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五五章 不忍

第六百五五章 不忍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桐气的啪一声拍在榻几上,水莲瞄着李桐的神色,低低加了一句,“淋透了,脸都是青的。姑娘就见一见他吧,再淋下去……”

    李桐上身端直,沉默了好一会儿,沉声吩咐:“请他进来吧。去找大爷拿套干净衣服。”

    “是。”水莲暗暗松了口气,屏着气答应一声,出了门,吩咐清菊去取衣服,自己急步出来,开了院门,撑起伞,走到离宁远四五步远招呼他,“姑娘请你进来。”

    宁远抬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挪了下脚步,身子一歪,水莲惊叫一声,丢了伞刚冲出一步要去扶,宁远急忙摆手,“我没事!就是腿麻了,没事,不用过来。”

    水莲看着已经歪在泥水中的宁远,连连跺脚,急忙回身招呼,“老刘家的,再叫几个人,赶紧把宁七爷扶进去!”

    几个粗使婆子急忙从院门里挤出来,冒雨冲到宁远面前,七手八脚扶起他,连抬带架撮到院门下,宁远唉哟连连,一进院门就叫道:“好了好了,放开,我揉揉就好,没事没事。”

    “小叶走一趟,去大厨房找你小悠姐,让她熬些驱寒的热汤水,好了赶紧拿过来。”水莲自作主张吩咐道,宁七爷都站成这样了,要是有个好歹,那可不得了!

    几个婆子搬了张凳子出来,扶宁远坐下,两个婆子蹲下来给他揉腿,宁远龇牙咧嘴,看起来痛苦不堪。

    水莲又吩咐多烧热水,拿炭盆,“……姑娘已经吩咐去我们大爷那儿拿衣服了,一会儿七爷先……”

    水莲话没说完就为难起来,宁七爷这样,照理说应该好好洗个热水澡,绞干头发换上干爽衣服,可在她们这里洗澡什么的,这可怎么洗?

    “热水就不用了。”宁远紧跟道:“一会儿衣服拿来,找个地方让我换换衣服就行,炭盆也不用,拿个大棉帕子,头发擦一擦就干了,没事没事,我在北边行军打仗,经常淋雨,擦干就好了。”

    水莲听他这么说,虽说不为难了,却又十分担心,“万一冻着七爷……”

    “没事没事,等会儿我多喝几碗姜汤。”宁远脾气好极了。

    两个婆子揉了片刻,宁远就一只手按着凳子,挪了挪,用力站起来,“好了,差不多了,赶紧进去吧,别让你们姑娘等急了。”说着,一只手扶着墙,一跳一窜一瘸一拐往里挪,不过挪的倒挺快。

    水莲一路紧走,到上房门口,刚要禀报,宁远轻轻嘘了一声,“先别惊动姑娘,等干净衣服拿来了,我换上再禀报,不然,这一身寒气一身水,不大妥当。”

    水莲一想也是,悄悄往后退了半步,等清菊取衣服回来。

    李桐端坐在榻上,清清楚楚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清菊回来的极快,抱着一大包衣服,从月洞门冲上游廊,水莲忙上前接过衣服,宁远跟了两步,“衣服给我就行,麻烦两位姐姐,找个不碍事的地方。”

    “就这里吧。”水莲推开旁边茶房门,茶房里正烧着热水炭盆,热气腾腾,十分暖和。

    宁远进去,片刻出来,已经从里到外换上了李信的干净衣服,头发也用帕子擦过,重新挽起,虽然湿,但不再滴水了。

    刚到上房门口,李桐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请到西厢房吧。”

    宁远进了西厢房,一脚踏进去,竟有几分激动,不过半个来月,再进这间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书房,竟有恍然隔世之感。

    李桐端坐在惯常坐着的椅子上,看向宁远的目光看不出什么表情。

    “这算见过我了吧?七爷请回吧。”李桐直接开口道。

    “我要见你,是有几句话要跟你说。”宁远不象往常那样不客气,站在门槛里一两步,看起来竟有几分拘谨之感。

    “说吧。”宁远隐隐的拘谨,让李桐莫名松了口气。

    “我坐下来说话,行不行?站的太长,两条腿……”宁远看起来仿佛在隐忍着极大的痛苦。李桐心里象被人用力压了一下,声音也跟着往下一低,“坐吧。”

    宁远挪的很慢,一步一点挪到他惯常坐的椅子前,双手先按住椅子扶手,再慢慢坐下,坐到底,慢慢吐了口气,“这样好多了,多谢姑娘。”

    “你要说什么,说吧。”李桐眼皮微垂,催促道。

    “我知道你没打算再嫁人。”宁远上身微微前倾,看着李桐,直截了当道:“可是,你得多想一步。”

    李桐直视着他,面无表情。

    “你大哥很快就要娶妻生子,不过三五年,这间宅子里,就有了位大奶奶,一个,或者两个少爷小娘子,再过几年,也许还会多几位少爷,几位小娘子,也许你大哥还会添几个小妾,这是他们的家,跟你没关系,你插不进去手,你就不应该不能插手,不但不能插手,你还得远远避开,你们家这么大点地方,你得避开大部分。”

    宁远的话,李桐没反驳,也没赞同,只沉默的看着他。

    “你阿娘要是跟你大哥一家融为一体,她肯定舍不得你,要是顾着你,又顾着你大哥一家,你阿娘得多难为?”宁远叹了口气,“我大哥比我大八岁,二哥比我大六岁,小时候我们兄弟三个天天在一起淘气,大姐远嫁京城后,大哥和二哥走到哪儿都带着我,我们兄弟三个一个桌吃饭,我经常睡在大哥屋里,或是二哥屋里,后来大哥成了亲,再后来大哥有了儿子,再后来二哥也成了亲,也有了孩子,大哥和二哥还是和从前一样疼我,可他们再疼我,也不能象从前那样待我,有时候,我想和大哥二哥一起,象从前那样吃顿饭,都很难。”

    宁远声音低落,“到那时候,你怎么办?”宁远看着李桐,李桐皱着眉头刚要说话,宁远先开口道:“不如我们俩搭个伴,你看,我们两个最能说得来,说心意相通一点也不过吧?一辈子不算短,咱们两个搭个伴,这一辈子多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