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十七章 还有两只

第六百十七章 还有两只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端走血肠,几乎就是眨眼的功夫,大英用厚帕子垫着手,又端了一个热气腾腾的小锅子过来,锅子瘦肉五花肉都切的薄而宽大,细的酸白菜丝随着微微翻腾的汤水翻起伏下,一层切的整齐非常的血肠铺在最上面。

    “尝尝!趁热最好吃。”宁远拿了双筷子递给李桐,李桐接过,在锅子和浇了香油蒜汁的血肠之间犹豫。

    “先吃这个,这个最好吃。”宁远示意血肠,李桐伸出筷子,简直有几分惊险的夹起块血肠,宁远急忙拿过只小碟子,在那块血肠下托着,看着李桐将血肠送进嘴里,一脸紧张的盯着她,唯恐她不满意。

    李桐慢慢品了品,笑着点头,“虽然……确实好吃,比血豆腐嫩,味儿也好,一点血腥气也没有,肠衣有嚼头,味儿是不错。”

    李桐从宁远手里拿过那只小碟子,又从锅子里拣了两块血肠,两片瘦肉和一筷子酸菜丝,宁远用勺子盛了半勺汤给她浇上,眉开眼笑,“你再尝尝这个,这个更好吃。”

    李桐慢慢吃了,抿了口汤,轻轻呼了口气,“是好吃,这汤好,酸酸的一点也不腻。”

    “那是!我说好东西,肯定是好东西!”宁远哈哈大笑,他就知道她喜欢。

    李桐正要再吃血肠,突然想起汤五娘子和墨七还在那边扫地,唉哟一声,忍不住尴尬脸红,她什么时候这么粗心糊涂了,把客人都能忘了。

    “五娘子和七少爷……”李桐一句话没说完,宁远忙摆手笑道:“不用你操心,已经让人去请了,这一小锅先煮出来给你尝尝,那边大锅煮的还得一会儿,这杀猪菜,大锅煮的比小锅的好吃,等大锅好了,你再尝尝大锅煮出来的。”

    李桐松了口气,正要再问,只见老香樟树方向,万嬷嬷严肃着一张脸走在最前,墨七和汤五娘子一边走一边说着话,后面绿梅等人不远不近的跟着,已经过来了。

    李桐看到他们,墨七和汤五娘子当然也看到李桐和宁远等人了。“什么味儿?真香!”墨七急忙往前窜几步,夸张的大叫了一声,“咦!这是要吃行军饭了?有意思!”

    汤五娘子却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等墨七跑的稍远些,才脚步往另一边斜着,往李桐这边来。

    进了草棚,汤五娘子低眉垂眼先给宁远福了一福,掂着脚尖,轻巧的站到李桐旁边,伸头往桌子上看了眼,惊喜叫道:“血肠!这血肠做的真好!好香!”

    “是不错,你尝尝。”李桐示意,闻喜忙拿了双筷子递给汤五娘子,汤五娘子筷子伸到碟子上,又缩回去了,转头看着李桐和宁远,不好意思道:“姐姐还没吃呢,还有七爷,和七少爷。”

    “这一碟子是切出来尝尝味道的,我尝过了,我觉得好吃,不过我不懂这个,不知道是不是真好,你尝尝看。”李桐解释了几句,再示意汤五娘子,汤五娘子连连点头,“我最爱吃这个,很有心得,我尝尝!”

    汤五娘子夹血肠比李桐熟练太多了,一筷子下去送到嘴里,一脸享受的连嗯了几声,又夹起一块吃了,“这血肠比我家做的还好吃,鲜嫩极了,我到京城,觉得这京城什么都好,就是吃不到血肠让人难受,偏偏我家最会做血肠的那个厨子又没跟过来,姐姐府上连血肠都做的这么好!”

    “这血肠,还有这些杀猪菜,是宁七爷的手艺。”李桐笑着解释,汤五娘子大瞪着眼睛:“宁七爷还会这个?”

    “我七哥什么都会!”在几口大锅中间转了一圈的墨七窜进来,接过汤五娘子的话,先赞了一句,立刻接着问道:“七哥会哪个?”

    汤五娘子笑不可支,“你都不知道会哪个,还敢说什么都会?哪有人什么都会的?我是说没想到七爷还会做血肠和做菜!”

    “血肠?什么血肠?这个?”墨七说着话,已经看了一圈,指着桌子上那碟子血肠问道。

    “对,可好吃了,你尝尝。”汤五娘子拿起双筷子,递给墨七,墨七接过筷子,先弯腰低头仔细看那碟子血肠,看了片刻,又用筷子拨了拨,“这黑乎乎是什么?这东西能吃?看着可不……七哥,这是你做的?”

    “嗯,你要不喜欢别勉强,血肠不多,别糟蹋了。”宁远认真劝了句,汤五娘子跟着点头,“血肠这东西,喜欢的就喜欢的不得了,不喜欢的看都不愿意看,你要是不喜欢,就吃酸菜白肉,那个好吃。”

    “七哥亲手做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你吃过了?”墨七真有几分犹豫,这血肠看着黑乎乎的不象什么好东西,上面又淋了这么多蒜汁,这股子蒜味儿,真臭!

    “嗯嗯!”汤五娘子用力点头,“这血肠做的好极了,比我在家吃的还要好吃!”

    “那我一定得尝尝!”墨七象给自己打气一般,深吸了口气,伸手筷子,在血肠上停了停,伸出另一只手挽起袖子,一筷子扎下去,血肠立刻就散了。

    “你还是别尝了,白糟蹋好东西。”宁远心疼了,这是他亲手煮、亲手切的血肠,桐桐又爱吃,刚才汤五娘子吃他心里就不舒服了,这会儿看墨七一筷子下去就捅碎了一块,伸手就去夺墨七手里的筷子。

    墨七抱着筷子背过身,“我头一回见这东西,哪知道这么软,我得尝一块!”

    汤五娘子拿起筷子和一只小碟子,夹了两块血肠放到碟子里,递给墨七,“用筷子拨着吃,夹这血肠比吃小笼包还难,以后再练。”

    “吃小笼包有什么难的……”墨七接过碟子,嘀咕了几句,将碟子送到嘴边,拨了块血肠到嘴里,小心咬下去,顿时苦起了一张脸,立刻就想吐,可对着汤五娘子一脸的期盼,和宁远已经眯缝起来的双眼,硬生生直着脖子咽下去,将碟子放回桌子。

    “那啥……”墨七目光闪闪烁烁的看一眼汤五娘子,再躲一眼,“血肠……不是血肠不好吃,是那蒜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