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二六章 一桩好亲

第六百二六章 一桩好亲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七爷这话,就更不敢当了。”李信干笑。

    “皇上让我到翰林院跟着诸位先生学习,大哥也是翰林,那就是我的先生,称您大哥,是我托大了。”宁远笑呵呵,他这句话说的李信一时语塞,满翰林院的翰林都是宁远的先生,这话,确实是皇上说过的。

    “那就称先生吧。”李信片刻语塞之后,毫不客气道,宁远一脸笑,微微欠身,“以后还请大哥先生多多指教。”

    “不敢当。”李信被他这一句大哥先生叫的后背寒毛都要竖起来了,“七爷在御前当差,一定公务繁忙……”

    “不忙,一点也不忙,就是隔三岔五早朝的时候站一会儿,就是因为我太有空,皇上才让我到翰林院,看谁有空就跟谁学习。”宁远不等李信说完,殷勤接话,顺便打断李信后面不知道什么话。

    “我今天没空。”李信先一口回绝了。

    “大哥……”宁远一脸为难,刚叫了句大哥,就听到墨七的叫声远远传来:“七哥,七哥!你还真在这里,我到处找你!”

    墨七手里拉着鞭子,幞头都跑歪了,“七哥哎!总算找到你了,从昨天我就到处找你,到处找不到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你不是说这地方一股子酸味?”

    李信斜着宁远,宁远面色如常,“这是翰林院,除了宫里,就数这儿最高雅神圣,在这里不能胡说!你找我干嘛?有事回头再说,我忙着呢。”

    “不能回头,急事,急的不行!能死人的急事!”别说回头,连喘口气,墨七都嫌耽误时间,“七哥,我有主意了,不过得你帮个忙,这个忙你以前答应过的,季……”半个季字出口,墨七反应过来,这里还有个外人呢,墨七一把揪过宁远,“七哥,走,咱们出去说话,咱们去飞燕楼,我请你。”

    “都跟你说了我今天没空,你等我忙完,忙完我让人去请你。”宁远站着不动,墨七哪里扯得动,一扯不动,再扯也不动,就急了,指着李信,“他找你有事?李翰林……”

    “你闭嘴!这是我大哥,是我找我大哥有事。”宁远不等墨七说完,劈头训了一句,他这会儿恨不能一脚把墨七踹到天涯海角去,偏偏在李信面前,还要保持风度和涵养。

    “大哥?哈哈哈哈哈!”墨七哈哈大笑,“七哥你可真逗,就他,他惹你了?你这是……”

    李信退后半步,背着手,好整以瑕的看看宁远,再看看墨七,宁远脸都青了,一手抱书,一只手揪着墨七往旁边走两步,俯在他耳边咬牙切齿,“蠢货!你不就是为了自己的亲事?我这就是为了你的亲事,是你能搭上姓季的,还是我能搭上?”

    “唉哟七哥您早说……”墨七恍然大悟,可不是,这李家大郎跟季公子、吕公子好的一个人一样,唉唉喂,自己真是太糊涂了,“七哥,你对我太好了。”墨七眼望他七哥,感动的眼泪汪汪。

    “大哥!”墨七汪着两眼感动转向李信,一边躬身一边诚心诚意的喊大哥,把李信喊的全身的寒毛全竖起来了。

    “咳!”宁远用力清了下喉咙,抱着书冲李信微微欠身,“先生,咱们走吧,远今天在先生面前服弟子之劳,从前赵翰林说过,这是远应习学的地方之一,先生请。”

    “先生请,先生请!”墨七跟在宁远后面,宁远欠身,他弯腰。

    李信眉毛抬的一额头皱纹,二爷说这位宁七爷胶黏粘牙,这哪是胶黏粘牙,这是狗皮膏药,糊上就揭不下!

    “七爷有话就直说吧。”李信认识到差距,甘拜下风。

    “其实也没什么事……”宁远一句话没说完,一个急转头,“也就是一点小事,小七,你去那边等着。”宁远再一转头,把墨七先打发走,墨七听话极了,乐颠颠跑的老远,袖着手伸着脖子,急不可耐又不得不耐的等着。

    “就是一点小事。”宁远突然又的些犹豫了,桐桐的脾气他还是知道点儿的,她主意大,拿主意从来不跟别人商量……要商量,大约也就是跟她阿娘商量商量,这婚姻大事,她能跟她大哥这个大男人说?何况还是过继的哥哥,从小没在一起过,再怎么亲也生份,自己找他,好象没找对人……

    “七爷到底有什么事?”见宁远拧眉攒额却不说话,李信无奈问了句。

    “是……一桩好亲……”宁远拿定了主意,李信听到一桩好亲四个字,脸立刻沉下来,“七爷的亲事,找我可没用!”

    “瞧大哥想哪儿去了,不是我,是墨七。”宁远笑呵呵一句,把李信闪的差点噎着。

    “说错了,不是墨七,是墨家姻亲,明家姑娘,和季探花的一桩好亲。”宁远一脸笑看着脸都有点青了的李信,“是这么回事,上回贵府花会的时候,季探花和明家姑娘天缘巧合,有过一面之缘,正巧我也在,墨七也在,看两人十分登对,都起了撮合之心,可大哥知道,我跟季探花交情浅,没法说这种事,明家那边好办,可季探花这边,我想来想去,只能来找大哥了。”

    李信愕然,“真有这事?没听季大郎说起过。”

    “他怎么说?他那样的人,对方又是明家的姑娘,他能怎么说?别说跟你,跟谁都不能说,一说出来,不就是成心要坏人家姑娘的名声?我知道他肯定闷在心里干急没办法,不忍心,所以才伸手帮一把,季探花跟大哥情同兄弟,季探花这事,大哥可不能袖手旁观,他这事,没人帮忙可不行!”

    宁远一脸认真严肃,话里话外,全是替季疏影着想,自己一丝儿杂念也没有。

    李信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又扭头看了眼墨七,“七爷,咱们还是打开窗户说亮话,你一心要撮合这门亲事,所图为何?”

    “都说了,我这人热心……好吧我说,钱老夫人看中了明家姑娘,想把明家姑娘定给小七,明家姑娘饱读诗书,极其清雅,嫌弃小七,这不能怪明家姑娘,确实不合适。”

    宁远爽快的实话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