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零一章 背锅萝

第六百零一章 背锅萝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家会说他是直臣、忠臣。”五皇子小脸严肃起来,长公主点头,“还有呢?他是为了做直臣、忠臣?”

    “姑姑,您说四哥可怜。”五皇子仰头看着长公主,不往下说了。

    长公主歪头看着他,突然噗一声笑起来,抬手在五皇子额头上敲了下,“小人精儿!倒有点姑姑小时候的样子,还知道可懂不可说,行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回去吧,你那个七舅舅说不定已经找过去了。”

    …………

    周副枢密得到信儿,一路小跑奔进太子殿内时,周六早就反应过来,已经带着阿萝跑了。

    太子已经换了衣服,正站在窗前,气的一口接一口喘粗气。

    “太子爷。”周副枢密小心翼翼站到太子侧后,“您别……”

    “别跟他计较?还是别生气?”太子冷笑,“你是来说废话的?”

    “都不是。”周副枢密一脸愁容,“太子爷,臣是想说,得仔细想想高使司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出。”

    “他疯了!鬼附身了!”太子恨的牙都咬痛了。

    “太子爷也看出来他极其反常了,太子爷,他为什么这么反常?”周副枢密小心的引导太子,不过太子可没他的耐心,“有话直说!”

    “是。”周副枢密干咽了口口水,“太子爷,高使司心思慎密,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再三思虑,他可从来没象今天这样冲动过,太子爷,臣觉得,高使司这简直是故意触怒您。”

    “你到底想说什么?”太子心头的火苗又开始往下窜。

    “太子爷,臣的意思,臣是觉得……”周副枢密一肚皮苦水,他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照平时,太子也该听明白了,怎么今天……这是非要他说出来么?“臣是觉得,高使司已经和太子离心离德了。”

    太子一呆,片刻,眼睛微微眯起,斜睨着周副枢密,“他跟我离心离德,是不想活了吗?”

    一句话把周副枢密噎的半个字说不出来,太子自从做了太子,就差不多把自己看成皇上了,他要是跟太子说他这太子之位不怎么稳,他才是真的不想活了,就现在,就活不成!

    “孤知道,自从定了大局,你和高书江就明争暗斗,你以为孤不知道你那些小心眼?孤什么都知道,顾着你的面子而已。”太子一肚皮怒气,逮着谁跟谁发。

    “太子爷,臣真不是……”周副枢密差点急出一头汗,他这可真是无妄之灾。

    “不是?高书江老糊涂了一回,你就赶紧跑到孤面前,一句话就说他跟孤离心离德!你就是在孤面前落井下石,也该好好想想怎么说吧?动动心眼!”太子手指头捅在周副枢密心口上,周副枢密哭丧着脸,他可怎么说得清?

    “太子爷,臣不是……太子爷,臣是……太子爷英明,臣是为了小六,是为了小六。”周副枢密一急之下,倒急出智慧来了,“臣都是为了小六,要不是他,这个混帐东西,胆大妄为,高使司被怒火冲晕了头,都是因为小六,是小六……是那个阿萝,太子爷明鉴……”

    周副枢密一边说一边飞快的转心眼理思绪,越理越顺畅,这原因分析,从高书江离心离德到周六混帐他护子心切,再到都是因为阿萝这个惹事的祸胎。

    “太子爷,这一回,臣也不得不说一句,那个阿萝,您不能再迷恋她了,真要迷恋,就得想个法子好好安置,放在市井之中,实在不妥当,小六的脾气,太子爷最知道,心最软,这回肯定是那个阿萝死缠活缠,阿萝是太子爷心爱之人,小六是个实心眼,但凡是太子爷喜欢的,他都敬重得很,阿萝吩咐了,他哪敢不听?太子爷明鉴。”

    周副枢密一边说一边打着主意,阿萝这事,确实是个隐患,正好,借着机会能解决了最好,进宫也罢,打发了也好,总之不能再让她住在那个软香楼,招摇撞骗。

    这些话,太子听进去了,今天这事,还真是,就是那个阿萝!他什么时候迷恋阿萝了?他怎么可能迷恋一个女人?

    “你要护小六,也不该污蔑高书江,就算你要在孤面前说高书江不好,也该想个说的过去的理由,离心离德?小六是个直性子,你也没比小六好哪儿去,连背后说人是非都不会!”

    太子顺着周副枢密的话,再想到自己这份目光锐利、英明睿智,心情至少比刚才怒火中的一团乱麻强多了。

    “那是太子爷睿智。”周副枢密太知道怎么说话能讨太子高兴了,“臣在朝中,也就在太子面前,只要有一句话乱说了,就能被太子看出来。”

    周副枢密这一记马屁拍对了地方,太子下巴微抬,哼了一声,“既然知道,还敢在孤面前耍小心眼?”

    “是,臣再也不敢了。”周副枢密低头认错,“太子爷,不能再放任阿萝住在市井中了,要不……”周副枢密只说了个要不,至于要不怎么样,这得等太子来接,他可不知道太子爷对阿萝到底有多宠爱,这个话可不敢乱说。

    “你也太小瞧孤了!”太子斜了周副枢密一眼,有几分恼怒,“阿萝这种烟花女子,不过……孤不过是为了体察民情,一个娼妓,抬进宫?我看你还没有小六明白事理,至少这种话,小六从来没说过!”

    太子话刚出口,突然想起来,小六好象说过,还不止一回,算了,小六的话全是胡说八道,说过也就是没说过。

    “是,太子爷英明,臣从前看小六混帐得很,这几年倒有点出息了。”周副枢密赶紧跟上夸一句儿子。

    “你大哥跑去看老大去了,这事你知道?”太子突然想起件事,斜着周副枢密问道。

    “臣刚刚才知道,吓了一跳,后来听说是皇上的旨意,才算好些,唉,大哥老糊涂了,太子爷也知道,他从前没这么老时,就糊涂得厉害。”周副枢密先撇清自己,顺便替大哥解释一句,毕竟都是一个周字,他们两个的亲娘,还好好的活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