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三七章 高压

第六百三七章 高压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表个心意吧。”长公主的语调里带着说不出的味儿,“坐在那个天下至尊的位置上。”顿了顿,福安长公主补了句,“或者说身为上位者,最最要紧的,就是辨人明是非,至少要知道哪些对自己好,哪些对自己不好,唉。”

    长公主连叹了好几口气。

    “你说的这些,是最要紧,可也最难,人心难测,好坏也难说,今天好,可明天有明天的形势,明天的形势下,就不一定好了。”

    长公主沉默半晌,嗯了一声,“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他是……唉,算了,不说了。”

    “那也别烦恼太过,毕竟,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李桐劝了句,认真说起来,这大半年,皇上倒比从前靠谱多了,这话是文二爷说的。

    “我哪是因为他烦恼?我是因为那些东西!”李桐劝了这一句,倒把长公主的牢骚劝出来了,“就我刚才看的那封密折,那是二十天前的,折子是浙东过来的,天旱,当地两大姓争水,打死了一个人,他请求上官暂停当年龙舟赛,上官参与当地龙舟投注,驳回了他的请求,他就上了密折。”

    “已经晚了。”李桐脸色微变,失声道,长公主阴沉着脸嗯了一声,指了指那两堆书信,“那两堆里,还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事!”

    李桐轻轻叹了口气,忍不住问道:“浙东……没什么事吧?”浙东宗族之间的械斗之烈,她从小就听外婆、以及掌柜们象讲故事一样的讲,有时候,仇种的深了,杀红了眼,当真是鸡犬不留。

    “还不知道,不过也快了。”长公主也叹了口气,烦恼的摆着手,“跟从前他为了陪周贵妃,误了河工折子,淹了几个县比,这不算什么,你先回去吧,这几天有空,多来陪我说说话,免得我闷死,或是气死了。”

    “好,我明天一早就过来,带些新茶过来。”李桐站起来,长公主嗯了一声,“有新鲜东西、好东西,都拿些给我,上次那个老白茶,要是有,多拿些来。”

    李桐答应了,告辞出去走了。

    李桐走了也就一刻来钟,宁远从院门伸头进去,绿云正从西厢出来,一眼看到,扬声问道:“宁七爷?”

    “是我是我!”宁远笑容可掬一边进一边不停的躬身,“长公主忙着呢?”

    “你来干什么?”福安长公主的声音从西厢传出来。

    “刚刚路过花市,看到一盘金钱菖蒲,挺好看的,特意买了给长公主姐姐送来,给长公主姐姐看书抄经闲暇时赏玩。”宁远变戏法一般,手心里托出半块汉砖凿出的金钱菖蒲小盆景,菖蒲清越,青苔碧绿,汉砖古朴,十分好看。

    绿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宁远举到她面前,“好看吧?”绿云笑着往后让开一步,伸手打起帘子。

    福安长公主一眼没看被宁远高高托起的金钱菖蒲,只眯眼盯着宁远,看到宁远浑身不自在,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慢吞吞问道:“你是专程来给我送这点菖蒲的?”

    “那当然!”宁远答的飞快。

    “到门口跪着去!”长公主脸一沉,吩咐了一句,就低头接着看起来了书信。

    宁远张了张嘴,又张了张嘴,一句话没说,垂头垂手退出西厢,跪在了西厢门外。

    “把菖蒲拿进来。”长公主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绿云上前拿过宁远手里的菖蒲盆景,放到了福安长公主面前。

    “姐,平白无故的……”见长公主收了他的盆景,宁远胆子壮了一点,一句话没说完,就被长公主打断,“平白无故?”

    宁远咽了口口水,后面的话跟着口水一起咽下去了,算了,跪着吧。

    …………

    高书江在二门里下了车就问道:“小五呢?让他来见我。”

    高子宜一溜小跑进了父亲高书江的书房,见高书江看起来十分轻松惬意的坐在椅子里抿着茶,暗暗松了口气,上前见了礼,高书江笑意融融示意他,“坐,有件事,阿爹先听听你的意思。”

    高子宜正襟危坐,看着他爹。

    “就刚刚,我给你看到了一门好亲。”高书江看起来十分满意,高子宜坐的更端正了,有几分期待,又有几分忐忑的看着他爹。

    “李信那个妹妹,我看着不错,你见过没有?”高书江看着儿子,高子宜一愣,“李传胪?哪个妹妹?他就一个妹……阿爹,那是姜家弃妇,嫁过人的人!”

    “我知道,你看看你,声音这么高,你要跟我吵架呢?”高书江脸色微沉,训斥了一句,高子宜低头答了句是,正要再说话,高书江抬手止住他,“我都知道,这不算什么,就是因为她是归家之妇,咱们求娶,才显的诚心。”

    高子宜一听这话,知道他爹这是已经打定了主意,更加着急了,张嘴要说话,又被高书江止住,“先听我说。咱们家的情形,我上回都跟你说了,你一清二楚,唉,五哥儿,我知道这桩亲事是有点委屈了你,可,成大事不能拘于小节。李家三个人,李信前程无量,李家姑娘是长公主莫逆之交,钱老夫人、袁夫人待李信母亲十分亲热,别的不说,只李家姑娘和长公主莫逆一件,就值得咱们求娶回来。”

    “阿爹。”高子宜听他爹说到这里,知道这事已经无可挽回,难过的快要哭出来了,让他娶一个再嫁之人,他这心里,难过的象被人用手紧紧攥住一样。

    “看看你这样子!”高书江不高兴了,这小五平时还好,怎么临到大事,就昏了头了?

    “你听着!李家姑娘才貌双全,听说性子脾气也好得很,兄长前程无量,哪一点配不上你?嫁过人怎么了?什么大事!那是姜家对不起她!”

    高书江声色俱厉,他是要和李家结亲,可不是结仇,儿子这份不满不平,说不服,那就压服!

    “我告诉你,这桩亲事往轻了说,关着高家的前程,往重了说,那是和高家满门的人头挂在一起!这件事,由不得你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