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三五章 相见欢

第六百三五章 相见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夫人眉头微蹙,她一向不喜欢马夫人总这样往不好的地方忖度人家,不过她也犯不着多话。

    “这事,我先看看能不能找到说上话的门路。”马夫人托付的事,顾夫人既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先拿一句话拖了下来。

    “这说得上话的门路多的是!”马夫人就当顾夫人已经答应了,心里松了口气,看着四周的热闹,和顾夫人说起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话来。

    这场法会要持续一整天,大相国寺供应一顿素斋,不过小娘子们多数要从后角门出去,或是回府,或是到各大酒肆,吃顿素斋,玩玩笑笑,歇一歇再回来听经。

    墨六娘子和明三娘子和钱老夫人就是招呼一声,和汤五娘子一起,跟着李桐一起出来,去班楼吃素斋。

    季疏影得了可以过去的信儿,从衙门出来,往约定的路口会合李信。

    刚出衙门没多远,迎面就撞上了宁远,宁远一身三品侍卫服,看样子刚从宫里出来,看到季疏影,忙勒马过来,马头靠着马头,头伸过去问道:“小季,那门亲事,怎么样?”

    两匹马头靠头碰在一起、显得十分亲热,季疏影一把勒过自己那匹马,横了眼宁远,“劳你费心,这就去问一句。”

    “嗯?问一句?问谁?你约了明……那啥,不错!有胆子!”宁远立刻反应过来,伸过手,用力拍着季疏影的肩膀,“这才叫男人!约了哪儿?这句算我没问,你放心,我这双眼,从来没看错过,人家早就倾心于你了,有才有貌身家清白,多好!”

    宁远又拍了几下,只拍的季疏影撑不住,一边肩膀直往下斜。

    “住手!你那手……野人!”季疏影气儿不打一处来。

    “是兄弟我才拿点劲儿,行了,你赶紧去吧,不能让佳人等你。”宁远勒马转了个圈,刚要纵马而去,突然勒住马又靠过去,“差点忘了,最最要紧的一句话,你听好了,你那点小心思……咦!你看中的不是明……那啥吧?”

    “不是!”季疏影简直有点气急败坏了,他还有完没完了!

    “不是,唉!”宁远这回用马鞭在季疏影肩膀上捅了捅,“听着,你那点小心思,忘了吧,千万不能跟佳人说,千万!最好跟谁都别说,实在憋急了,你来找我,不但不能说,就算万一之万一,让佳人看出什么不对,你那些诗啊词的,你记着,坚决不能承认,打死不认!听到没有?”

    “你这是……”季疏影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位宁七爷,就不能有点正形?

    “我跟你说这些,事关你终身大事,正事!”宁远一脸严肃。

    “你胡说什么?”季疏影一巴掌拍开宁远又捅上来的马鞭,“什么心思不心思,我既然……既然答应了,自然要待她好,我若……我季疏影再怎么也不会欺负一个弱女子!”

    “好!”宁远竖起大拇指,“男人就得这样,行了,你赶紧赶紧,快走!”宁远勒马闪到旁边,顺手给了季疏影的马一鞭子,那马一冲而出,季疏影急忙勒马俯身,气的差点大骂出口,这是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他就不怕惊了马,伤了人?

    等季疏影勒住马时,已经算是到了和李信会合的地方,宁远这一鞭子,倒是把他耽误的那点儿时间,全赶回来了。

    李信刚刚到,看着脸色微微泛红,额头明显一层薄汗的季疏影,惊讶之后随即笑道:“季兄赶的这么急?”

    “不是!”李信这话其实也没太多意思,可季疏影想的有点多了,他以为李信调侃他赶着见明家姑娘才赶这么急。“我刚才……”季疏影想解释,刚开了口就想起来,刚才的事一解释,说不定就得牵出他那段心思,李信可是半叶就能知秋的聪明人。

    “出来的晚了一点,让她们等就不好了。”季疏影咽下解释,顺口把宁远那句不能让佳人等的话拿来用了。

    李信长长噢了一声,不说话了,笑眯眯拨转马头,和季疏影一起往班楼过去。

    李信和季疏影一前一后在班楼欢门前下了马,掌柜拎着长衫前襟,一溜烟迎出来,“大爷,季公子,里面请。刚刚大娘子和几位小娘子从大相国寺过来吃素斋,大娘子吩咐过了,说大爷要来,已经备下了雅间,大爷,季公子,这边请。”掌柜殷勤无比的引着两人进了大堂。

    到楼梯口,李信笑道:“备的是哪间?我和季公子自己上去,你去忙你的。”

    “谢大爷体谅。是相见欢。”掌柜忙让到一边,看着李信和季疏影上了楼梯,才转身接着忙去了。

    上了楼梯,李信顿住,“你先去,我方便方便。”

    季疏影没多想,嗯了一声,脚步没停,径直往相见欢雅间过去。班楼他常来,很熟。

    季疏影推开雅间门,正背对门口、面对窗户看着外面的明三娘子急忙回头,一眼看到季疏影,顿时有些慌乱。

    “季公子……”明三娘子脸色红涨,一个福礼福的有些歪斜。

    “是我……走错了。”季疏影也是一阵慌乱,他立时就明白了,这就是安排好的偶遇。“说是天仙子……”

    “这是相见欢。”见季疏影跟她一样慌乱,明三娘子那颗乱跳的不成样子的心,稍稍好些了,见季疏影噢了一声,还在拱着手,忍不住的笑,“季公子……”

    明三娘子小心的指了指季疏影还拱在一起的手,季疏影噢了一声,脸一下子红了,急忙放下手,转身想退出去,刚转了半个身,就想起来今天来的目的,转过去的半边身子僵在那里。

    季疏影转身的那一瞬间,明三娘子脸上的绯红一下子褪了个干净,他转身就走,是说不行吗?

    季疏影僵了片刻,又转回来,低着头,含糊而飞快的问了句,“我若上门提亲,不知道……可否?”

    明三娘子只听清了可否两个字,急的往前一步,“可否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