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四九章 可怜的金鱼

第六百四九章 可怜的金鱼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雨几个忙搬了椅子过来,又沏了茶,宁远和周六坐下,抿着茶,周六有些迫不稳待的问道:“刚才那话什么意思?季疏影怎么就说一句算一句了?”他就跟季疏影较劲较的厉害。

    “是说季疏影的亲事,季家跟明家定亲的事,你难道不知道?”宁远挪了挪椅子,伸出手指在绡纱窗上按了按,稍一用力,在纱窗上捅出个洞,从洞里往里看墨七。

    周六也伸手去捅,可他哪里捅得开,连捅几下没捅开,干脆站起来把窗户拉开了。

    “这我当然知道,这定亲跟什么说一句算几句有关?”周六趴在窗台上,一边看着墨七,一边答道。

    宁远挪了挪,对着大开的窗户,“那亲事,就是季探花一句话,他家白老夫人就替他张罗成了,你的亲事,你家里能由着你说哪家就哪家吗?”

    “那估计不能。”周六有几分泄气,“原来是这事,这哪能听咱们的?怎么,小七这念书,就为了这个?这事念书能管用?要是管用我也回去念书去。”

    “他念的是刑统,他这是要上进了,季探花在家说一句算一句,不就是因为他考了个探花,出息了。”宁远看着背书背的摇头晃脑的墨七。

    “出息了就能作得了这个主?”周六一阵不屑的笑,“别的不说,小高,高使司家小五,这一趟也中了进士,虽说缀了末尾,可也正正经经一个进士出身,当初他说他爹觉得他这一科考不上,能中个同进士就不得了了,谁知道他考了个进士出身,他们满府都高兴成什么样儿了?可他那亲事,他能作主?”

    “怎么不能作主了?”宁远看着仿佛没听到他和周六说话,继续背的十分专注的墨七,看样子,他还真是背进去了。

    “当然作不了主了,昨天小高找我喝酒喝到半夜,喝的大醉,又哭又唱,就是因为他爹要给他定个二婚女。真是可怜。”周六摇头叹息,他是真同情高子宜,可是爱莫能助啊。

    “二婚女?京城哪有二婚女?嗯?”宁远话没说完,心里猛的一跳,转头盯着周六问道:“什么二婚女?怎么回事?你细说说,快说!”

    “你看你急什么,又没给你定二婚女。”周六啧了一声,胳膊撑在窗台上,“说是什么算命的算的,他就得娶个这样的,说他爹说的,好象是算命的说的,他事关系到他们高家生死存亡,我觉得肯定是算命的玩他们呢,这怎么可能……”

    “说正事!”宁远打断了周六的歪扯。

    “这也是正事,好象就是这么说的,总之他爹说,非娶不可,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还说他爹已经托解尚书去提亲了,小高还说,他爹说,他敢让人看到他不高兴,就是忤逆不孝,要打断他的腿,小高真是可怜……”周六说着可怜,眼里却闪着八卦之光,最近热闹多真是让人十分愉快。

    “哪家姑娘?”宁远听到托解尚书提亲,心再次往下沉了点,耐不住性子,追问了一句。

    “还有哪家?这京城能有几个二婚女?就是李传胪那个妹妹,绥宁伯姜家……”周六话没说完,宁远已经一窜而起,窜的太猛太高,一头将廊下一盏灯笼撞的叽哩咣噹摔下来。

    “远哥你……”周六被宁远吓的也窜起来,后背紧紧贴着墙,惊慌的看着脸色铁青的宁远。

    屋里,墨七也被惊动了,抱着书窜起来,几步扑到窗前。

    宁远抬起脚,将摔下的灯笼高高踹起,灯笼飞到院子里,砸进睡莲缸,睡莲缸里几尾金鱼和水一起溅出来,在青石地面上扑通扑通的跳。

    周六和墨七一起半张着嘴,一个直直的盯着宁远,一个直直的盯着地上的金鱼。

    宁远再一脚踹飞面前的椅子,怒气冲冲、步子都带出风了,直奔出去。

    宁远出了垂花门好一会儿了,周六猛一口喘过了气,“远哥……远哥好大杀气,远哥怎么啦?”周六问墨七。

    “我哪知道?你不知道?”

    “我哪知道?我以为你知道!”周六摊着手,和墨七面面相觑,片刻,周六指了指外面,“我瞧着有大事,咱们得瞧瞧去,万一远哥有什么事,不能没有咱们。”

    墨七犹豫了片刻,“我书还没背完……让我想想。”

    “这还要想!那是远哥,我远哥你七哥!你还想什么?”周六怒了。

    “我觉得就咱们这样的,远哥的事咱们就没有能帮得上忙的。”墨七叹了口气,“我这书不能不背,这也是大事,我跟你说,有人命在里头,要不这样,你先过去看看,用不着就算了,要是用得着,你让人过来叫我一声,你放心,七哥用得着,别说这书,天下下刀子我也得冲过去。”

    “这话说的还算中听,行了,你背你的闲书吧,一个两个,都跟中了邪一样,我去看看,有事叫你。”周六应了一声,转身追了出去,墨七双手撑着窗台,伸长脖子看了一会儿,长叹了口气,抱着书往后退了两步,也不坐回椅子上了,举着书来来回回的晃,高高低低的背。

    墨二爷从墨七院子里出来,转个弯,进了高处一间亭子,眼巴巴盯着墨七的院子,心里七上八下。只怕那位宁七爷和周家六小子一句话,小七就管不住自己了,唉,读书不易,上进更不易,他希冀的太多了……

    看了一盅茶的功夫,院门口一点动静也没有,墨二爷心里油煎一样,再一盅茶,还没有动静,墨二爷的心开始死灰,算了算了,他一辈子平平安安,就是大福,他不该妄求太多……

    再半盅茶,宁远一头冲出院门,一阵风一样卷出去,墨二爷看的上身下意识往后仰,倒退了半步,这位宁七爷气势太惊人了!他得去看看。

    墨二爷刚下了一步台阶,又看到周六提着长衫前襟,一路小跑奔出来,墨二爷站住了,紧盯着院子等了一会儿,墨七没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