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二一章 商量

第六百二一章 商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七爷,求您救一救阿萝,还有多多,求您大人大量,求求阿萝这个傻丫头,您要是不救她,她肯定活不长。”杜妈妈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泪如雨下。

    “你说说看,我怎么救她?”宁远目光冷漠的看着泪水糊了一脸的杜妈妈。

    “七爷要救,肯定有办法。”杜妈妈圆滑的答了句,宁远冷笑一声,“她是太子亲口点了名送进大皇子府的,我要救她,就得得罪太子,得罪太子,就是得罪皇上,我得罪得起?”

    杜妈妈仰头看着宁远,张了张嘴,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她是个明白人,宁七爷这几句,是实话,救阿萝就要得罪太子,得罪太子就是得罪皇上,为了阿萝得罪皇上,满天下谁敢呢?

    直直跪着的杜妈妈浑身发软,身子往下一萎,伏在地上,无声痛哭。

    “起来吧。”宁远居高临下看了片刻,声音好象没那么冷了,“你是个聪明人,既然求到我这里,大约你也知道了,阿萝是我的人,虽然她蠢不可及,成事不足坏事有余,不过,”宁远顿了顿,“她是我的人,就用不着你求我,回去吧,捎个信给阿萝,让她在大皇子府老老实实熬着,也熬不了多久了。”

    宁远说完,转身就走,杜妈妈呆了呆,急忙扬声问了句,“怎么捎信?七爷?”

    “这事不用麻烦七爷,妈妈写好信,拿一件信物,交给我就行。”大英在旁边替他家七爷答了一句,杜妈妈惊喜交加,膝行转身,冲大英不停的磕起头来,“多谢七爷,多谢大英大爷!”

    宁远进去,换了身衣服,很快就又出来,上了马,直奔禁中。

    宁皇后正在看一张地图,见宁远突然请见,神情和往常不同,顿时下意识的挺直后背,目光一下子锐利起来,“出什么事了?”

    “事还没出,我是来跟你商量商量。”宁远脸上的神情更加严肃了,宁皇后心往下落,神情却比刚才淡然了,示意宁远,“先坐下,我沏杯茶给你,喝了再说话。”

    宁远应了一声,深吸了口气,看着宁皇后和往常一样,沏了茶递给他,端起来闻了闻,放下杯子,直视着宁皇后,直截了当道:“我看中了一门亲。”

    宁皇后捏着茶杯的手僵住了,“你来,就这事?”

    “嗯!”宁远严肃的点了下头,宁皇后将杯子重重放在桌子上,一边拿帕子擦手上溅出的茶水,一边没好气的说道:“还真是大事,说吧,看中哪家姑娘了?”

    “就是李家姑娘。”宁远紧盯着宁皇后,宁皇后眉头微皱,沉默片刻,“你的亲事,得请了阿爹阿娘的示下吧?”

    “那倒不用,阿爹早就说过,亲事随我,这也是邵师的意思,至于阿娘,来前交待过一句,让我跟你商量就行,跟你商量,就是跟她商量了。”宁远嘿笑一声。

    “你是来跟我商量,还是告诉我一声的?我要是说不行,管不管用?”

    “你说行管用,说不行不管用。”宁远的回答老实诚恳。

    宁皇后斜着宁远,捏起茶杯,低头看着,好一会儿,才慢吞吞道:“你的亲事,阿爹都不管,我管什么?随你,我只问你一句,你要老实回答,你要娶李家姑娘,是不是因为长公主?”

    “不是。”宁远答的十分干脆,“长公主那样的人,别说娶李家姑娘,就是娶了她,该没用还是没用。”

    宁皇后刚刚抿了半口的茶噗一声又喷回杯子里,这茶彻底不能喝了,宁皇后将杯子连茶扔进茶海里,“那就是说,你要娶李家姑娘,就是因为你想娶她,别的跟谁都没关系?不是因为小五?”

    “不是,姐,你排在小五前头,不是因为你,当然也不是因为小五,更不是长公主,我就是觉得,我该娶个媳妇儿了。”宁远强调了一下顺序。

    宁皇后再次叹了口气,“你都说了,我说不行不管用,你这不是跟我商量,这是来通告我一声。”

    “姐,我真是来跟你商量,你不同意,咱们再商量,一直商量到你同意为止。”宁远上身微微前倾,认真而谦恭。

    宁皇后再次叹气,挥着手,“不用商量了,我说过了,阿爹阿娘都不管你,我也不管,你自己的媳妇儿,你自己作主。”

    “多谢姐姐!”宁远一跃而起,大步留星走了。

    宁皇后看着他出了殿门,下了台阶,甩着胳膊,看起来十分愉快的走远了,低头想了片刻,吩咐素心把刚刚贡进来的几饼茶拿着,她要去找长公主下几盘棋。

    宁远出了宣德门,上马转了个圈,又转了个圈,连转了四五个圈,才拿定主意,催马直奔李府,去寻文二爷。

    文二爷跟着大英出来,进了离李家不远的茶坊,见了礼,立刻问道:“出什么事了?这么急着找我?”

    “大事。”宁远答了两个字,低头喝茶不说话了。

    文二爷等了半天,都等的莫名其妙了,“什么大事?把七爷难为成这样?”

    “我打算求亲,你给拿个主意,是我亲自上门,还是请个媒人?请谁好?还有,这事是不是得先通过气?探过话儿什么的?”又等了一会儿,宁远说话了,这一说,却是极其干脆直接。

    文二爷呆了,几缕老鼠须抖了几抖,呵呵呵呵笑起来,“七爷这是……呵呵呵呵,拿定主意了?不错不错。”

    “你这不是废话么?不拿定主意我能请你参谋这些?”宁远被文二爷笑的有几分恼怒。

    “是是是,确实废话。”文二爷脾气好极了,探身过去,一脸神秘问道:“姑娘点过头了?”

    “还没。”宁远不情不愿的答道:“她一个姑娘家,哪能点这个头?就是好,也不能说出来,这事不能难为她。”

    文二爷揪起了那几根胡须,“七爷是个聪明人,我家姑娘的亲事,难处就一条,姑娘肯不肯点头,只要姑娘肯点头,太太是求之不得,我们大爷是求之不得,所以,七爷要求亲,要求的,也是是姑娘一个人,媒人什么的,那是姑娘点了头之后,场面摆场上的事,所以,这头一求,只能七爷亲力亲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