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六五章 抽身退步

第六百六五章 抽身退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娘,刚才在路上,我仔细盘算过这事,小七这回肯上进,是因为想娶这位汤家姑娘,要是顺顺当当娶回来,只怕他以后不知道珍惜,不如……”墨二爷的心思在正事上。

    钱老夫人一听就明白了,“你是说,再压一压?”

    “嗯,不能从咱们这边,小七这个混帐,连不吃饭这种混帐招数都使出来了,要是咱们多说,只怕他窝里横,真象上回那样,寻死觅活的……”

    “可不能再象上回,上回他差点掉进去,我到现在还做噩梦。”钱老夫人心有余悸。

    “嗯,得从汤家那边想想办法,这门亲事,让汤家提点条件,难为难为他。”墨二爷看着钱老夫人,“就说汤家自知商户,和咱们家门不当户不对,嫁进咱们墨家,娘家无力支撑,小七又不上进,她家姑娘嫁进来,只怕在咱们家要受气,舍不得。”

    “这是个好主意!回头嫁进来,让她催着小七上进,也有了说法。”钱老夫人十分赞同。

    “就是这话,得找个合适的人递过去。”墨二爷拧起了眉,钱老夫人笑起来,“这还不容易?你把信哥儿叫过来,交待给他,汤家那个哥儿,跟他是同榜进士,汤家跟李家又是世交,我看信哥儿是个极稳妥的。”

    “我也是这么想。”墨二爷舒了口气,站起来,“既然阿娘也觉得合适,我这就去找他,正好,也让他托他阿娘到汤家探个话,既然要结亲家,礼数一样不能少了。”

    “就是这样,你快去吧,我去看看小七,唉,这孩子,净让人操心。”钱老夫人也跟着站起来,她得去看一眼她的宝贝孙子,才能放得下心。

    墨二爷找李信说了话,从翰林院出来,径直进了中书,去寻墨相。

    墨相干脆出来,和儿子一边散步,一边说话。

    “……阿爹,我想辞官不做了。”没说几句话,墨二爷就直入正题。

    “嗯?”墨相有些意外,“为了小七?”

    “也不全是为了小七,”墨二爷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眼宝箓宫方向,“当初,阿爹打算让大哥回京接掌户部,我外放地方的时候,朝局不是如今的朝局,长公主也不是如今的长公主。”

    听儿子这么说,墨相脸色微微有些沉郁。

    “长公主不是皇上,再说,六姐儿又要嫁进李家,李信,是长公主挑中的人。”墨二爷声音很轻,几乎不带什么情感。

    墨相轻轻叹了口气,这些他也想到了,皇上上朝的时候越来越少,议事的时候也越来越少,先是密折,现在几乎所有的折子,都出自宝箓宫,朱批上皇上的字迹越来越少。

    “太子,”墨相顿了顿,“宝箓宫从来没驳过太子的面子,唉!”墨相这一声叹气里,透着怜悯,纵容从来都不是好事,特别是长公主这样人的纵容。

    “嗯,高书江这一病,只怕不会好了。”

    “已经递了一回乞骸骨的折子了,长公主驳了回去。”墨相想着高书江那份涕泪横流的折子,那也是个聪明人。

    “咱们父子三人,三个一品大员,这太过了,最好有个人退下去。”墨二爷声音很低,“吕相这个月多请过两趟太医了,这是要退隐的步子,阿爹比吕相年青,只怕要多劳累几年,大哥政务为人,都比我强太多,我辞官退隐最合适,过几年,阿爹再乞了骸骨,小七他们这一代,前路就打开了。”

    墨相沉默半晌,慢慢叹了口气,这件事,他想过不知道多少回了,他原本打算自己乞骸骨的。

    “我想到辞官,也是为了小七,小七如今肯上进了,我想着,等他一成亲,就求个外放,我和他们夫妻一起去,帮小七照看几年,等他们有了儿子,我得亲自教导孙子。”

    墨二爷接着说他的打算,墨相抬手拍了拍他,很有几分伤感,“唉,你们兄弟姐妹几个,阿爹最对不起的,就是你,若论才干,你比你大哥强,可是……”

    “大哥比我强,我年青的时候不懂事,有了小七,才懂得阿爹和阿娘当年的痛心无奈,阿爹最知道我,我性子疏懒,本来就不喜欢官场,能现在就抽身退步,教教小七,过几年再带带孙子,我觉得我比阿爹适意,这样很好。”

    墨二爷话音透着从里而外的轻松,小七现在有了担当,这才是最重要、最让他高兴的事。

    墨相点了点头,轻轻拍着拍儿子的肩膀。

    …………

    绥宁伯府,陈夫人那几间满满当当的库房一个半天空空如也这事,没能瞒几天。

    陈夫人先是发现她屋里那间小暗室空了,她的银子,她的宝贝,一件也没有了,这让她简直要疯了,等她一阵风般卷进其它几间库房,发现间间库房都空的连根线都没有时,陈夫人顿时歇斯底里的嚎起来。

    曲大奶奶这两天就一直紧盯着陈夫人,伴月更是盯的一眼不敢错,陈夫人拿着钥匙去开小暗室的门时,伴月就吓的两腿发酸,急急打发小丫头去告诉曲大奶奶,让她赶紧来。

    曲大奶奶急急忙忙奔过来时,陈夫人正红着,疯了一样要去京府衙门报案,她的嫁妆被人偷了。

    “夫人别急,您先说说,哪间库房里的东西没了?”曲大奶奶十分淡定,一边使眼色示意伴月和春妍上前架住陈夫人,一边甩着帕子,笑吟吟的打着马糊眼。“这间库房从前有东西?我这个当家的怎么不知道?不都是空的吗?”

    “都是满的!这是我的东西!我的嫁妆!都是我的!快去!叫衙门的人来!”陈夫人疯了一样,力气大的伴月和春妍竟然没拉住,陈夫人一头扎进库房,手指划了一圈,“这库里满满的,到处都是满的!我的绸子,进上的织锦缎……”

    曲大奶奶好整以暇的看着状若疯癫的陈夫人,悠悠然然甩着帕子,“家里难成这样,原来夫人还有整库的织锦缎。”

    “是你偷了阿娘的东西!就是你!”站在旁边看傻了的姜宁,突然明白了一回,指着曲大奶奶尖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