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三六章 事串儿

第六百三六章 事串儿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句话几乎耗尽了季疏影的勇气和胆量,再被明三娘子下意识的欺前一步,迎上明三娘子焦灼而渴望的目光,心里一紧,急忙将目光往下移,在明三娘子因为紧张而咬起的两片粉隔的红唇上,一下子阻住了,片刻的恍惚后,一张脸涨的血红,转身就想逃。

    “你要提亲么?”在季疏影抬脚要逃前的瞬间,明三娘子突然醒悟,急急问道。

    季疏影脚下一滞,慌乱的点了几下头,也不管明三娘子看到了还是没看到,一把拎起长衫前襟,落荒而逃。

    明三娘子下意识的追了一步,脚绊上门槛,醒悟过来,急忙退回屋里,两只手紧紧捂着脸,退了两步,又退了两步,一脚绊在椅子上,差点摔倒。

    “明家姐姐,你怎么了?”汤五娘子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看着捂着脸,激动的已经哭出来的明三娘子,莫名其妙。

    “啊!”明三娘子立刻松开手,刚要答话,又觉出脸上好象有泪,急忙抽帕子,却抽了个空,汤五娘子急忙将自己的帕子递上去,“出什么事了?”

    “没……刚才一脚踢到椅子腿上了。”明三娘子勉强找了个借口,汤五娘子松了口气,“怪不得姐姐都哭了,可疼了,我踢过一回,大脚指踢掉了半片指甲,两三天下不了床,姐姐放下,把鞋脱了,我替姐姐看看,要不然一会儿血就浸出来了。”

    汤五娘子蹲下,明三娘子急忙闪开,伸手拉起汤五娘子,“不用看,疼是疼,肯定没踢坏脚指甲,我觉得出来,不用看了,已经不疼了。”

    “那姐姐走走看看,有时候站着不疼,一动就疼。”汤五娘子关切的建议,明三娘子还真走了几步,“不疼了。”

    “那就好!”汤五娘子舒了口气,“那咱们走,桐姐姐让我来叫你,她让人把两面都对着后园的一间收拾出来了,咱们去那边。”

    明三娘子从地上捡起自己的帕子,和汤五娘子一起,转几个弯,进了另外一个雅间。

    宁远别了季疏影,一口气跑到东华门外,下了马,大步留星,直奔宝箓宫。

    这禁中不许骑马,也不许奔跑两条规矩,最可恶!

    从宝箓宫出来,再能多大步就多大步奔出东华门,上了马疾奔班楼,还没下马,就看到两辆车缓缓而动,往大相国寺方向过去。

    宁远认得李桐的车,骑在马上恨恨不已,这不是吃素斋,这是吃行军饭呢!

    李桐等人回到大相国寺,没多大会儿,明三娘子就借着太阳晒的头有些晕,和墨六娘子一起告退回去了,再不走,她怕她一个不小心就要失态。

    李桐和汤五娘子说着话,直到法会结束,从大相国寺出来,别了汤五,张太太回府,李桐直奔宝箓宫,将福安长公主要的平顺康安吉事串儿给她送过去。

    这根吉事串儿在八角琉璃殿正中沐浴了一整天佛光,法力高深。

    李桐在宝箓宫门口下了车,亲自捧着那根吉事串儿,刚到院门口,迎面看到高书江一身京城富家翁常穿的宽松道袍,一身和气满脸微笑,从院门口出来。

    李桐急忙让到一边,微微曲膝福了福。高书江看到李桐,一个愣神,随即一派和气谦恭的拱手还礼,看了看李桐,以及李桐手里捧着的吉事串儿,再从吉事串儿看回李桐,上下打量了一遍,往后退了半步,转身走了。

    李桐进了西厢,福安长公主正在看一封看起来很厚的信,炕几上还堆了半尺高的两堆,听到动静,头也没抬,手指动了动,绿云会意,上前接过吉事串儿,叫了个内侍进来吩咐道:“拿去交给常太监,让他找个不碍事的地方,挂在门外就行。”

    李桐交了吉事串儿,坐到长公主对面,绿云沏了茶上来,李桐和她一递一句说了几句话,长公主看完手里的信,啪的拍到桌子上,示意绿云:“先收下去,我得透口气。”

    “法会怎么样?有什么稀奇事儿没有?”长公主端起茶抿了几口,问了句,李桐摇头,“平平安安。”

    “唉,能平平安安就是最好了。”长公主话有所指的叹了口气,“要是有喜事儿,就跟我说说,要是糟心事,一句别说。”

    李桐笑起来,“是要跟你说件事,我觉得是喜事,不过到你这里,是喜事还是糟心,那我就不知道了。”

    “说吧!”福安长公主一手支腮,认真考虑了片刻,一拍炕几,“说吧!”

    “季探花准备求亲明家那位三娘子了,明家三娘子也十分愿意。”

    “嗯?明家那位三娘子是钱老夫人给她那个宝贝孙子相中的,季家这是想干什么?”福安长公主很有几分惊讶。

    “大约家里还不知道。”李桐答道。

    “不算喜事,也不糟心,要糟心也是钱老夫人糟心,说不定白老夫人也挺糟心的。”福安长公主说到这里,笑起来,“不过,一想到这两位都十分糟心,让人十分愉快。”

    李桐失笑,大约墨相或是季天官又有什么事给长公主添堵了。

    “你准备牵这个线?”大约是因为有热闹看,长公主这声调明显高昂了,李桐看了她一眼,“牵过了。”

    “嗯?你也不先跟我说一声,我还没点头呢!”

    “人家小儿女的事,你点什么头?”李桐不客气的堵了回去,长公主瞪着李桐,片刻,语气一转,“也是,我又不是月老。什么时候提亲,过来跟我说一声,我让人过去看看热闹,清修无趣,聊以解闷。”

    李桐转头看向刚刚被绿云搬到旁边长案上的那两堆书信。

    “那是密折,皇上让人送来的,说他精力不济,一封信看不完,眼睛就花的看不清字了,唉。”长公主顺着李桐的目光,看着那两堆信,声音低落的解释了句,“所以我才让你求个吉事串儿。”

    “吉事串儿也就是求个吉利,还得太医院……”后面的话李桐没说下去,那是皇上,太医院必定早就连吃奶的劲儿都用出来了,若是皇上还象从前,也没几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