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十二章 说说笑笑

第六百十二章 说说笑笑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汤五娘子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我觉得……”汤五娘子犹豫了下,“我要是照实说,你别生气。”

    “你说你说,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墨七愉快的挥着手。

    “谁让你不认识活猪了?你不认识,人家哄你,你上了当,就不能光怪人家哄了你,明明是你自己笨么!”汤五娘子真说了,而且十分不客气。

    墨七听的挠头,这话听着十分有道理,谁让他不认识活猪呢?

    “我们家是做生意的么,这你知道的?”汤五娘子这句话,尾音往下翘了点,成了句似是而非的疑问,墨七点头,“山西汤家,听我大舅说过。”

    “我家汤家族里,男丁要是不读书,到十六岁,就能领一笔银子出去做生意,不过一大半很快就赔的干干净净,赔干净之后,就有好些人跑到我阿娘面前,说怎么怎么被人骗了,我阿娘就会说,你被人骗了,不管是想占便宜,不懂行,看走了眼,还是没想周全,哪一条是能不认帐找回来的?我觉得你这事也是,你不认识活猪,难道就没错了?就算你没错,那猪也死了,你还是得扫地。”

    “这话也是,我大舅也这么说,我大舅还说,赚了钱是你的本事,赔了本就是别人骗了你,哪有这个理儿?”

    墨七学着他大舅说话的样子,汤五娘子看的笑不可支,“对啊,就是这个话。不过,你和宁七爷那么好,我觉得他不是成心要坑你,就是开开玩笑,取个乐什么的。”

    “那当然!”墨七神情微微有些严肃,“这话不用你嘱咐,我知道,七哥对我是真好,真真正正的好,至于怎么好,我就不告诉你了,以后再告诉你,他就那脾气,爱看乐子,其实真到事儿上,都是他扛在前头。”

    “我没嘱咐你。”汤五娘子笑起来,“就是说实话,以前在太原老家时候,大哥也常这样对我,我小时候胖,”汤五娘子顿了顿,赶紧解释一句,“就有一点点胖,也不是特别胖,穿衣服不好看,想瘦下来,总是管不住自己,受不得饿,大哥跟我说,他读古书,看到个一念就瘦再也不胖咒,什么天灵灵地灵灵的,有十几句,说书上说了,一直念,就能瘦下来了。”

    “你真信了?”不等汤五娘子说完,墨七就笑的跺着脚,拍着椅子扶手。

    “念了啊。”汤五娘子也笑,“念啊念,念了好几天,一点也没瘦,我就找哥哥去了,哥哥跟我说,你念的方法不对,头一条,不能停,我说不停我怎么吃饭喝水?哥哥说,所以才不能停啊!”

    墨七捧着肚子哈哈大笑,汤五娘子一边笑一边叹气,“我当时都气哭了,好在后来我瘦下来了。”

    “你还真信了,你可真笨!”墨七指着汤五娘子,汤五娘子斜着墨七哼了一声,“好象你能比我聪明似的。我大哥以前也常笑我笨,阿娘说大哥五十步笑百步,你知道什么意思吗?”

    “你大哥也有笨的地方?”墨七反应挺快。

    “不对!”汤五娘子愉快的喊了一声,“我阿娘这话是说大哥,比我聪明一点点,就笑话我,那些比大哥聪明不知道多少的人,还不知道怎么笑话大哥呢,阿娘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谁敢说自己最聪明?那就等着打脸吧。”

    墨七鼓掌,“这话说得好!聪不聪明,看跟谁比,我最讨厌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在我面前卖弄这个卖弄那个……我不是说你大哥。”

    “我大哥又没在你面前卖弄,大哥虽然常常欺负我笨,不过大哥可疼我了,大哥中了举,翁翁就给了大哥一枚小章,凭小章,想支多少银子就支多少,大哥拿到小章,先把我叫过去,说:想买什么只管去买,大哥送给你!”

    汤五娘子学她大哥挥着手,墨七看的哈哈大笑,“那你买了没有?”

    “当然买了!我买了好些东西,都可贵了,花了好多银子!开心死了!”汤五娘子看样子是真开心。

    墨七哈哈大笑,“你可真实诚,让你买你还真买了!换了我肯定也得买个痛快,不买白不买!”

    “就是啊!”汤五娘子咯咯的笑。

    万嬷嬷从背后斜着笑成一团的两人,示意绿梅,把桌子上的茶水点心换了。

    …………

    宁远扫帚挥的能飞起来,飞快的扫到转弯又往前扫了一射之地,后退几步,左右看看,确定墨七和汤五娘子都看不到了,招手叫过装着干活其实看热闹的几个半大小子,“扫帚放在这里,替我看着,我去找杯茶喝喝,要是我一会儿没过来,你们回去吃饭喝茶,记着把扫帚收好。”

    几个半大小子此起彼伏的点头答应,宁远扔了扫帚,绕个大圈,大步留星直奔村口的草棚,他刚才看到李桐就在草棚里坐着。

    宁远绕到草棚前,李桐已经正起身要走过去看看汤五娘子和墨七那边怎么样了,见宁远过来,招了招手,示意他跟着,绕过马棚,上了处石头垒的一人来高的小台子,往那棵老香樟树看过去。

    宁远紧跟在李桐身后,看着坐在香樟树下有说有笑的两人,啧啧有声,“这小七,太不象话了,他没扫几下,就敢坐到树下喝茶会……说话去了?真是太不象话了,回头我收拾他,你放心。”

    “你说你肯定安排的妥妥当当,这个妥妥当当,就是把我们庄子里的猪给杀了?”李桐横着宁远,冷脸问道。

    “杀猪是为了吃杀猪菜,我跟你说,就为了能让墨七那个笨货射中这一箭,你不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儿,就差拿着箭替他插到猪身上了,总算运气不错,好歹射到猪身上了,真是太难为人了。”宁远诉苦。

    “那猪没好好放血,怎么吃?你要想吃杀猪菜,让人再杀吧。”李桐看了几眼,转身往台子下走。

    “正好,我刚才还在发愁,那猪中了小七一箭,这血都流的差不多了,正好正好,现杀猪做血肠最好,没有血肠,这杀猪菜可不能算真正的杀猪菜!”宁远眉飞色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