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五七章 嫌弃

第六百五七章 嫌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福安长公主斜着栏杆上一叠三份大红,哼了一声,甩着手继续往前走,绿云收起那三份大红,转身送到了西厢房。

    福安长公主又走了半圈,转身往回,进了西厢房,吩咐绿云:“去请桐姐儿过来说话。”

    绿云出来,叫了个婆子,吩咐去请李家大娘子。

    李桐几乎一夜没合眼,天亮时,迷迷糊糊刚要合上眼,宝箓宫的婆子就到了。

    匆匆洗漱更衣,李桐看着桌子上那只突兀无比的簪子,犹豫了片刻,吩咐水莲拿只匣子装好带上。

    西厢房里,福安长公主面前,原来的那只已经不算小巧的炕几换成了长和榻等宽,宽足有三尺多的长案,案上除了书信,又多了几摞蓝绸包边的折子。

    听到李桐进来,正蘸着朱砂在一张折子上写的飞快的福安长公主头没抬手不停,“坐。”

    李桐轻轻放下匣子,走到已经从榻上挪到旁边的茶案前,拿出自己带来的茶饼,移火焙茶。

    长公主看的快,批的也快,批完一摞折子,示意绿云:“拿给常太监,告诉他,这几份都是急折,立刻转过去。”

    绿云答应一声,拿靛蓝绸布包好那一摞折子,抱了出去。

    长公主转了转脖子,下了榻,坐到李桐对面,捏起杯子,啜了口茶,眼睛微眯,看起来很享受,再啜一口,不紧不慢啜完一杯茶,放下杯子,微微侧头看着李桐,“今天一大早,宁远那厮就来了。”

    李桐正取茶粉的手一僵,银匙里的茶粉洒了出来。

    “听说他昨天散了朝,就跑你们府上去了?”福安长公主看着洒在案上的茶粉,和低着头擦试的李桐,李桐点了点头。

    “就半天功夫?”福安长公主一脸的不敢相信。

    “昨天晚上那么大雨……”李桐被福安长公主一句话说的有些尴尬。。

    “昨天晚上那雨算大?就算是大雨,那又怎么样?他姓宁,他们宁家别说男丁,就是女子,都是五六岁、六七岁就到大营里练兵站阵,别说暴雨,就是满天落刀子,也得站稳了,那仗一打起来,落箭如雨,跟满天落刀子有什么分别?他打过多少仗?北三路的土匪拿他的名字赌咒发誓,就昨天那点儿雨,你就心软了?”

    李桐被福安长公主一连串的质问,问的十分狼狈。

    “唉!”福安长公主一声长叹,“女大不中留,没办法啊!”

    “那你呢?”李桐恼羞成怒.

    “我跟你能一样?”福安长公主嘴角往下斜着李桐,“我才不象你这么没出息,站了一会儿,一丁点儿雨,你就不忍心了,照我说,怎么着也得……算了算了,都这会儿了,说了也是白说,唉,真没出息!”

    福安长公主摇头叹息,李桐拧过头,不理她了。

    “唉!”福安长公主一声接一声的长叹,“算了算了,嫁就嫁吧,从他把这事挑明了,我翻来覆去想了又想,你跟我不一样,宁远这厮虽然泼皮无赖,可……还过得去,至少聪明。”

    李桐一怔,长公主这话里,好象有话。

    福安长公主横着她,“我看你,就在我这儿挺聪明的……”福安长公主拖着长音,李桐的脸腾的就红了,恼怒的拧过头不理她了。

    “不说你了,五哥儿刚进京城的时候,宁远把身边一个叫卫凤娘的,送到五哥儿身边,前一阵子,他又把一个叫六月的长随,送给五哥儿使唤。”

    福安长公主似笑非笑的眯着眼,看着李桐,“他身边的人,你应该很清楚,这个六月是怎么个长随。”

    李桐听宁远说过,六月和崔信,管着他所有的耳目,他这是要把耳目送给五哥儿了?

    “听说六月已经从五哥儿身边的小厮中,挑了几个人教授功夫,前儿五哥儿跟我说,想再挑些年纪小根骨好的,跟着六月学学功夫。多聪明的人哪,不但授之予鱼,还要授之予渔。”

    福安长公主又是一声叹息,“这样的聪明人,嫁也就嫁了。”

    李桐没说话,福安长公主往后靠到椅子里,仰头看着天棚,好一会儿,才垂下头,微微侧头看着李桐,“嫁就嫁了,别想太多,放心,有我呢。”

    “我不是担心这个。”李桐心里一暖,“这一回,我肯定能好好儿的,你放心。”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眼看着呢。”福安长公主今天一天叹的气,大约能抵过之前好几年了。

    “那你叹什么气?”李桐被她叹气叹的心里酸软。

    “就是想叹气,还有就是,我一点儿也不想做这个媒人。”福安长公主一脸嫌弃的看着几上的三张大红贴子。

    “那就不做。”李桐也看向那三张帖子。

    “别人做这个媒人,我更不愿意。”福安长公主长一声短一声的叹气,李桐端起杯子,嘴唇抿着杯沿,看了片刻,放下杯子,跟着叹气道:“别叹气了,等你能脱开手,我陪你天南海北的走走,有宁七爷也不是坏事,就算多了个保镖。”

    “这是宁七的话吧?”福安长公主斜着李桐,李桐有几分尴尬的点头,福安长公主一声嗤笑,“这种油滑无赖的话,也只有他,还多个保镖,我用得着他做这个保镖?”

    李桐白了福安长公主一眼,重新端起杯子抿茶。

    “好了好了,保镖就保镖吧,虽说没什么本事,至少长的好看。”福安长公主一说到宁远,就没什么好话,“我这几天忙,心情不好,身子骨也不好,等我好了再到你们府上提亲吧。”

    “我大哥的亲事还没定呢,多缓几天,等大哥的亲事落定之后,再说这事。”李桐接道,福安长公主不知道想到什么,噗一声笑起来,“你从进来到现在,就这话说的还算明白,可见你还没彻头彻尾的昏了头。”

    李桐垂着眼帘,只管喝茶,对福安长公主的讥讽只当没听见。

    “说说看,你是怎么想通的?”福安长公主抿了半杯茶,声音懒散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