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十六章 技术活儿

第六百十六章 技术活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血肠安然无恙,宁远的袖子却撩进了煮血肠的滚水里。

    李桐顾不上尴尬,急忙伸手去拉宁远的袖子,“烫着没有?那是滚水!你就让筷子掉下去扎了血肠又怎么样?”

    宁远的手比李桐快多了,伸手捏了把滴水的袖子,袖子不烫,这才半推半就的将袖子送到李桐手里,“当着你的面,都说了这个我拿手,要是煮爆了,这脸往哪儿搁?衣服倒没事。”

    “衣服是没事,可要是烫着你呢?”李桐揪着宁远的袖子,拎起来看了看手腕,见手腕好生生的连点红印也没有,长长舒了口气,“这是运气好,你以后不能这么毛毛糙糙的,真要是烫着了……唉!”

    真要烫着了,那可怎么办?

    “不会烫着,我有数,你别担心。”宁远头往前凑,声音柔和的出奇。

    李桐被他这一句话说的浑身不自在,甩开那片湿袖子,“我有什么好担心的?烫着活该!”

    宁远笑着,将掉在地上的长筷子踢到一边,站起来另拿了一双筷子,犹豫了下,看着李桐道:“这袖子湿了不舒服,我把外面大衣服去了,这个天,正好晒得热。”

    “这庄子里没有你能穿的衣服。”李桐正要站起来让人去看看,宁远忙抬手制止她,“不用不用,我带的有衣服,袖子湿了,正好热,要不然我穿着也行,一会儿就干了。”

    “还是脱了吧。”李桐没再动,这庄子里肯定没他能穿的衣服,反正他带的有衣服。

    宁远去了长衫,挽起袖子,坐到小马扎着,赶紧拨血肠、翻血肠,一边翻一边念叨,“幸好幸好,只要这血肠好好的,就什么都好好儿的。”

    李桐刚才将马扎移的离锅很近,宁远挨着她,两个人几乎肩挨肩盯着那锅血肠,这会儿也不知道是不是离的太近,火太热了烤的,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事什么人,李桐只觉得脸上发烫,心跳的也不怎么均匀了,宁远身上那股子微微令人窒息的气息一阵阵扑面而来,象是汗味儿,又象是某种树叶的香味儿,李桐强撑了一会儿,脸越来越烫,猛的站起来,走到草棚边上。

    “怎么了?”宁远一怔,手停下,抬头看向李桐。

    “没事。”李桐觉得喉咙都有些发紧,“火烤着,有点热,透口气,你煮你的,当心爆了。”

    宁远犹豫了下,看看锅底下眼看要熄灭的木柴,放下筷子,一边添柴,一边笑道:“你往旁边站一站,那儿是风口,你烤的热,站风口不好,就这点儿火,也是,你坐的离锅太近了。”

    李桐听话的往旁边挪了两步,两只手拎起帕子,好象怕晒一般,将帕子拉起来挡在自己面前,她的脸烫的厉害,说不定也红的厉害,得挡一挡。

    “快好了,你过来看看。”宁远招呼李桐,李桐吹了一会儿风,心绪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听说好了,转身回来,伸手将小马扎挪的远些,坐下,伸头看向铁锅。

    宁远伸手从旁边桌子上拿起根缝衣服的银针,凑到血肠上,轻轻扎了一针,针一拔出,一股血水就从针孔中细细的涌出来。

    “还不行。”宁远判断了一句,李桐想了想就明白了,“血煮凝就是好了,这是还没凝?”

    “对!你就是……”

    “我不聪明,这么简单的事,有什么好聪明的?”李桐堵回宁远的话,宁远一脸严肃认真,“我不是说你聪明,我是想说你真是一叶知秋。”

    李桐哈了一声,指着锅里其它几根血肠,“你再扎扎,那几根说不定熟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宁远挨个扎了另外三根血肠,有一根涌了股血水之后,就没有动静了,宁远兴奋的哈哈笑起来,“好了好了!这一根好了,另外三根也快好了,大功告成!”

    宁远跳起来,从桌子上拿了只银盆,递给李桐,“你拿着,拿好别动。”李桐托着银盆,宁远一手一双长筷子,夹着血肠两头,小心挑起,放进银盆里,李桐托着盆,看着宁远又扎了三针,果然,这一根好了,另三根也跟着好了。宁远夹出三根血肠,伸手接过盆,示意李桐,“来,你过来切个试试。”

    李桐跟着走到桌子前,看着宁远侧过盆,将一根血根拨到砧板上,再拿起旁边的尖刀,将刀柄递给李桐,一脸兴奋,“切个试试,小心点,别用太大力气,这刀快,轻轻一切!”

    李桐接过刀,斜着宁远那一脸等看好戏的表情,握着刀掂了掂,又拿起根筷子拨了拨血肠,猪血她是吃过的,可没什么难切的,李桐又看了眼宁远,看他这表情,这血肠肯定有些不一样。

    李桐一手握刀,另一只手握着握刀的手,围着血肠转过来,又转过去,再转过来,看准血肠正要下刀,宁远伸手拦住她,“等等!别从这里切,你从这里切一刀,这根血肠就算废了,从这里。”宁远指着肠头,“你切一刀,至少还能剩下一半。”

    李桐斜着他,哼了一声,没理宁远轻轻一刀的建议,手举刀落,一刀砍在血肠上,血肠没全断开,里面的猪血一团一团涌出来。

    “可惜,可惜啊!”宁远一脸痛心,“看到了吧,我跟你说你还不信,这北三路第一的血肠,煮要高手,切也要高手,还是我来吧。”

    宁远从李桐手里接过刀,侧过身示意她,“你看着,好好看着我的技术,你看,要这样,两根手指,轻轻拉着肠衣,不能太用力,也不能不用力,然后切下去,看看,怎么样?我这刀功没话说吧?”

    宁远用刀托起切的整整齐齐的血肠,抖进碟子里,一只手捏住肠衣,接着再切,切一片,一定得托到李桐面前,显摆之后,再放到碟子里。

    摆满一碟子,宁远长长吐了口气,放下刀,猛吼了一声大英,大英手里托着一碟子香油蒜泥汁儿,一溜小跑奔过来,先冲李桐躬了躬身,再将蒜泥碟子放到那碟子血肠旁边,伸手去端银盆里其余的血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