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六九章 求救

第六百六九章 求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春妍呆滞麻木的心渐渐回过神,她不想死,她……她是姑娘的人!这句话在春妍心头如烟花一般突然炸开,她是……一想到这句话,春妍心里刀绞一般,秋媚来叫过她,秋媚说,这府里不是人呆的地方,她恋着大爷……

    春妍紧紧捂着脸,眼泪从指缝里不停的往外淌。

    “你走吧,逃吧。”伴月轻轻推了推春妍,“你不象我,一家子都在这府里,你就一个人,走吧。”

    “我……”春妍抬头看着伴月,“往哪儿……”

    也许,求一求姑娘……

    “也许有条活路,我这就去,你等着我。”春妍不敢多想这条她能想到的、唯一的活路,到底是不是活路,再多想一点,她就没有勇气了。

    “我一会儿就回来。”春妍交待了句,伴月泪如雨下,“别回来了,走吧。”

    春妍被伴月推的踉跄了半步,转过身,沿着漆黑的、长满荒草的小路,跌跌撞撞往后角门跑。

    秋媚觉轻,虽说睡的正香,靠近她床头的窗户上轻轻的敲击刚响了两声,秋媚就醒了,“什么事?”秋媚压低声音问一句。

    “找秋媚姑娘。”外头当值的婆子低声答道,“请她出来下,有点急事。”

    “好,等我穿件衣服。”秋媚没多想,在家里……她心目中,这李府,就是她的家……能有什么事儿?这个家,在她的感觉中,安全极了。

    “秋媚姑娘,后角门有位大嫂,说要找你,看样子急得很,问她叫什么,她死活不说,说你见了就知道了。”婆子见秋媚出来,拉着她往旁边走了两步,低声解释叫醒她的原因,“我看她脸白的没人色,一个劲儿的发抖,怕是大事,就走了这一趟。”

    “大嫂?找我?”秋媚糊涂了,她在这京城无亲无故,哪有什么大嫂找她?“去看看。”秋媚示意婆子,两人一前一后,脚步匆匆到了后角门。

    婆子开门放春妍进来,秋媚瞪着脑后绾着牛屎巴髻,一身靛蓝粗布衣服的春妍,看着眼熟,却没能认出来,“你是……”

    “秋媚,是我。”春妍看到秋媚,象看到救星一般,一句是我没说完,就扑通一声跪在秋媚面前,“秋媚,求你,救救我,救我!”

    “春妍!”秋媚一声惊叫,眼前这位大嫂是春妍!当初第一眼看到,好看的让她简直要妒嫉的春妍?

    “你你你……”秋媚一阵口吃,她太吃惊了。

    “我活不成了,秋媚,看在咱们相识一场,求求你,救救我!”春妍抱着秋媚的腿,哭的撕心裂肺。

    “你起来,先起来,赵嫂子,麻烦你拧只帕子来。”秋媚赶紧去扶春妍,角门当值的两个婆子,拧了帕子,又倒了热茶递给春妍。

    “别急,慢慢说,出什么事了?这半夜三更的,怎么……”秋媚将春妍拽起来按到椅子里,一边将湿帕子塞到她手里,一边问道。

    “我活不成了。”春妍被秋媚按在椅子里,仰头看着秋媚,声音绝望凄惨。

    “到底出什么事儿?你别光说活不成了,到底怎么个活不成法?”秋媚急了,声音就有点往高了去,春妍下意识的缩成一团,“我……”

    春妍伸手拉过秋媚,嘴凑到秋媚耳朵上,几乎在秋媚耳朵里,声音如蚊子般,“大奶奶把夫人杀了。”

    “什么?”秋媚没反应过来,“谁把谁杀了?”

    春妍扑上去捂秋媚的嘴,当值的两个婆子对视了一眼,提起灯笼笑道:“该出去看一圈了,秋媚姑娘走的时候,记得带上门。”

    看着两个婆子出去,春妍一把揪过秋媚,话说的飞快,“是大奶奶,姜家大奶奶,曲大奶奶,杀了夫人,杀了!我看着,还让我把夫人的眼闭上,我都看见了,秋媚,我活不成了,我不想死,我……”

    秋媚听的两只眼睛瞪的比牛眼睛都大,“唉哟!天!娘唉!唉哟喂!”

    “秋媚,你能不能……求求姑娘,救救我?”春妍从椅子里滑下来,跪到秋媚面前。

    “天哪!天呀!这……我滴娘唉!这事……你等等……不行你跟我走!赶紧!”秋媚一把抓起春妍,揪着她,一阵旋风般,直冲到文二爷的院门口。

    文二爷居然还没睡,听到春妍两个字,立刻叫进,秋媚揪着春妍一脚踩进院门时,文二爷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了。

    秋媚揪着春妍,一阵风冲到文二爷面前,一把将春妍按在地上,急如星火的吩咐,“快跪!快磕头!快!磕响点!”

    “不用这样,起来,到屋里说话。”文二爷退后半步,示意秋媚拉起有点晕头的春妍,侧身让开,等秋媚拉着春妍进了屋,才急步跟进屋,看着春妍劈头问道:“陈夫人是怎么死的?”

    “咦?你都知道了?”秋媚惊讶了,文二爷抬手止住她,示意她不要再说话,盯着春妍道:“这个时候,你能想到旧主,这是你的福运,说吧,你放心,既然你心里还有李家这个旧主,只要你听话,二爷就不会让你枉死在姜家。”

    得了文二爷这句话,春妍仿佛吃下了一大把定心丸,深吸了口气,从头说起,将曲大奶奶怎么盯上陈夫人的私财,怎么找捧云不成,就陷害了捧云,又是怎么从伴月手里拿到钥匙,一直到曲大奶奶是怎么连毒带闷死了陈夫人,钉进了棺材里。

    文二爷听的眉梢乱动,这位曲娘子,可比他想象的凶猛得多,也蠢得多!

    “姜焕璋什么时候回来?明天?”春妍说完,文二爷立刻问道,春妍不停的点头,“伴月说,捎了话,明天一早,伴月说,等大爷回来,她就告诉大爷,夫人是怎么死的,她说……她说她全家都活不成了。”

    “你听着,”看样子文二爷早就打定了主意,“你先回去,一切照样,曲氏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要是有什么事要告诉我,就在后角门门头上放块小石头,我让人去找你。”

    春妍听说让她回去,顿时一脸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