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二二章 得之不能易

第六百二二章 得之不能易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远脸色微沉,文二爷紧盯着他,探头问道:“您这是刚从城外回来?这一趟城外……”文二爷冲宁远眉毛乱抬,宁远斜睨着他,“这一趟是有大事!你想哪儿去了?”

    “大事啊!”文二爷眉毛不动了,一脸严肃,“难道你这一趟白跑了?还是出什么事了?怎么突然想起来求亲?”

    “那还不是……”宁远说到一半,戛然而止,“这些都是废话,你就不能说正事?你说说,大娘子这一头,怎么求?”

    “不知道!”文二爷头摇的飞快,答的更加坚决,“我要是知道,大娘子早就再嫁人了,还轮得着你?”

    “你!”宁远恨不能一巴掌拍扁文二爷那张招人讨厌的丑脸。

    文二爷一声长叹,语重心长,“七爷啊,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宁远斜了他一眼,没理他,文二爷就当当讲了,“凭心而论,你说,我们大娘子为什么还要再嫁个人?”

    宁远被文二爷这一句话呛着了,这是什么话?

    “你说,我们大娘子这样的,这样的家,这样的兄长,嫁到哪家,能有在娘家过的舒坦?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不知道嫁人是怎么回事,就看着成亲时那点子热闹风光,傻呵呵的想着什么夫唱妇随,甜蜜美满的,这嫁人,有什么意思?我要是我们大娘子,肯定不再嫁了,就在娘家逍逍遥遥过一辈子。”

    宁远眯眼斜着文二爷,文二爷一脸坦诚,“七爷,咱们不外,我才跟你说这些,这亲事,你……您是个有主意的,既然跟我说,必定是拿定了主意,我不劝你,劝也白劝不是,不过,七爷也别太当回事,成就成,不成拉倒,天下何处无芳草对吧,我们大娘子心志坚定,除非真动了……咳咳咳!”

    文二爷一通猛咳,“老实说,象我们大娘子这个年纪,这个心志坚定的人,我还真是头一回见,七爷眼光倒是不错,就是……别想太多,看上不看上的,过两年也就忘了,想开点。”

    “你这话什么意思?”宁远一张脸黑成锅底。

    “我也是为了七爷好。”文二爷一脸干笑,“行了行了,算我白说,谁知道大娘子是怎么想的?七爷肯定比我有数,反正我是看不透大娘子,七爷……好好好!”

    迎着宁远阴沉沉的目光,文二爷摆着手往后退了一步,“算我没说,七爷……总要努力努力。唉,从福窝里跳到个不知道福祸的地方,大娘子又不傻……得,我不说了,不说还不行么,七爷吉人天相,祝七爷马到功成,我还有事,先走了!”

    在宁远准备吃了他之前,文二爷拎着长衫前襟,一个健步出门跑了。

    文二爷一口气跑出茶坊,再跑出一射之地,顿住步,舒了口气,抬手拍了拍额头,咯一声笑出了声,笑了两声,见两边的行人象看怪物一样看他,忙收了笑容,严肃的咳了两声,背着手,一径往翰林院找李信去了。

    李信听文二爷一句‘宁七爷准备求亲了’,手一抖,笔尖就戳在了宣纸上,李信将笔扔到笔洗里,团起纸扔进纸篓,站起来就往外跑,“母亲知道了吧?赶紧……”

    “回来!”文二爷一把揪回李信,一脸鄙夷,“淡定!八字还没开始撇呢,你瞧瞧你!这以后真当了……就这气度?我这话还没说完呢!”

    李信笑起来,“二爷责备的是,我是急了点,您说您说!”

    文二爷将他跟宁远说的话一句不落的学了一遍,得意洋洋的看着李信。李信紧拧着眉头,“二爷这意思……”

    宁远什么时候求亲这事,最近文二爷隔三岔五的念叨,这桩亲事,他赞同的不能再赞同了,那说这些话……李信很快就品过味儿来了,“二爷说这些话,是想让他知道这事不是他开了口,我们李家就求之不得的?”

    “这是一,”文二爷捋着几根焦黄胡子,“一来不能让他觉得他求亲是迂尊降贵,当然这一条他大约也不会有,不过以防万一,第二条,是想让他知道,大娘子不想嫁,不愿意嫁,真要答应了,那是赏他脸面。”

    李信神情有些古怪,随即释然,这一条也很对。

    “第三,得之轻易,就不会珍惜,经过千难万苦,他至少珍惜自己那千难万苦吧。”文二爷接着道,李信再也撑不住,猛抽一口气咳嗽起来,这一句……这叫什么话?

    “听二爷这意思,没有难处,也得弄点难处出来了?”

    “那倒不至于,袖手就行了,大娘子那一关,你袖手,我袖手,太太再袖手,我瞧着可不大好过。”文二爷神情里好象有点幸灾乐祸的味儿。

    李信想了想,又想了想,紧拧着眉,低低问了句,“那万一……难为走了,怎么办?”

    文二爷两只大眼睛瞪的溜圆,一折扇拍在李信头上,“瞧你这出息!宁七爷是一难就走的人?他知道什么叫知难而退?他这辈子都学不会这知难而退!我告诉你,真要走了,那不是难为走了,那是他压根没什么真心!走了那就是大娘子逃过了一劫!”

    李信连连点头,“二爷教训的极是,我是……没出息了点。”

    宁远在茶坊里坐着又喝了五六杯茶,才站起来往外晃,一边走一边怔怔忡忡的想主意,这事,得好好打算打算,务必一击而中!

    …………

    墨七一肚皮心事,低头在府门口下了马,低头进了二门,低头进了钱老夫人正院请了安,有气无力的答了钱老夫人几句话,低头出来,走到自己院门口,站住,仰头看着院门,呆了半晌,原地转个身,直奔六妹妹的住处。

    墨六娘子正和明三娘子一起对着几句诗画画,听说墨七来了,明三娘子放下笔就要告辞,墨六娘子伸手拉住她,“你既然……多和七哥说说话,多知道点。”

    明三娘子是个疏朗豁达人,神情微微有些黯然,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