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三九章 友谊的小船翻了

第六百三九章 友谊的小船翻了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季疏影去衙门了,白老夫人饮着茶盘算这件大事。

    明家三姐儿是钱老夫人早就看中的孙媳妇儿,这事儿,明家三姐儿没进京城之前,她就听钱老夫人说起过,小七是个不成器的,无论如何,她得给小七找个明理聪慧,饱读诗书、能撑得一个家的孙媳妇儿,有个这样的好媳妇,下一代再怎么着,也不会太差了。

    明家三姐儿是钱老夫人冷眼看了近十年,千挑万选出来的,影哥儿这眼光是不错……

    先别想这个,白老夫人拽回自己的思路,要从钱老夫人手里抢这么个人儿,从哪儿下手好?既能抢到手,又尽可能少得罪钱老夫人和墨家?

    没什么好办法,白老夫人想来想去,很快就想明白了,这事唯一的办法,就是直接去找钱老夫人,当面锣对面鼓的说这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算了,抢就是抢,一家有女百家求,这事得看明家的意思……也不能把事儿全压到明家身上,得找找长公主,只怕她不肯出面……那就卖一回老脸,请吕相出面保个媒!

    白老夫人拿定主意,吩咐备车,直奔墨相府上。

    钱老夫人和白老夫人虽说很能说得来,关系不错,可除了每年做寿,平时从来没有过府的交情。

    听说白老夫人来了,钱老夫人头一个反应,就是出事了,而且这事还小不了。

    明三娘子从昨天中午起,这心就从天堂到地狱,再从地狱到天堂,一会儿狠掐一把自己,以确定自己是不是做梦,两条胳膊都掐的青一块紫一块了,一会儿又甜的化不开,连百年后她一定要和他一个棺不要两个棺都想到了,再一会儿又想到万一求亲不成怎么办?自己是活,还是不活……

    柔肠百结焦虑无比,一夜几乎没合眼,第二天一大早,就直奔墨府找墨六娘子来了,她这份心意,墨六娘子是唯一的知情人,有个人说说话,比一个人乱想强多了。

    白老夫人上门拜访这事太稀奇了,墨六娘子这个墨府管事儿人,第一时间就得到了通报,丫头还没说完,明三娘子就一下子弹了起来,墨六娘子吓了一跳,急忙扑上去按住她,一边按一边急急吩咐,“来人,谷雨,快!去前面听着,白露出去,一定要听清楚是什么事,赶紧回来禀报。”

    谷雨和白露都是侍候墨六娘子近十年的大丫头,明三娘子的心事,两个人也是心知肚明的,墨六娘子的吩咐,两个人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紧张中透着兴奋,两个人提着裙子就往外跑。

    明三娘子的力气好象全用在刚才那一弹了,这会儿腿软的根本站不起来,只紧紧抓着墨六娘子的手,“六娘子,我……害怕……”

    “别怕别怕,除了太婆过寿,白老夫人从来没到我们府来过,连翁翁过寿都不来,她突然来了,只能是你和季公子的事……咦,怎么到我们府上来了?要提亲该到你们家去提……别急别急,等谷雨回来,回来就知道了。”

    墨六娘子其实不比明三娘子好哪儿去,紧张的脑子都不大好使了。

    “肯定是好事儿,你们天生一对,老天也会保佑的,别紧张,一会儿就有好消息了,她怎么到我们府上来了?”墨六娘子围着明三娘子转圈。

    转了几圈,明三娘子一把揪住她,“你别转了,我头晕的厉害,你再转我要吐了。”

    “淡定,淡定!”墨六娘子不围着明三娘子转了,开始原地转圈,“一定要淡定,泰山崩……要不咱们也过去瞧瞧?”

    明三娘子急忙摇头。

    “也是,不好,没事没事,肯定一说就成,白老夫人的面子,太婆从来没驳过……”墨六娘子接着转圈念叨,一句话没念叨完,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两个人一起往外扑,在门口撞的一起往后趔趄了两步,再一起扑出去。

    谷雨跑的头发都散了,粗气喘的几乎说不出话,“不……好,不好!白老……老夫人刚说……说想求娶,三娘子,等我喘口气……”

    “别喘了快说,急死个人!”墨六娘子急的跳脚,明三娘子紧张的一张脸煞白。

    “老祖宗,就……翻脸了,说……已经定下,了,今天,今天就定亲。”谷雨一边拍着胸口,一边努力将话说连贯。

    “跟谁定亲?你说清楚!”墨六娘子急眼了。

    “跟,七少爷。”谷雨看向明三娘子,明三娘子摇了两摇,直挺挺往前倒过去。

    谷雨和墨六娘子吓的两声尖叫,一起扑上前抱住明三娘子,谷雨伸手就去掐明三娘子的人中。

    明三娘子没晕过去,她昨天一夜没睡,从昨天中午到现在几乎没吃过东西,紧张焦虑之下,眼一黑而已,见明三娘子醒了,墨六娘子一口气缓过来,急忙吩咐谷雨,“快去!看七哥在不在,告诉他,快去!”

    …………

    墨七也在府里,他去衙门的时间,比别人至少晚一个时辰。到了衙门,也就是晃一圈,各处打个招呼,以示他今天来过了,露过面,就可以走了。

    衙门的活,不管大小,他一样不接,不管问什么,要么一问摇头三不知,要么就一句:都可都可。他这份差使是皇上亲口指定的,要不是因为这个,他早甩手走人不要这份俸禄了。

    他刚接差使那一阵子,他爹墨代尚书还兴奋过一阵子,精心无比的替他挑了幕僚管事长随,又列了书单,甚至他这官路怎么走,都和他翁翁墨相仔仔细细商量了好几回。

    河工的差使之后,墨七就什么活也不接了,他爹墨尚书什么话都说尽了,什么招都用了,最后只能仰天长叹,死了心。

    他不知道昨天明三娘子和季疏影见了面问了话这事,可白老夫人来得太早了,在他去衙门之前就到了。

    谷雨一口气奔进墨七院子里,胳膊划了半天,才说出话来,“七爷,不好了,白老夫人,来了,赶走了。老祖宗,要订亲,你,三娘子,就今天,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