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883 先手(下)

883 先手(下)

作者:鱼儿小小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早在出锤之前,苏辰精神之中就响起警兆,知道对方用着奇怪方法锁定了自己。

    他也看到了元气不正常的涌动,眉心微微发凉,右手锤已是抬在眼前。

    “哧”的一道火光四溅,鼻中闻到空气中升起一阵金属气化的臭味,苏辰布下的天地元气跟箭锋血刃齐齐崩毁,银锤突地出现一个深深孔洞,被射穿半尺。

    雪白箭羽“嗡嗡”鸣响,不停颤抖。

    “哼,箭法也算是不错了,换了另一个人,绝对挡不住,我倒是小看了这个世界的道法,这就是所谓的‘屠龙箭术’吧。”

    苏辰呵呵笑了起来。

    古代一直有着传闻,如果昏君无道,就有仙人替天行道,传下法诀,拨乱反正。

    然后,就有仁人志士舍身一击,刺杀帝王,但是事后出手之人也是必死无疑。

    他只是没想到,有人竟然敢用道符牵引天地元气,在战场之上杀敌,用出不属于自己的实力。

    “他难道不怕天地反噬么?”

    苏辰挡住这一箭,左手锤停都不停,在徐世绩惊恐的眼神中,一锤把他轰成肉泥。

    转头望了过去,就看见谢映登惊愕的眼神。

    还有面上深重的一团黑气。

    “原来如此,这是天地元气借我之手反扑了,也算是反噬的一种吧。”

    “弓来!”

    他催动白马,冲到一个弓箭士卒身旁,一道气劲如同绳索一般,把对方手中长弓拿到手中。

    取下锤上白羽长箭,转头望向谢映登。

    “你既然自负射术了得,就看看能不能逃得过我的神射?”

    士卒可以降,但这些领兵大将却是不能活,尤其是心存杀意,已然攻击过自己的敌人。

    若是这种人也能放过,又岂能服众。

    仗着有几分本事,岂不是什么人都敢上前伏杀他无双剑,那还得了?

    长弓如满月。

    苏辰眼神迷蒙,一道道神秘力量如丝如缕的附在长箭之上,箭尖闪耀着夺目金芒……

    他不需符文,天地元气自然调动,这是属于自己的力量,无论怎么挥霍都没有妨碍,跟谢映登血祭符文引动天地之力自是大大不同。

    不同的手段,相同的威力,甚至还要更大上一些。

    谢映登面色狂变,如丧考妣,调转马头伏低身子就急速逃离。

    他见到寄以重望的血符屠龙箭出手无功,就知道危险了。

    大难临头的一种感应让他知道再不走就会死,心里涌起浓浓的后悔,又想起了叔父的话。

    “绝不可用在战阵之上。”

    自己当时怎么回答来着:“如有违反,必受利箭穿心之厄……”

    刚刚想到这里,谢映登就感觉心头发凉,大惊之下,他身形下扑,足尖点地,身形如蛇形,似鹤舞,跑出奇妙轨迹。

    这是家传逃命身法,蛇行鹤舞术。

    正当他微微松了一口气,身体就是一顿,心口一痛,一溜血光从胸前哧溜一声掠过……

    “这是,我的箭。”谢映登眼睛一直,无穷黑暗淹没了他,最后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只自己花费九天时间,细心精制的雪羽长箭,最后射穿的竟然是自己的心脏。

    “悔不该胡乱发誓。”谢映登最后的念头却不是惹上了不该惹的敌人,而是想起了叔父沧桑面容,说话之时的疾言厉色。

    苏辰面上冷笑:“什么身法能瞒过天地元气感应,何况还有着芯片计算预判之术,就算是你能跑出一朵花来,我也能一箭射穿。”

    他扫了一眼谢映登扑倒马下的尸身,倒没有注意对方是不是应誓而亡,。

    在他心里,这两人就是两个鼠目寸光的妄人,随手碾死而已。

    灭了这两只大个蚂蚁,剩下的当然就是这一千余士卒了,更重要的还有那三百神射手。

    这种兵卒无论是在哪个地方,都是精锐,却是不能放过了。

    飞马牧场家底子薄,一针一线都得好好收集,遇到有用的兵卒,当然得珍惜。

    “降者……不杀!”

    苏辰双锤舞动,如擂巨鼓。

    他大喝一声,就策马狂奔,向着敌阵一冲而过,只见人影纷飞,凡是挡在马前的全都化做肉泥,连受伤的机会都没有。

    “将军死了,将军死了,逃啊……”

    一些见机得早的,早就扔下手中武器,转身奔逃。

    可是,在乱成一团乱麻的军阵之中,怎么可能逃得过苏辰胯下白马。

    他只是见着有人逃跑,就先行追击轰杀。

    一千余人死了三百多人之后,就全军意志崩溃,全都跪伏乞降。

    商秀珣策马奔来,面上满是笑意。

    这一战漫山遍野都是降卒,在苏辰的震慑之下,首领又全都死光,绝没人敢再跳出来作反。

    这些人不是盗匪,就是反贼,从军之前更是农夫,在哪里都是当兵吃粮,倒也没有太多的抵抗心思,投降的速度很快,却是被杀得怕了。

    等到柳宗道马场兵士到来的时候,更是大局已定。

    余下收尾的事情,苏辰只是稍稍吩咐,就策马返回牧场。

    他刚刚突破四阶阴神不久,还得细细温养,这些烦杂事情却是不想多管。

    而且,他相信商秀珣会处理得很好。

    这姑娘上阵冲杀领兵作战虽然稍稍差点火候,但却是难得的内务人才。

    偌大的飞马牧场,被她轻轻松松就管理得很好,得心应手。

    只能说,每个人都有擅长的地方。

    话又说回来,牧场承平日久,手下几大执事,打仗的水平其实全都不怎么样。

    论作战本领,柳宗道、商震等人比起商秀珣更差,但论起治理地方,守住胜利果实,则是个顶个全是好手,这也算是奇事。

    ……

    历阳,绾绾站在城外山坡上。

    山花开得烂漫。

    她身着绣罗白袍,一双赤足晶莹如玉,踩在草尖上泛沉泛浮,随风轻轻荡漾,如同凌波仙子。

    身边除了银发妖艳的美妇旦梅,还有一个脸白发玉,面上带着邪异微笑的青年公子。

    青年公子身后还站着两位长须老者,一人握剑,一人执枪,身上气机凌厉,气场强大。

    旦梅时不时转头看向这两位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忌惮神色。

    她知道这是瓦岗客卿,本为江湖小门小派长老,在天下争龙之时,压注在瓦岗李密身上。

    此时自然是协助李密独子李天凡身上,谋取江淮和飞马牧场。

    而在他们身后的山谷之中,却有着黑压压的军阵,足足有五千人马。

    弓上弦,马含木,静伏林木之间,毫无声息,显然全是精锐。

    为首将军人过中年,身形雄壮。

    他头戴七彩雉羽冠,时不时转头望向草尖上的绾绾身影,神色十分迷醉。

    这是竟陵城都督方泽滔,已被绾绾收入旗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