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六八章 地狱

第六百六八章 地狱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夫人接过汤碗,汤已经不烫了,陈夫人几乎一口气喝完了鸡汤,长长舒了口气,曲大奶奶接过碗,紧张的看着陈夫人,春妍更是一颗心提到喉咙口,一脸恐惧的看着陈夫人。

    陈夫人抬眼扫到春妍那一脸惊恐,顿时厌恶的皱起了眉,“你这是什么鬼样子?你们大奶奶平时是怎么教导你的?”

    紧盯着陈夫人的曲大奶奶回手就甩了春妍一记耳光,“夫人别理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小贱人,再喝一碗吧。”说着,也不吩咐春妍了,自己亲自动手,又倒出来大半碗,递给陈夫人。

    陈夫人大半碗鸡汤下肚,反倒比刚才更觉得饿了,接过曲大奶奶递过来的汤,又是一口喝完。

    曲大奶奶接过碗,顺手放到几上,往后退了半步,紧紧盯着陈夫人,这目光过于紧迫,陈夫人觉出了不对,狐疑的看看曲大奶奶,又看看挨了一记耳光,反倒更加惊恐的春妍,刚要说话,只觉得肚子里一阵疼痛,下意识的抬手按在肚子上,“怎么……”

    没等她说出话来,曲大奶奶恶虎扑食一般,扑上去,拎着旁边的薄锦被将陈夫人连脸带头裹住,用尽全力,紧紧压住。

    陈夫人全凭本能,奋力挣扎,曲大奶奶干脆扑上去,整个人压在陈夫人身上,死镪按着那张薄锦被,直用力到牙呲欲裂。

    春妍两只眼睛瞪的不能再大了,张着嘴,直直的看着压着陈夫人,用力用到脸和手一起变形到可怕的曲大奶奶,和拼命挣扎,接着抽搐成一团的陈夫人。

    被曲大奶奶压在身下的陈夫人再一阵抽搐后,身子软瘫,接着一阵恶臭,曲大奶奶仿佛没闻到恶臭,又用力压了好一会儿,才试探着松开一点,再松开一点,慢慢拿开锦被,看着两眼圆瞪,张着嘴仿佛在尖叫的陈夫人,急忙拧过头,仓皇的滚下榻,连连往后退了几步,后背撞到春妍,一把揪过春妍,恶狠狠吩咐道:“快去,把她……把她的眼睛合上!”

    春妍只觉得下半身湿漉漉,哪里挪得动腿,喉咙咯咯有声,挪不动步,也说不出话,她已经吓到半死了。

    茶水间咣噹一声,躲在茶水间偷看的伴月,吓的重重摔在地上。

    曲大奶奶几步窜出去,眨眼就从茶水间将偷看的伴月揪进屋,扬手先甩了几记耳光,再一把把伴月推到榻上,咬牙吩咐:“不怕死的东西!正好!你去,你不是要侍候你家夫人吗,去侍候啊!快去!要不然……”

    曲大奶奶阴测测的声音,听到伴月和春妍耳朵里,仿佛来自地狱,双拳紧握、瞪目欲喊死在榻上的陈夫人,相比于曲大奶奶,就一点儿也没可怕了。

    两个人都吓的三魂六魄飞走一大半,一次又一次将陈夫人的眼皮合上,嘴巴合上,又给陈夫人换了衣服,再用锦被紧紧裹住。

    先从陈夫人的正院起,绥宁伯府零零落落响起了哭声,正心神不宁炒着菜的王嫂子听到哭声,手里的炒勺咣噹一声掉进了铁锅里。

    她明明买的是巴豆!是巴豆啊!

    绥宁伯不在府里,没人知道他在哪儿,姜婉和姜宁哭的傻子一样,阿娘说死就死了,这一守三年孝,她俩得多大了?还怎么嫁人?

    曲大奶奶淡定无比的抹着眼泪,寸步不离的守着陈夫人,眼睛不错的看着王嫂子,以及伴月、春妍几个将陈夫人稀里糊涂的按进只不知道从哪儿找出来的棺材里,一阵叮叮咣咣,将棺材钉的死死的。

    到傍晚,灵堂有模有样的搭了起来,姜婉和姜宁你挨我我挨你跪在棺材旁,高一声低一声的哭着,曲大奶奶一身重孝,坐在只小马扎上,悠闲自在的将纸钱一张张扔进化纸盆里,她让人买了一两银子的纸钱,她不是要钱么,都化给她!

    王嫂子从曲大奶奶身边,慢慢挪到灵堂边上,又从灵堂边上,挪到灵堂外廊下,透过纱帘,看着摇曳灯光下,两根手指一张张夹起纸钱,含着笑扔进化纸盆的曲大奶奶,越看越恐惧,长相清秀的曲大奶奶,在她眼里,渐渐幻化成一只青面獠牙的夜叉。

    王嫂子浑身寒森,发着抖,跪在地上,一点点往外挪,挪下台阶,挪到远离那片阴森的灯光,双手撑地爬起来,不顾一切的往家里跑。

    春妍麻木的跪在灵堂角落里,两只眼睛直勾勾看着那具黑漆可怕的棺木,心里乱的连一句整话都没有,她不敢闭眼,一闭上眼,就会看到陈夫人那张圆瞪着双眼,正在呼喊的扭曲的脸,可睁着眼,她又看到漆黑的棺木旁,坐着化纸的更加可怕的脸。

    挤在她旁边的伴月拉了拉她,春妍一无所觉,伴月又拉了拉,春妍依旧毫无知觉,伴月用力捏了下,再用力拉了拉她的胳膊,春妍这才觉察到,脖子僵硬的拧过来,看着伴月。

    “大爷递过话,说是,明天一早就到家了。”伴月俯到春妍耳边,用手捂住,声音极低道。

    春妍听到了,又仿佛没听到,茫然无觉。

    伴月急了,偷偷扫了眼曲大奶奶,用力拽着春妍,将她拽出灵堂,躲在个黑暗的角落里,再次俯耳过去,低低道:“大爷明天一早就回来了,到时候,咱们得告诉大爷!”

    “什么?”春妍回过了一丝活气。

    “我是说,明天大爷回来,咱们得把夫人是怎么死的,告诉大爷!”伴月再说一遍。“要不然……大爷是个精明人,这事瞒不过去,咱们要是不说,到时候……”伴月声调全是哭泣,“……到时候,咱们……全家都没有活路,明天大爷一回来……就算说了,只怕也没有活路,也活不成,大爷……”

    伴月想着大爷从前处置的那几场,一阵悲从心来,大爷不会饶了她们的,她,还有春妍,都活不成了。

    “咱们……活不成了。”伴月腿一软,蹲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脸,从指缝不时溢出的丝丝悲声,飘在夜色中,如同地狱里的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