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三二章 墨染的井

第六百三二章 墨染的井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带进来。”曲大奶奶吩咐了一声。

    王嫂子带着有财进屋,团团行了个福礼,退到曲大奶奶身后,和春妍并排站着,眼观鼻鼻观心,心里全是杂念。

    有财一进屋就扑跪在地,挨个磕头,磕一个头看一眼,他那目光落在姜婉身上时,姜婉只觉得象被癞蛤蟆舔了一舌头,恶心的机灵灵打了个寒噤。

    “你就是有财?”曲大奶奶眯眼看着有财,又指了指捧云,“你想求娶捧云?难道不知道捧云姑娘是夫人最倚重的人?说说,怎么想起来求娶捧云?”

    捧云听说叫进来问问,已经松了口气,只要叫进来一问,就水落石出了。

    有财顺着曲大奶奶的手指,贪婪的盯着捧云,话没说口,先从喉咙里笑了两声,“回大奶奶,小的和捧云情投意合,早就是夫妻了,求大奶奶和夫人给正个名份。”

    “什么?”捧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胡说……”

    “我可没胡说,咱俩都好了快一年了,你隔三岔五到我家过夜,你说你想我想的睡不着觉。”有财仰头看着捧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你!你……胡……胡……”捧云气的羞的话都说不出了。

    “你别胡说,夫人和大奶奶都在呢,捧云怎么会看得上你?”伴月忍不住帮了句。曲大奶奶斜眼过去,冷冷的横着伴月,这一横,后面的话,伴月不敢说了。

    “她说我器大活好,回回上了床就让她死一回活一回的快活。”有财还真答了,曲大奶奶帕子捂着嘴,上上下下瞄着几乎气晕的捧云,慢慢腾腾的唉哟了一声。

    王嫂子低着头,满脸不忍,春妍垂着头,在心里替捧云祷告,她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姜宁听的一脸傻愣,拉了拉姜婉,“姐,什么叫器大活好?”

    “不要脸的东西!”陈夫人突然反应过来了,一帕子砸在姜宁头上,顺手拿起茶碗,用尽全力砸在捧云身上,“没羞没耻的贱货!不要脸的东西!不要脸!”

    青书紧紧抱着孩子,看看有财,再看看捧云,眼里带出几分幸灾乐祸。是人都有倒霉的时候,这回轮到她了。

    “夫人,我没有……没有!夫人我……”捧云淋了一身茶水茶叶,跪在陈夫人面前,哭的泪人儿一般,“我没有……夫人,我侍候你十年了,夫人,你知道我,我没有……没有……”

    “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再说,我上回就跟夫人说了,捧云年纪大了,再留只怕要留出事来,果然,思春思的厉害了,这也免不了。”曲大奶奶接话道。

    陈夫人已经气的喘气不匀,指着捧云,“我平时看你……我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你这个贱人,猪狗一样的货!就知道……就知道……跟狗一样发春!贱货!来人,把她拖出去……拖……”

    “夫人,这也不算什么,一对有情人,就成全了吧。”曲大奶奶打断陈夫人的话,陈夫人狠命啐了一口,也不知道啐谁,“成全?这样的贱货,成全了她,府里的规矩呢?成全了她,让她回去夜夜快活?给我……”

    “夫人是积德行善的人,能成全就成全吧,再说都是家生子儿,以后生了小崽子,怎么的也能卖几个钱。”曲大奶奶话里透着浓浓的恶毒之意,听的春妍和王嫂子浑身发冷。

    “阿娘,嫂子说的对。”姜婉看着气的浑身乱哆嗦的阿娘,觉得她该出来主持大局了。

    “滚!”陈夫人没找到能扔的东西,将帕子砸向捧云。

    “还不赶紧给夫人磕头谢恩,带你媳妇回去吧。”曲大奶奶愉快的吩咐有财,有财简直是狂喜,屁股高高翘起,扑通扑通连磕了四五个响头,手脚并爬起来,上前抱住快哭晕过去的捧云,两只手紧紧扣在捧云胸前两片软肉上,口水涟涟的拖着她往外走。

    拖出上房门,捧云恍过神,猛的用力踹开有财,想再扑进上房再扑到夫人面前解释,有财张着胳膊、两眼放光的拦在面前要再抱住她,捧云掉头往旁边跑,撞上柱子,一个反转,一头扎向通往后院的月洞门,刚要冲过月洞门,一眼看到茶房旁边的水井,抬脚翻过去,一头扎进了井里。

    捧云被捞出来时,已经断了气。

    陈夫人气极了,好好的一口井,被这个贱人弄脏了,贱人就是贱人,死都死的让人恶心!

    站在门口的青书,亲眼看着捧云一头扎进了井里,想尖叫又怕惊着三哥儿,紧紧抱着三哥儿,趁着人乱的时候,赶紧走了,至少,她逃过了一劫。

    姜宁自始至终晕晕乎乎,姜婉最怕死人,吓的浑身哆嗦,接着愣头愣脑还要看热闹的姜宁,赶紧走了。

    王嫂子目光呆直的看着眨眼间就成了死人的捧云,五脏六腑,仿佛被一只手用力乱搅,她就捧云太轴太傻,再怎么着,怎么能死呢?

    春妍呆呆的看着被捞上来,又被胡乱裹起,在所有人的嫌弃中抬走的捧云,下一个是谁?她当初怎么就鬼迷了心窍呢?

    抬走捧云,打发了有财,曲大奶奶长长舒了口气,到目前为止,一切顺顺当当!

    曲大奶奶跟在陈夫人后面进了上房,“夫人,捧云这样的贱货,不值得你生气,我看,你身边这个大丫头,就让伴月顶上来吧,夫人这院子可少了不少人,回头我挑几个人进来侍候夫人。”

    “就伴月吧,你先回去吧,我这会儿头疼的厉害。”陈夫人神情疲倦,捧云居然是这样的贱货,她竟然错看她了,这让她很有些难过,她一向对自己的眼光很自负的。

    “那夫人好好休息,伴月,你来,我得好好嘱咐你几句话,侍候夫人可不简单,侍候好夫人,是咱们府里最大的大事。”曲大奶奶脸上带着笑,满眼警告的盯着伴月道。

    伴月只觉得脚踝发软,低头答了个是字,看也没看陈夫人一眼,跟在曲大奶奶身后出了正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