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明星 > 第484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484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作者:楼下赫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用力歌唱,歌唱心中的理想!

    哪怕至死,都要爱!

    现场所有人的眼里都有着一抹深深的震撼,都被盲僧疯狂的现场演绎方式吓到了。

    那歌声里充斥着的力量,如同暮鼓晨钟,让人们热血沸腾。

    所有人情不自禁的站起身来,眼眶湿热,拼命的鼓掌,但掌声却很轻微,像是生怕惊扰了这正盛放的焰火。

    “到!绝!路!都!要!爱

    不天荒地老不痛快

    不怕热爱变火海——”

    舞台上,歌曲渐渐进入尾声。

    李青抛却了《死了都要爱》以及《千年之爱》的各种原版、翻唱版本的唱法,用自己拿近乎于毁灭式的、属于自己的演绎方式,高歌出了长达十多秒的纯净高音,像是在向全世界宣泄自己内心的愿景——

    “爱到沸腾才精采……”

    一曲结束,音乐消失,场中的音响似乎都要被这股惊世之歌震碎,发出滋滋的杂音。

    人们看着舞台上那个胸口不断起伏,喘气不止的男子,眼神里爆发出异样的光彩,像是看到了神!

    没有人说话,他们的表情小心翼翼,就像是害怕惊扰了这个伟大的歌者。

    没有人愿意打扰这片刻的安宁。

    良久,听审席上,莫莉沉默片刻,才开口说道:“我很震惊这首歌曲的表现形式,这应该说……是一种对爱的表达方式吧,歇斯底里,淋漓尽致……盲僧让我见识到了一种伟大的爱情——我疯故我在,死了都要爱!”

    罗飞脸上充满震撼,咽了口口水,他惊艳至极的说:“歌声里有着一股不可思议的张力,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爆破的力量!”

    王坤深吸一口气,笑着说:“这首歌刚一开始我就被吸引了,享受现在,别一开怀就怕受伤害……好吧,我想起了过去……其实每个人都有过去,而我们每个人也都有一个关于爱的故事,而那些故事,因为它的特性,所以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但人总不能靠怀念来生活,对吧?所以,珍惜当下吧,享受现在!”

    吴春兰难掩内心的崇拜,此时正如同其他女观众一样,双眼放光的看着舞台上站着的盲僧,喃喃自语:“男神,我的男神……”

    鲍芸芸却有些无力的坐了下来,她单手握着话筒,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只言片语。

    她看着盲僧,眼神泪花涌动,良久后,方才抿嘴说道:“我相信,蒙面歌王这个称号,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个称号,它的含金量,不比任何一个音乐节的最佳歌手差。”

    现场此时仿佛才从静态中恢复过来。

    看着舞台上那个不断喘息,仿佛一只受伤的狮子一般的盲僧,人们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在人群欢呼、呐喊以及尖叫的声音中,有冲动的女孩想要上台给受伤的王者一个拥抱,好在被时刻待命的安保人员紧急制止。

    当盲僧躬身离场后,现场所有人的脸蛋都红彤彤的。

    这是热血上涌的结果,无数人在这一刻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这声音比任何一次都来的猛烈,它是如此的鲜活,如此的让人记忆深刻。

    “我决定了,从此以后,我就是盲僧的粉丝!”

    “死了都要爱,我疯故我在!盲僧,我爱你!”

    “不哭到微笑不痛快!!”

    “如果可以,我愿意把本世纪最伟大歌曲的称号,献给《死了都要爱》!”

    “太震撼了,这歌曲里的每一个音符,每一个字,到现在,都像是魔咒似的,在我脑海里不断的盘旋……”

    “这大概就是专属于盲僧的魅力吧!每一次听他现场演唱歌曲,我都会有一种不一样的感受,《父亲》是,这首《死了都要爱》也是,我发现,盲僧就是我的空气和阳光,离开了他,我无法独活……”

    “我的心灵经过这一次的洗礼,浑身都通透了许多!真是好歌!”

    “这首歌,编曲虽然偏向哀伤、柔和,但仔细听,它根本就是一首摇滚!在摇滚乐没落的当下,能有这样一首歌出现,绝对是救市之作,感谢盲僧!感谢《蒙面歌王》!”

    “盲僧完全可以举办一场音乐剧了,他的真假音转换自如,高音更是具备个人特色,那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沙哑,直到现在仍旧回荡在我耳边……”

    “接下来的结果,应该毫无悬念了,哪怕广寒宫玉兔的声音再优美,也比不了此时我眼中的盲僧,他是神,歌神!”

    很快,在观众们兴奋至极的纷**杂的声音当中,歌王战的挑战者,广寒宫玉兔,出现在舞台当中。

    她的眼睛,即便在面具的遮掩下,也显得特别的清澈透亮,宛如她的歌声。

    她看着台下无数人或期待,或不耐,或兴奋,或急切的目光,想到那道破釜沉舟的歌声,想到那孤注一掷的身影,她的心里,渐起波澜。

    专属于顶尖歌手的,那原本无法动摇的自信,在这一刻,首次出现了动摇。

    我,真的能赢吗?

    她的眼神里闪过一丝迟疑。

    淡淡的音乐声响起。

    广寒宫玉兔轻轻抬起话筒,唱出了那一首所有人都未曾听过的歌曲。

    “晨间下起雨点

    撑伞独行雨间

    乡间小路,碧草连连

    沾湿了鞋尖……”

    广寒宫玉兔的声音,依旧是一贯的清冷和空灵,同时也涵盖了一丝让人心动的情感。

    如同恋人的发丝掠过鼻尖。

    那一抹幽香,像是慢性毒药,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去追随下去。

    “为生活我做出太多改变

    可是相见不如怀恋

    不懂怎么聊天

    拘谨的心,隔断往日的熟稔

    十年,似百年

    即使再见面,也不过是一场陌生的表演……”

    略微欢快的歌声,在此时渐渐转变,变得忧愁而伤感。

    与此同时,随着歌声的描述,一副画面出现在人们脑海当中:

    一对分开多年的昔日恋人,彼此还存在往日情感,时隔多年之后的某一天,女孩约男孩见面。

    女孩非常兴奋,因为她还深爱着对方,所以一大早就做出了精致的打扮,即便外面下雨也不管不顾,依旧撑伞前往目的与男孩见面。

    只是再见面时,却发现彼此已经没有了从前在一起时的那种从容自在……

    取而代之的,是彼此的扭捏言语,像是在做戏,并以此来掩饰彼此心里的不安,回避着曾经的那段感情。

    曾经的那个你也早已被这个世俗社会所污染,生活不止让我,也让你发生了改变……

    女孩心里很难受。

    于是在最后,在众人的目光中,广寒宫玉兔唱出了这样的感慨:“那一年,我路过你面前,人生若只如初见……”

    ----

    感谢郑家二郎、霜知哀伤、芜莣、本本鸟等兄弟的打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