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六一章 迅速

第六百六一章 迅速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桐急忙换了衣服出来,直奔班楼。

    那间上次明三娘子来过的雅间里,李桐推门而进时,明三娘子正在屋里心神不宁的转着圈。

    “出什么事了?”李桐开口直问,明三娘子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她从墨府出来,就想着怎么说这件事,想到现在,只觉得怎么说都不合适。

    “没什么……没大事,就是……听说解家到贵府提亲了?”明三娘子决定先从解家的提亲问起,如果李家已经答应了,那……

    “是。”李桐心里闪过丝异样的感觉,紧盯着明三娘子,应了一个字。

    “那你们……你们,答应了?”明三娘子下意识的往前一步,紧张的问道。

    “还没有,这两天出了点儿事儿,大哥还没来得及跟阿娘商量。”李桐心里那丝异样更浓,隐隐有几丝期待。

    “那就好!”明三娘子长舒了口气。

    “怎么叫……那就好?”李桐慢吞吞问了句。

    “不是,我是说……”明三娘子立刻尴尬的简直不知道怎么才好,“我是说……我……”

    “三娘子是自己来问,还是替别人打听的?”李桐被她尴尬难为的简直要跟着尴尬起来,忙开口替她解围。

    “是……六姐儿……就是顺口问一句。”明三娘子想说又觉得不好说,这种事,说明了,六姐儿的脸面往哪儿放?

    “墨家六娘儿?”李桐忙追问了一句,明三娘子低着头点了点,李桐呆了呆,年初时宁远说过的那些话一下子冲上来,他那时候就看出端倪了?

    “六娘子听说解家提亲的事了?”李桐紧盯着明三娘子的神情问道,明三娘子点了下头。

    “你就想替六娘子过来问一句,是真是假,定下来没有?”李桐接着问,明三娘子抬起头,感激的看了眼李桐,又点了下头,她说是她要替六娘子来问的,而不是说六娘子让她来问,这一句话让她感受到她的体贴和善意。

    “墨家门第儿太高,六娘子又那么出挑,阿娘从来没敢想过。”李桐带着几分试探。

    明三娘子猛的抬起头,看着李桐,张了张嘴,又张了张嘴,“你这话,太妄自菲薄了,六娘子说过,墨家哪有什么门第儿,六娘子也没觉得自己出挑。”

    “三娘子的意思,我知道了,这事儿……”李桐顿了顿,“大哥是长兄,上头还有阿娘,三娘子放心。”李桐支离破碎的答着话,转头看了眼窗外,“早了今天傍晚,最迟明天,必定给三娘子一个回话。”

    “好,多谢姐姐。”明三娘子听懂了李桐的话,整个人明显轻松下来。

    宁七爷到李家求亲的事,她已经听说了,她心里,眼前的李家大娘子,和那位简直无所不能的宁七爷,简直就是一个人了,有她,或者说有他,她放心极了。

    李桐送走明三娘子,坐着喝了半杯茶,理了理心绪,下了楼,吩咐直接去翰林院。

    车子停在翰林院外那株巨大古老的香樟树下,没多大会儿,李信跟着小丫头出来,走到车旁,李桐将车帘掀起半边,看着李信道:“有点急事,大哥还记得墨家六娘子吗?”

    李信的心猛的一跳,瞪着李桐没答话,李桐紧盯着他的神情,“看样子大哥还记得,那大哥觉得解家三娘子好,还是墨家六娘子好?”

    “你这话什么意思?”李信简直不敢相信的看着李桐,李桐抿着嘴笑起来,“大哥这么问,就是已经知道我这话是什么意思了,那大哥给我句话,哪个好?得了大哥的话,我得赶紧回家和阿娘说说,然后还要去一趟宝箓宫,求那尊大神出面。”

    “就怕墨家……我是说六娘子……”李信有些混乱。

    “我知道了。”李桐呼了口气,“那我走了,大哥最好早点回了解尚书的话,越快越好。”李桐交待了一句,放下帘子,吩咐大乔,赶紧回家。

    车子回到李家,没多大会儿,李桐又出来,上了车,直奔宝箓宫。

    福安长公主听了李桐的请托,片刻惊讶之后,拍着手笑起来,“我真是糊涂了,怎么没早想起来这桩好亲,正好,还个人情,行了,你放心,这事交给我,那位六娘子,除了心思过于细腻了些,还不错,绿云,让人去请白老夫人,就说我有急事,请她立刻过来一趟。”

    李桐并不多问福安长公主的人情是什么,喝了半杯茶,就起身告辞,她还有事。

    …………

    钱老夫人听说白老夫人又来了,因为小七的突然长进,她对白老夫人的那份恼怒,清淡了许多,白老夫人进门时,钱老夫人迎到了门口。

    白老夫人是做好了看脸子的准备的,钱老夫人的客气,倒有点出乎她的意料。

    “老夫人客气了。”白老夫人没进门先客气致谢,钱老夫人没答白老夫人这句话,侧身让进白老夫人,哼了一声:“我就是想看看,你怎么好意思上门来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白老夫人一点儿也不客气,进了屋,自己在榻上坐了,“这回是好事儿。”

    “好事儿?你能有什么好事儿?”钱老夫人没好气道。

    “我来替六姐儿提门亲事,你看李传胪怎么样?”白老夫人直接了当道。

    “这是好事儿?”钱老夫人声音都高起来了,可话没说完,就被白老夫人打断了,“这是长公主的话,说是,这门好亲,媒人就便宜我了,算是给我个陪礼道歉的机会。”

    说到陪礼道歉,白老夫人很郑重的欠了欠身。

    钱老夫人脸上说不出什么表情,片刻,神情恢复如常,“既然长公主说是一门好亲,那肯定就是一门好亲。”

    顿了顿,钱老夫人斜着白老夫人,“确实是门好亲,不过,拿这个陪礼,你也好意思?”

    “好!”白老夫人笑起来,“那我再走一趟解府,孙夫人那一头,我去说,行了吧?”

    “哼,这还差不多。”钱老夫人抬了抬下巴,哼了一声,白老夫人笑着站起来,伸出手,“把六姐儿的八字给我,一会儿我让人送李传胪的八字过来。”

    “你先把李家哥儿的八字送过来再说,礼数不能错了。”钱老夫人没给,白老夫人摇头失笑,“好好好,唉,你呀,我先去趟解府,再去李家,我走了。”

    “不送。”钱老夫人坐在榻上,看着白老夫人步履矫健的出了门,抿着茶出了半天神,吩咐丫头:“叫六姐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