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四三章 亲自出马

第六百四三章 亲自出马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还嫌慢呢。”明三娘子嘀咕了一句,话没落音,双手捂着脸笑起来,“你别笑我没脸没皮,我真是……”

    “阿弥陀佛,下了草贴子就是订下了,订者定也,这下可放心了,真是菩萨保佑!”墨六娘子双手合什,团团转圈感谢四方菩萨。

    “我正要去找你呢,后来一想……只怕有一阵子不好去你们府上了。”两人进了屋,挤在一起坐下,明三娘子低低道,墨六娘子笑起来,“你想的真多,认真说起来,这事儿是我们家对不起你,七哥这一闹,你和你阿娘多没脸?二叔让我来跟你说一声,说他教子无方,对不住你,还说七哥配不上你,老祖宗年纪大了,请你多担待。”

    墨六娘子说着,站起来冲明三娘子福了一福,明三娘子急忙站起来福回去,“怎么敢当?怎么当得起。”

    “好了,我替二叔传过话了。”墨六娘子笑着拍了拍手,一脸轻松。

    “我怎么敢当?这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明三娘子嗔怪,两个人重又坐下,嘀嘀咕咕说了半天话,明三娘子感慨的叹气,“……三姐儿,现在我才知道,要是遇到什么事,不管怎么样,都应该争一争,尽力的争,说不定就能争出来点什么,对了,你?”

    明三娘子没说下去,墨六娘子却明白她说的是什么,脸上微红,“老祖宗说过一回,先定下七哥的亲事,再说我的,这会儿,也急不得。”

    “怎么急不得,万一李家定下了呢?李传胪可不小了。要不,先想办法探个话?”明三娘子低低道,墨六娘子低着头,慢慢揪着帕子,好一会儿才低低道:“还是,等一等吧,谁知道人家是什么意思,要是象七哥这样,流水无情,那我……”

    “也是。”明三娘子沉吟片刻,“这一阵子花会文会多,咱们想办法找个机会……偶遇什么的,见了面就知道了。”

    “嗯。”墨六娘子有几分忧虑的点了点头,不知道太婆替自己看中了哪家没有,要是有看中的人家,肯定不是李家……七哥有个七哥能求一求,自己求谁?自己家七哥可不中用!

    …………

    傍晚,解尚书悠悠闲闲晃进翰林院,先到孙翰林屋里喝了杯茶,和孙翰林出来,在古树参天的翰林院子里兜了一圈,找上了李信。

    那天,马夫人专程跑了一趟解府,托付探话李家的事时,解二娘子就躲在屏风后从头听到尾,听到一半就动了心思。

    马夫人走后,解二娘子从屏风后出来,坐到太婆孙夫人旁边,笑意融融,“倒是让她提醒了,太婆不是正发愁三妹妹的亲事,现成的一门好亲。”

    “李家?”孙夫人立刻明白了孙女儿的意思,解二娘子点头,“三妹妹性子太懦,脾气太好,要是嫁到妯娌多,或是婆婆厉害,或是小姑难缠,哪怕只有一样,三妹妹都对付不下来,李家正好,门第儿低,李传胪是有出息的继子,张太太是个聪明人,肯定不敢难为这样的继子媳妇,一个小姑子,也是聪明人,再说,她才多大,肯定要再嫁,这样的人家,再合适不过。”

    “还真是。”孙夫人一想也是,“赵家?”

    “太婆可真实诚,难道她先想到了,就不许别人想了?这事太婆不好出面,要不,让翁翁出面提亲,回头太婆就跟马夫人说,你不知道翁翁已经提过亲了,这事也就过去了。”

    “都是为了三姐儿。”孙夫人犹豫了片刻,点了头,“你的亲事我倒不愁,三姐儿的亲事……太好的,她攀不上,稍差一点,又怕人家说咱们苛刻亲戚,你说的对,李家这门亲,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我跟你翁翁说,让他给李家提一提,看看李家的意思。”

    “必定是一提就成的,对了,太婆别跟翁翁说马夫人托付不托付这事了,翁翁脾气梗,万一这个那个,不犯着,再说又不是什么大事。”解二娘子提醒道,孙夫人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孙夫人和解尚书一说解三娘子和李信这门亲事,解尚书立刻满口答应,他对李信印象极好,三姐儿嫁给他,他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隔天,他就奔到翰林院,来给解三娘子提亲了。

    李家的长辈只有张太太一个,解尚书要提亲,只能找李信本人当面提了。

    解尚书、孙翰林,李信三人走了大半圈,解尚书将李信的身世细细问了一遍,笑呵呵开了口:“……大郎这亲事既然还没定,我给大郎保个媒,怎么样?”

    李信一愣,解尚书接着笑道:“就是我那个孙女儿,行三,虽说不是我嫡亲的孙女儿,可自小在我府里长大,我看她,跟我那个嫡亲的孙女儿没什么分别,三姐儿识书达礼,性子柔和,长大这么,就没见她跟谁红过脸,长相也不错,大郎觉得怎么样?”

    “尚书厚爱。”李信忙长揖致谢,“学生感激不尽,只是,学生的亲事,全凭母亲作主,尚书所提之事,学生回去就禀报母亲,请母亲定夺,若母亲不喜,还请尚书多多见谅,若母亲觉得好,近日就托人上门求亲。”

    “李翰林是个爽快人!”孙翰林夸奖道:“你母亲必定满意,我看,我就等着喝这杯喜酒了。”

    “这孩子就是懂事!”李信的答复在解尚书预料内,他要是一口答应下来,他还不肯了呢,连母亲都不放在眼里的人,谁还在他眼里?

    解尚书心情愉快的又转了几圈,这才告辞回去,送走解尚书回来,孙翰林冲李信拱手恭喜道:“能结亲尚书府,李翰林真是好福气,解尚书一辈子助人无数,不知道积下了多少功德,真是难得,实在难得。”

    李信连连长揖,连声谢了孙翰林的好意,告退回到自己屋里,重新提起笔,对着雪白的宣纸,却心乱如麻,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