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四六章 说上进就上进

第六百四六章 说上进就上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季家和明家亲事落定肯定无悔了,墨七长舒了口气,又老老实实在家呆了两天,晃出去找他七哥去了。

    皇上已经好几天没早朝了,宁远不用当值,墨七先去了定北侯府,没找着,又去了京府衙门,也没有,墨七挠头了,想了半天,去衙门找周六,周六倒是在,不过他也不知道宁远在哪儿,墨七出来,满城乱逛找的没头苍蝇一样。

    顺脚走到东华门,远远看到刚从东华门出来的宁远,墨七大喜过望,急忙催马迎上去,“七哥!七哥!”

    宁远斜着墨七,一点都不想理他,墨二爷找了他一趟,话里话外的敲打,他家小七人傻没心眼,七爷手下留情什么什么,就因为墨七坐井台上时的那两眼,他只能闷头听着,这份憋屈到现在还没散呢。

    “七哥!七哥!”墨七已经冲上来,笑容比春花灿烂多了,“多亏了七哥,明家和季家已经定完亲了,七哥,你说,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什么咱们?咱们有什么事?”宁远没好气。

    “就是我的亲事,我要娶汤……那啥,你知道的啊七哥!”墨七不知道是没听出宁远的没好气,还是听出来了脸皮厚,还真解释了一句。

    “你娶媳妇,关我什么事?咱们?娶媳妇的事能咱们?”宁远横了墨七一眼。

    “七哥,你这是跟谁生气?照小六的话说,这京城,谁敢惹您生气?你说出来,我叫上小六,非打的他找不着南!”墨七一脸讨好往前凑。

    “你跟小六不惹我生气,这京城还真没其它人惹我。”宁远答了句,墨七嘿嘿笑,“我哪敢?七哥,你别生气,回头我请你,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七哥,八字撇了一半了,你赶紧教教我,后一半怎么撇?”

    “怎么撇?你觉得该怎么撇?人家季公子看对了眼,回家甩一句,这一撇就成了,要不,你也回家甩一句,说你要娶谁家谁谁……”

    “那哪成啊?”没等宁远说完,墨七就叫起来,“七哥,你好好给我出个主意。”

    “不是我不好好给你出主意。”宁远勒停了马,“是没有主意,人家季公子有出息,看看现在,堂堂的翰林,今天给这个讲学,明天给那个讲学,眼看着步步高升,说不定哪天就进了门下,当了丞相,人家有底气,在家里说一句算一句,看中谁就一句话,你说你凭什么?”

    看样子季疏影不知道哪儿惹了宁远了,宁远这话里一股子酸味儿。

    墨七被宁远训的垂头丧气,“七哥,你说的都对,可我……”

    “别你你你的了,我看你还是算了,活这么大整天就会吃喝玩乐,人家姑娘跟了你,也是活受罪,算了吧,别祸害人家姑娘了。”宁远越说怨气好象还浓了。

    “七哥你这话……怎么成活受罪了?”墨七委屈极了。

    “怎么不是活受罪?我问你,你除了吃吃喝喝,还有什么本事?你护得住人家姑娘?你自己在家里说什么不算什么,把人家娶回来,不是活受罪是什么?我看你还是算了,我忙着呢,没空理你。”

    宁远一鞭子下去,纵马跑了,墨七呆呆坐在马上,被宁远这些话说的五内俱焚,连宁远跑了,都没觉察到。

    “七少爷。”小雨见墨七呆呆杵在马上,好半天还是一动不动,忙上前轻轻拉了拉他,“七爷已经走了。”

    “噢!回家吧。”墨七反应过来,头往下垂肩膀往下耷拉,骑在马上左一晃右一晃,直晃的小雨和小雾提心吊胆,唯恐他从马上晃下来。

    墨七在府门口滑下马,拖着脚步,垂头耷拉肩进了二门,又拖了十几步,突然停下,侧头看着旁边一棵开了花的石榴树,阿爹上回跟他说什么来着?对了,说要是怎么怎么着,再怎么他也能做到四品,要是再多努努力,运气好点,说不定能升到从三品,就是正三品,也不是不能想……

    墨七抬脚就跑,直奔他爹的院子。

    墨二爷今天正巧在,见墨七一头扎进来,笔顿了顿,斜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接着写字,不准备理他。

    “阿爹!”墨七一头扑到他爹桌子前,双手按在案上收不住往前一滑,把他爹写了一半的折子连笔一起,推到了他爹胸口上。

    “你就不能稳重点?你还以为你是三岁小儿?你这个混帐,出去!”墨二爷气儿不打一处来。

    “阿爹,我有正事要问你。”墨七根本不在乎他爹的脾气。

    “你还能有正事?笑话儿!”墨二爷团起污坏的宣纸扔进纸篓,再拿一张纸铺开。

    “阿爹,你上回说,我怎么才能做到三品?你再说一遍。”墨七伸手把他爹的纸扒拉开,一脸认真严肃的问道。

    墨二爷呆了,“你说什么?”

    “阿爹你看你,就你上回跟我说的那些,先怎么再怎么来?你再说一遍。”墨七再问一遍,墨二爷睁大眼睛瞪着墨七,这又是发了什么疯?

    “你也忘了?”墨七看着瞪着他的他爹,有点急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墨二爷回过神,立刻问道。

    “阿爹你真是,还能干什么?我要好好当差,我要当七品……我现在就是六品,我要升五品,升四品,升三品,我要在家里说句话算句话!”墨七猛捶了一把桌子,以显示他要说话算话的决心。

    “出什么事了?”墨二爷反应过来,上上下下打量着墨七问道:“现在没什么事,你到底忘了没有?不可能啊。”

    “什么叫现在没什么事?你要说句话算句话?这家里谁欺负你了?你现在在这家里不就是说一句算一句?”墨二爷确定他这个儿子有事,有大事。

    “我说了算的话,都是我今天要吃什么,我要买什么,这个花不好,就这些事,这不行!”墨七明白的时候,还是十分明白的,“我要象季探花那样,就那样说话算话!”墨七挥起拳头,再次捶在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