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四四章 一齐下手

第六百四四章 一齐下手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信在大门口下了马,几步上了台阶,转过影壁,顿住脚步,深吸了几口气,才接着往里进去。

    郑嬷嬷常说,有一想二,有二想三,人都是这样,没有知足的时候,他现在就是这样,从进京城到现在,于他,说是一天登了天也不算太过,他登上来,眼往上看,就生了妄心。

    这是妄心,从头一眼他就知道。

    李信低头看着绣着暗纹的靛青鞋头,踩出一步,心里就安静一点,一路踩进张太太的正院,一颗心,已经安静的如同托在手心里的一碗水。

    李桐正在上房和张太太说着闲话,见李信回来,李桐忙站起来见礼,张太太让人端了汤水点心进来,看着李信喝了半碗汤,吃了几口点心,才打量着他问道:“出什么事了?看你脸色有点沉。”

    “是有点事。”李信欠了欠身,将解尚书提的亲事说了一遍,“……这事全凭母亲安排。”

    张太太看向李桐,她见过一两回解三娘子,看起来是个很柔顺沉默的女孩子,可人到底怎么样,她就不知道了。

    李桐却直直的盯着李信。从前那一回,她和这位大哥往来不多,解三娘子沉默寡言,她和她不光不亲近,而是极少往来,可至少外面看起来,大哥和她,儿女双全,举案齐眉,从没听说什么不好。

    “三娘子有什么不妥?”见李桐怔怔的看着李信不说话,张太太忍不住问道,李桐噢了一声,“没有,大哥见过解家三娘子吗?”

    李信摇头,“母亲和妹妹觉得好,那就必定错不了,我就是见了,也看不出什么。”

    “桐姐儿的意思呢?”张太太也拿不定主意,这个儿媳妇,照她的想法,先要聪慧,分得清好歹,其次人品要好,可这位三娘子,除了柔顺,别的,她一样也没看出来。

    “大哥这么说不对,媳妇儿是大哥的媳妇儿,阿娘也罢,我也好,可不跟她一起过一辈子,头一条,先得大哥看中了才行。”李桐先看着李信道。

    李信眉头微蹙又松开,“我觉得都好,人品脾气这些,我又看不出来,这事还得母亲和妹妹作主。”

    李桐一想也是,转头看向张太太,“这位三娘子话极少,我也没怎么留意她。”

    “是咱们没想到,如今解尚书亲自跟信哥儿提了这事,人家又是女家,行还是不行,咱们得赶紧给人家一个回话,这位三娘子……”张太太揉着太阳穴,十分头痛。“你先回去歇着,我这就让人去打听打听这位三娘子,明天……只怕来不及,就后天吧,后天再给解家答话。”

    “好。”李信站起来,告退回去,也没吃饭,一个人对着月光喝了半斤多酒,沉沉睡下了。

    孙翰林回到府里,和夫人明氏说了解尚书向李信提亲的事,明夫人一个愣神,“解尚书?提的是他们家三娘子?这可真是……”

    “怎么了?”孙翰林惊讶问道。

    “没什么,前儿大相国寺大慈悲法会上,我坐在顾夫人后面,听马夫人跟她说话,说是替她们家九姐儿看中了那个李信,托顾夫人替她探话,不知道顾夫人那边话探了没有,人家这边倒先提上亲了。”

    “有这事?”孙翰林惊讶了,片刻又笑起来,“也是,那位李翰林,仪表堂堂,脾气又好,不瞒你说,我还生过把十二姐儿说给他的念头呢,今年这榜下捉婿,可捉的热闹。”

    “你说,这事儿要不要给马夫人递个话儿?”明夫人正想着心事,没把孙翰林的话往心里去。

    “递个话儿?也是,”孙翰林唉了一声,“早知道,解尚书提亲时,我就躲到一边儿去了,如今还真是……还是递个话吧,转几个弯,别直接递话。”

    “你放心。”明夫人扬声叫了心腹婆子进来,将解尚书替解三娘子提亲李信的事说了,接着吩咐道:“我记得有个常到咱们家来的梳头婆子,也常去给九娘子梳头,就让她去递这个话,明天一早让她走一趟赵侍郎府上。”

    心腹婆子应了,拿了块银锞子,急忙出门,去找梳头婆子安排去了。

    解尚书从翰林院回到礼部,高书江已经在他屋里喝着茶等他了,见他回来,站起来笑道:“解尚书这份清贵清闲,令人羡慕。”

    “高使司是天子重臣,你这个年纪,可不能羡慕清闲。”解尚书笑应了句,拍了拍高书江的肩膀,示意他坐,“你这个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

    “还不是有事求您来了。”高书江站起来,长揖到底。

    “什么大事?”解尚书挥手示意高书江别多礼。

    “想请解尚书做一回大媒。”高书江坐下,欠身笑道,解尚书哈哈笑起来,“快说说,看中哪家姑娘了?是替你家小五求亲?小五那孩子好,脾气好,才气好,我看着比你强,不过几年,就青出于蓝了。”

    “就是替小五求的亲,解尚书别见笑,看中了李传胪的妹妹,李大娘子。”高书江干脆直接。

    解尚书一愣,“李大娘子?就是……”解尚书眉头皱起来了,“是小五看中的?你……”

    “是我看中的。”高书江打断了解尚书的话,目光垂下,叹了口气,“解尚书是明白人,这桩亲事,是我们求着人家。”

    解尚书捻着胡须,片刻,叹了口气,“前儿你进谏太子的事,我还当……既然这样,媒人先不敢当,我就替你问一句,李大娘子虽说再嫁之身,可……长公主站在后头呢,长公主的脾气,你也知道些,李大娘子的事,谁知道她管不管?她不管还好,要是管了,长公主的心思难猜,我是猜不到,这事,只能先探个话。”

    “哪敢强说?也就是探个话。”高书江站起来,再次长揖致谢,解尚书笑着摆了摆手,“不用多客气,唉,你也是不容易。”

    一句不容易,说的高书江眼圈差点红了,强笑着告了辞,大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