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零七章 突变

第六百零七章 突变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杜妈妈一颗心彻底放下来了,笑着往下让婆子,“嬷嬷先到楼下喝杯茶,让我们姑娘收拾收拾,换件衣服,说不定一进去就得去见太子,收拾好了,太子高兴,大家也跟着高兴。”

    “那也是。”婆子当然是能给多少方便,就给多少方便。

    杜妈妈安排好婆子,急急忙忙再上楼,多多已经收拾好一个大箱子,一个大包袱,阿萝呆站着发怔。

    杜妈妈看着箱子和包袱,正要说话,阿萝一个转身,直瞪着杜妈妈道:“妈妈,我不进宫!你赶紧去找七爷,不行,你下楼看着那个婆子,多多,赶紧去找七爷!”

    “糊涂!”杜妈妈真是气儿不打一处来,“找七爷又能怎么样?难不成太子让你进宫,七爷能拦得下来?”

    “那?唉!我真是……”她真是把自己坑进死地里了,七爷让她安生半年一年,她怎么就那么沉不住气呢!

    “那怎么办?进了宫,跟关进大牢有什么分别?比大牢里还惨。”阿萝快哭出来了。

    “稳住!”杜妈妈看着阿萝,胸口一阵接一阵闷气,“先把眼前的事应付过去,让进宫赶紧进宫,先把命保住,唉,这话我不得不跟你说个一句两句了,你这个傻萝,怎么不想想,七爷为什么让你等一等,难道等太子当了皇上,就有办法了?”

    “嗯?”阿萝呆了下,这会儿反应快了,“可太子都立了,还能怎么样?”

    “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事儿折子戏里多了,你进不进宫,七爷的事还是七爷的事,照我说……”杜妈妈脑子灵光,“你进了宫,在太子身边,说不定还能帮七爷一把,到时候,七爷是个仗义人。别哭了,也只能这样了,你听妈妈说,以后可不能再胡闹了,你看看你,今儿闹明儿闹,这都闹成什么样儿了?”

    杜妈妈说的心头火起,她养了这么个蠢妮子,还以为能把养老钱赚出来,谁知道,养老钱不一定赚得到,命说不定得搭进去。

    “赶紧走吧!就照刚才说的,我跟你一起进宫,我得看着你!”杜妈妈恼起来,也不跟阿萝多啰嗦了,推了阿萝一把,又指着多多脚下的大箱子,和那只大包袱,“包袱拿着,箱子还放回去,都拿进去,连点后路都没了!”

    “那要让人偷了?”多多背起包袱,一脸担忧。

    “你也是个笨货!阿萝是进宫侍候太子,谁敢偷她的东西?不要命了?”杜妈妈真想给多多一记耳光。多多急忙点头,用力将箱子推回去,扛着包袱,急急忙忙下了楼。

    车子进了随国公府,果然,停也没停,就直接从角门出去,沿着皇城根儿,一路往北,阿萝从帘子缝里看着高高的、通红的宫墙,眼泪一串儿一串儿往下掉。

    绕了大半个皇城,车子进了只能容一辆车子通过的角门,几个老内侍探头进来看了看,就挥手放行了,车子又走了没多远,停在一间极小的院子里,院子里,三五成群的站着十来个十几岁年纪,个个都生的十分漂亮的女孩子。

    杜妈妈和多多跟在阿萝后面下了车,两个一身宫装的婆子过来,板着脸过来,问了句,“阿萝是哪个?”其实不用问,一眼就认出来了,两个婆子也不解释,一左一右架着阿萝,进了旁边的小屋。

    多多急的就要往前扑,被杜妈妈一把拉住,“你干什么?那是规矩!”

    进宫侍候的人,见贵人之前,都得先检查一遍,再洗涮干净才行呢。

    多多安静下来,背着大包袱,眼睛溜来溜去看稀奇,她这是头一回进宫。

    杜妈妈打量了四周,又挨个看那十几个小娘子,越看越觉得不怎么对劲,想了想,从怀里摸出一张银票子,挪到守在院门口的老内侍面前,垂下袖子掩着手,将银票子塞到老内侍手里,低低问道:“中贵人,这些小娘子,都是要到太子殿里侍候的?”

    老内侍捻着银票子,垂下眼皮扫了眼,看起来十分满意,扯了扯嘴角,“太子?您可真敢想,这都是挑出来要送进大皇子府上侍候的,一会儿就要走了。”

    “大皇子?那不是……”不是高墙圈禁了?杜妈妈吓的心都不会跳了。

    “不是怎么着?再怎么不是,那也是龙子凤孙,照样得隔三岔五的挑人侍候。”老内侍看到那张数目实在喜人的银票子的面子上,多说了好几句。

    “那还能出来吗?”杜妈妈抱着万一之望,老内侍斜着杜妈妈,一脸的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死了就能出来了。”

    杜妈妈身子一晃,眼前一黑,她就知道没好事!杜妈妈脚步虚浮,转身走了两步,又转回身,再塞一张银票子给老内侍,“多谢中贵人关照。”

    老内侍攥着银票子,嗯了一声,再有两刻钟就启程了,他就是想关照,也没什么好关照的了。

    阿萝换了一身和那些小娘子一模一样的宫装出来,一边走一边低头打量着自己,走到杜妈妈身边,正要抱怨,“妈妈,你看……”

    “萝啊,不好了,这不是要去侍候太子,你,还有这些,是要送进大皇子府,高墙里面。”杜妈妈眼里含着泪。

    阿萝呆了下,一时没反应过来,“去哪儿?”多多被大包袱压的伸长脖子,呃了一声,倒比阿萝反应快,“错了吧?”

    “怎么会错?”杜妈妈再也忍不住,眼泪滑下来,“萝啊,他们这是要……这心肠太黑了。”

    阿萝呆呆站了片刻,头慢慢昂起,甩了甩袖子,“我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呸!算我倒霉,既然是这样,你们别跟我进去送死了,妈妈,你带多多走吧,多多心眼少,就烦你多费心,替多多找个好婆家,楼上那一大箱子东西,你拿一半,另一半给多多置办嫁妆,以后逢着今天,你要想起来,就给我烧几刀纸。”

    “我不回,我跟着姑娘,直要怎么着,我好歹还能替姑娘收收尸。”多多眼泪哗哗的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