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二十章 多此一行

第六百二十章 多此一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是不容易,这不才求到七哥你这里,要是容易,也用不着七哥出手不是?”墨七一脸讨好。

    “搁我手里是不难。”宁远一句话出口,墨七顿时喜笑颜开。“可是,我能帮你想办法不动声色的相看媳妇儿,可相中之后,就是你的事儿了,我不能管。”

    “啊?”墨七那颗心哪,高高抛起又重重跌下,七哥的脾气他是知道的,说不管,就真不会管,墨七急的一身汗都出来了,他要是不管,自己岂不就是对着刺猬的那条狗,根本找不到下嘴的地!

    “七哥,你不能这样,咱们兄弟一场,你不能见死不救?”墨七急的连见死不救都出来了,“七哥,你不管……是不是因为怕我翁翁……”怕得罪他翁翁?

    宁远淡定的斜着他,听到最后一句,眼珠斜的更厉害了,嘴角往下扯,“我又不是他孙子,我怕他干什么?这娶媳妇的事,只能你自己想办法,谁帮你都不对。”

    “啊?”墨七傻眼了,这是什么话?

    “咱不多说,多说你听不懂,就事论事,就说汤家这位五娘子,跟你们府上第一门第儿差得远,第二她姐姐又是高书江的儿媳妇,除了这两条,你太婆早就看中了明家三娘子,你太婆和你翁翁两位一体,明家三娘子才是你太婆和你翁翁心目中的儿媳妇,现在,我帮你搅散了和明家三娘子的亲事,把汤家五娘子塞给你翁翁和太婆做孙媳妇,你说说,汤家五娘子在你们府,得艰难成什么样儿?”

    墨七听的目瞪口呆,好半晌,长长一声叹息,身子萎顿下去,哭丧着一张脸,“七哥,你这意思,是让我放过五娘子?”

    “瞧你没出息的样儿!”宁远一脸嫌弃,“你娘不是商家女?你舅舅现在还做着生意呢!”

    “七哥你到底什么意思?”墨七糊涂了。

    “笨!”宁远敲了墨七一个爆栗子,墨七疼的眼泪都快下来,捂着头却没敢叫出声,只陪着一脸笑,“我是笨了点,七哥你有话就不能直说?”

    “你阿娘当初怎么进的你们墨家?到你们墨家之后,你阿娘受过气吗?”宁远气的哼哼哼。

    “那我不知道。”墨七实诚回答,他娘是生他的时候难产死的,他娘在墨家时受没受过气,他哪知道啊?“不过,”墨七突然聪明了一回,“就我爹那脾气,我觉得没人敢欺负我娘。”

    “总算开窍了!”宁远长长透过口气,“你娘是商家女,说起来比汤家五娘子还不如些,汤家五娘子嫡亲的哥哥,还是这一科的进士,你舅舅可比不了,可因为是你爹,所以你娘嫁进墨家,没受过气,你爹护得住她,你呢?头一条,娶媳妇要娶谁这事,你自己都搞不定,那你以后怎么护得住你媳妇?拿什么护?因为这个,我不帮你,你有本事娶回家,不一定有本事护得住,可你连娶回家的本事都没有,那就肯定护不住,肯定护不住,那还是抬抬手,放过人家小娘子吧,汤家五娘子可是连李家娘子都另眼相看的人,你不一定配得上人家。”

    宁远一口气说完,往后仰在靠枕上,翘起二郎腿晃来晃去,伸手捏起紫砂壶,不时送到嘴边啜一口,一幅悠闲自得样。

    墨七听的脸色发白,呆呆的失了半天神,突然抬手,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原来七哥是为了我好。”

    正对着壶嘴啜茶的宁远噗一声呛喷了,急忙坐起来,放下壶,拿帕子胡乱擦了把手,用力拍着墨七的肩膀,连拍了四五下,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

    “你回去好好想想,好好想想,这是大事,不能冲动。”宁远总算能说出话了,墨七郑重点头,“我这就回去想,想好了再来跟七哥说话。”

    宁远不停点头,看着墨七出了屋,往后倒在靠枕上,一声长叹,他是真不想得罪墨相啊。

    第二天,头一抹朝阳照在窗户上,李桐就坐了起来,天明既起这个习惯,已经深入骨子里了。

    洗漱出来,李桐正坐在妆台由着绿梅梳头,万嬷嬷匆匆进来,“姑娘,宁七爷来了,就带了两个小厮,问你起来了没有?”

    “有什么事?”李桐忙问道。

    “我去问一声?”万嬷嬷看到宁远就赶紧进来禀报,还没跟宁远照上面。

    李桐点头,万嬷嬷匆匆出去,片刻又进来,脸上的神情有些古怪,“宁七爷说,没什么大事,昨天走得急,没来得及跟姑娘告辞,今天特意过来告辞,一会儿他和墨七就赶回京城了。”

    绿梅一边梳头,一边抿着嘴儿笑,被万嬷嬷瞪了一眼。

    “就说我还没起呢。”李桐说不清为什么,只觉得脸颊发烫,也不知道是因为宁远这份颠三倒四让人替他脸红,还是这份特特的告辞让人不能不脸红。

    “是。”万嬷嬷干脆的答应了一句,再次出去,很快就又回来了,“宁七爷说,墨家七少爷的事,差不多定了,让姑娘放心,还说,别的,也请姑娘放心。”

    “别的?有什么别的?他这话什么意思?”李桐极其敏感,万嬷嬷上下打量着她,“大约就是随口说一句,五娘子也起来了,姑娘要不要跟五娘子一起出去走走?今儿天气好得很。”万嬷嬷立刻岔开话,李桐莫名松了口气,嗯了一声。

    宁远和墨七各怀心事,一路上打马如飞,进了京城,各奔东西。

    宁远刚在定北侯府门口下了马,杜妈妈就从后面扑上来,跪在地上,“七爷!”

    她在定北侯府巷子口的茶坊里坐了一天多了,总算守到了宁七爷。

    宁远看到她,皱了皱眉头,“进来说话。”

    杜妈妈急忙爬起来,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紧跟在宁远后面进了宁北侯府。

    宁远眼角余光瞄到她左看右看,眉梢微挑,这个妈妈,倒是人老成精了。

    “说吧,什么事?”到了影壁后,宁远停步,转身问杜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