的习惯!”

    巩小北放下高峰的日记本,递给他一包东西,高峰一看这包东西很多,有男士洗面奶,有清扬的控油男士洗发水,还有六神的沐浴露,有三笑的软毛牙刷与竹盐牙膏,然后还有一套男士用的化妆品。

    高峰愣了愣问巩小北:“小北,你这是发的啊,你这是要给我用吗?我从来不用洗面奶的啊,更不用化妆品的啊,就是大冬天也顶多买一瓶大宝sod蜜就结了,你还是送给别人吧,让我用可浪费了,一个大男人就得粗犷点,哪能养成娘们家家的啊,那可是麻烦啊。”

    巩小北当时就把凤眼瞪大了,指着高峰的鼻子厉声地道:“别给我扯犊子,什么娘们家家的啊,从今天晚上开始,你就得用洗面奶洗脸,必须把你那坏习惯给我改过来,你从来不用洗面奶那就是坏习惯,你每天只早晨刷一次牙那也是坏习惯,洗完脸后不用化妆品那也是坏习惯,你两天洗一次脚换一次袜子那都是坏习惯。

    从今往后,这些坏习惯一律给本姑娘改过来,洗面奶必须用,一天必须两次刷牙,甚至要三次刷牙,洗完脸后必须用这些补水的化妆品,我还没给你买面膜呢,过两天我就给你买去,以后睡觉之前贴一敷面膜,每天必须两次洗脚,每天的袜子都必须洗了,一个星期洗一次鞋子,还有你那内裤必须两天换一次,三天必须洗一次澡。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以后我每天检查督促你,一项一项地检查,我都列了一张表,完成一项打一个对勾,哪一项没有完成,那你就别想睡觉,不但不能睡觉还得罚你重头再来。

    高峰,我可告诉你了,你给本姑娘听好了,从今往后,我不想看到闻到一个臭高峰同志,我要看到一个清清爽爽神气十足的高峰同志,我说话你听着了没!”

    巩小北说了一大堆注意事项,高峰同志都听傻了,眼睛都张得大大的了啦,他感觉男人就得有男人样,粗犷豪放简单地洗脸,几天洗一次脚,几天换一次内裤,那才是非常男人啊。

    要不然人家老说臭男人臭男人啊,这如果听从巩小北的话,把那些二十多年的习惯都改过来,那就变成香男人了,香男人还是男人吗,那不是变成娘们了啊,再说话细声细语起来,那不就成了太监公公了啊,从此以后我高峰同志又得多一个称号,那就是高公公。

    高峰发愣地看着巩小北,巩小北银牙一咬狠劲地掐了高峰的胳膊一下,痛得高峰同志像杀猪一般地嚎叫:“小北,你轻点啊,这可是肉啊。小北,能不能商量商量这些习惯不完全改中不,我这要是全部改掉了,那我就成一个娘们了,我说话再细点声,那人家会又要送我一个高公公的绰号啊!”

    巩小北不容置疑地道:“高公公,不中,你必须得听本姑娘的,而且从现在开始!”

    巩小北一边掩面而笑,一边拧着高峰的耳朵进了洗漱间,在巩小北的督促之下,高峰同志只能一切照办了,这一套流程下来,高峰同志花了将近四十分钟,他也感觉这就是一种煎熬啊。

    高峰认为这一套流程走完了那应该可以休息了吧,可是那还没有完,巩小北竟然把她自己的面膜拿过来一敷敷在高峰的脸上,并坐在高峰的床边一直监督着,就好像那旁站的监理一样,也像幼儿园的老师对待小孩子一样,那副认真劲可是没得说了。

    高峰同志面膜刚敷了五分钟,三队院子里冲进来一辆车子,从车子里跳下一个人,扯着破嗓子就鬼哭狼嚎一般地喊叫:“高峰,你跟老子出来,你跟老子滚出来,老子要跟你决斗,老子要与你决斗!”

    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三队的人几乎都躺在床上了,但是还没有睡着,这个人大喊大叫的,三队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慌忙都跑出来看究竟。

    高峰与巩小北也出来了,高峰一出来把那个喊叫的人吓坏了,啊啊地尖声大叫:“哎呀,鬼啊,鬼啊!”

    可不是吗,高峰同志正敷着面膜呢,不但把那个人吓坏了,也把三队的人都吓坏了,还真以为出现鬼了,当高峰拿掉面膜时,他们才知道原来是高峰,同时都对高峰唏嘘不已了,一个大男人贴啥子面膜啊,弄得像个娘们一样,简直就是一个太监。

    兴冲冲而来的人,正是物资部的执行经理熊二伟同志,熊二伟同志受了高峰的气,他是怎么想怎么都觉得憋气,这一口恶气不出掉,那他就会被活活憋死不可,他甚至还想到了三国时期的两个人,一个就是周瑜一个就是诸葛亮先生,目前的情况他就是周瑜了。

    熊二伟要找自己决斗,高峰就问熊二伟你找到什么决斗的项目没有,你不会又要像上次一样,跳门前的那臭水沟吧。

    熊二伟把小瘪三一样的胸脯拍得山响,这次当然不跟上次一样了,我这次的决斗项目那可是上了档次,有绝对的把握赢你高峰,一定会让你心悦诚服,对我熊二伟五体投地。

    高峰就乐了:“熊哥,既然你是有备而来,那我就奉陪到底了,你就施展出来吧,怎么个决斗法子,也好让我高峰大开眼界。”

    决斗准备开始了,三队的人还自动围了一个圈,好让他们两个展开激烈地决斗,只见熊二伟同志连上身的衣服都脱掉了,光着膀子呢,大家伙一看这情形,就知道熊二伟要动真格的了啊,他要与高峰同志决一死斗了。

    可是大家伙都替他捏了把汗,熊二伟瘦得跟猴一样,他怎么能斗得过特别能打的高峰啊,那不是以卵击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