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乱世恩仇录 > 第282章 智戏卫方

第282章 智戏卫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仇九面朝王隆,背对门窗,突听背后风起,一物正快速向自己而来,却不像暗器,也非兵器。

    断喝声中回头一看,不由心喜若狂,原来是猿猴老白来了!

    老白大概是嗅到了仇九身上熟悉的气息,这才从隐身处现出身来,从窗户钻进来,与仇九相见。

    不过老白的状态可不怎么样,原本雪白光滑的长毛像在土里打了个滚,蒙了一层灰色,体毛也开始脱落,东一块西一块,驳驳杂杂。部分原因虽是高龄导致,但也可以想象,老白这些年的日子过的很不如意

    “老白,这些年让你受苦了!”仇九很激动,与老白来了个熊抱。

    当年,正是老白发现了悬崖上重伤昏迷的仇九,将他背下悬崖,交给钟万手救治的。老白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仇九如何能不激动。

    老白也很激动,呜呜咽咽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撅着厚嘴唇在仇九脸上不住地亲,双臂紧紧抱着,就是不肯松脱。

    仇九知道老白在担心什么,当年若不是猿猴老白目标太过显眼,仇九和茵儿又如何舍得与老白分开!

    “老白放心,我不会再丢下你不管了,而且还要带你去见钟爷爷和茵儿,我们再也不分开了。”仇九拍拍老白,轻声安慰。

    老白这才松开双臂,仇九将其放下,俯身将老白与晋豆介绍互相认识。动物一如孩童,老白与晋豆一见如故,顿时一片火热,对仇九置之不理。

    仇九面对王隆,冷声道:“王大人,实话告诉你,敝人姓仇名九,就是当年你遍地通缉的那个逃犯。”

    “啊!原来是仇英雄,都怪老夫当年糊涂,竟然助纣为虐,险些害了英雄性命,还请你大人大量,不要与下官一般见识。当年之事,汪贼只手遮天,老夫也是不得不为之,现在想想,肠子都要悔青了。”

    王隆其实已有所猜测,此时被仇九亲口证实,顿时汗如雨下,体似筛糠。因为,他知道仇九“天下行走”的身份

    “放心,从前事,我不会计较。但今后,希望你好自为之,否则休怪仇某不客气!”

    “仇英雄尽管吩咐,王某无有不从。”王隆如蒙大赦。

    “带着你的人,即刻离开锁龙谷,从此专心当你的官,再也不准踏入此地半步!”

    “是是是,下官遵命!下官告退!”王隆连声答应,一边打躬一边出了篷屋。

    按说王隆作为地方大员,仇九并无权节制,但关键是实力。王隆敢抗命,小命就得丢,叫他如何敢不从。所以他动作很快,简直像逃命一般,等仇九领着晋豆和老白出了篷屋,已经看不到一个官府中的人了,连那些受伤的和毙命的护卫也不见了。

    简话短说,仇九重返葫芦谷,取了先师杨笑天骨殖,放入玄珠,又将当年藏在锁龙谷中的钟万手所留的金银、典籍、药材,以及各种兵器一并收入了玄珠,临走还将还颜果树连根启出,同样纳入了玄珠带走。

    做完这一切,仇九带着晋豆和老白告别锁龙谷,继续上路。

    下一站,余家村。

    余家村的余江父子,一个是爹爹的结拜兄弟,一个是自己的结拜兄弟,都是至亲之人,更对爷爷钟万手有救命之恩,那是必须去走一遭的。更何况,余家村也是去往青城山的必经之路。

    到了余家村,却未见到余江父子,只有余母独自在家,一副悲悲戚戚的样子。余母见到多年未有音讯的仇九,未及寒暄两句,突然失声号啕大哭。仇九惊问原故,从余母断断续续的讲述中,仇九获悉事情原委,不由勃然大怒!

    原来,余家村所在地域,驻扎着一支二千人的汉军,由一名叫卫方的将军统领。这个卫方,仇九初到余家村时,还是一名军侯,这些年,多亏了余江运用军中人脉,为其奔走,才青云直上,谋了个将军之职,成了一方诸侯。

    初始,卫方对余江感激涕零,将余童安排进军中。也算余童争气,凭借过人的武艺和豪爽的性子,不仅屡立战功,而且颇得人心,又得卫方照拂,很快就升到了校尉。

    余江对此当然很满意,多次私下评价卫方,说此人不仅带兵有方,而且知恩图报,品行端正,也不枉自己鼎力相助之功。

    让余江没想到的是,卫方身居高位后,以为当地已无人可以节制得了他,所以其掩藏多年的恶劣本性便渐渐暴露出来,先是结交小人,扶植自己的势力,进而欺男霸女、克扣军饷、插手地方、横征暴敛,非常的肆无忌惮。

    卫方的所作所为,当然让余童很看不惯,屡次出手阻止卫方手下的恶行。直到有一次,余童收不住火气,一锤将一名当街强抢良家妇女的军侯打爆了脑袋。

    这名军侯,不仅是卫方的的狗腿子,也是卫方的本家侄儿。这就闯祸了!卫方自此与余家父子彻底撕破了脸,先将余童以擅杀官兵之名加以逮捕,为防止余江运作关系救子,紧接着又以纵子行凶之名将余江也下了大狱。

    而明天,就是余家父子问斩的日子!

    现在已近黄昏,已然是千钧一发之时。仇九问清了军营所在和余家父子关押地,安慰余母在家耐心等待,连口水也没顾上喝,将晋豆留在余府,肩扛腓腓,直奔军营而去。

    赶到汉军驻地时,天已经完全黑透了。仇九先潜入大营,找到余童在军中的手下亲信,做了一番安排。

    仇九精神力强大,做这些手脚自然毫不费力。

    之后,仇九直奔将军府,连闯九道岗哨,在一迭声“有刺客!”的警信声中,与卫方来了个面对面。

    将军府中,屋内屋外灯火通明。仇九的突然出现,让正与夫人亲热的卫方吓了一大跳。

    “你是何人?怎敢擅闯中军大营,不要命了!”

    “抓刺客!”从后院呼啦啦涌进来十来名军中护卫,呈扇形展开,将卫方护在了身前。

    此时,紧追仇九而来的士兵也涌进了院子,将仇九夹在中间。

    身前是挺枪欲刺的护卫,身后是张弓搭箭的士兵,卫方内心大定,拍几怒喝:“说!谁指使你来行刺本将军的,是不是余氏父子?从实招来,可免一死。”

    仇九左右环顾,面露苦涩,长叹一声,道:“唉!悔不该轻信人言,早知这么危险,我就不来了。”

    “哦?”这话里可是有话啊。

    不待卫方再问,仇九摆手道:“卫将军,你什么都别问了,我也是贪图钱财,上了人家的当,才来行刺将军,还望方将军休要计较,仇某现在就退走。”

    “哼!”卫方冷哼一声,“你说的好轻巧啊!兵营重地,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哼哼,就不是你能不能走得了的问题了,命都得留在这!”

    “卫将军,你可别吓我,在下上有老下有小,这条命虽贱,却一时半会儿还死不得啊。”

    “不想死也好办,就看你识趣不识趣了。”

    “方将军,你说你说,在下无不从命!”仇九满脸都是捞了根救命稻草的表情。

    “只要你指认是余江父子雇你来行刺本将军的,一切都好说!”看了眼仇九肩头漂亮至极的腓腓,指了指身侧刚才为他服务的美人,“另外,夫人也受了惊吓,你总得做点表示吧?”

    “啊!什么表示?”仇九似乎是下意识地用手捂住腓腓,很不舍的样子。

    “好说,不需要你赔金,也不需要你赔银,只要你把这只狐狸送给夫人就行。”

    狐狸?仇九心里好笑,连腓腓都呲了呲牙,表示受到了污辱。

    “这个,这个,恐怕不好吧。它可是在下花了五十两金子买下来的,是准备送给在下那没过门的媳妇的,怎么能送……”

    仇九话完说完,卫方唬着脸一摆手,护卫会意,十来条长枪戳到了仇九胸前。

    “喂,喂,卫将军,你这是做什么?有事好商量嘛!”仇九不住后退,从肩上抱下腓腓,抚摸着腓腓光滑的皮毛,一阵的长吁短叹,“唉,亏了,亏了!收人十两金子,倒多赔出去四十两。腓腓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哇,你就跟了这位漂亮夫人吧!”

    说罢,仇九手一送,腓腓就势蹿到了那么美人怀中。

    “哈哈,好好,算你识相,本将军倒有些喜欢你了。不过……”卫方大力拍在几上,“军法无情,今天,你要不把背后的主谋攀出来,一样得死!”

    卫方一直觉得,仅以杀害官兵之名,就治余江父子死罪,似乎说服力还欠缺点,尤其是波及余江,理由就更显得牵强了。最好能再罗织点罪名,这样上面问下来也好有个交代。可是审问来审问去,却从余家父子口中再也掏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卫方知道,余江军中人脉甚广,唯恐拖时间长了会生变,所以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明日午时,先将余氏父子斩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