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章 六百章了

第六百章 六百章了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是你这种奸侫小人!”高书江转向周六,怒目而视,“好好的太子,就是被你这样的奸侫之徒调唆坏的!”

    “你说谁?我?你说我?”周六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尖,他已经愕然到不知道怎么反应了,要骂,难道不是骂他没出息吗?奸侫小人?

    阿萝往周六身边挪了半步,想想不对,急忙收回脚,几步窜到太子身后躲着。

    照折子戏的规矩,下面该骂她是妲己褒姒了,她得躲躲。

    谁知道高书江没理他,继续指着太子痛心疾首:“太子爷,你就是沉湎女色、纵欲妄为,那也该自重身份,找个身家清白的女子,这样一个人尽可夫,几乎睡遍了京城的娼妓,你今天竟然把她带到这堂而皇之、臣民仰视、威严不可直视的大殿上,太子爷,您怎么能这样?”

    高书江一只手用力捶着胸口,失声痛哭,“皇上啊!先皇啊!您睁开眼睛看看吧!太子爷啊,您这是想干什么?您今天把这娼妓带上大殿,异日您会怎么样?让这人尽可夫的娼妓母仪天下?让她祸乱皇家血脉?太子爷,您……”

    “闭嘴!”太子一声暴喝,他总算反应过来了,一反应过来,就气的头都要炸了,“你是疯了?还是着了魔了?鬼上身了?”

    太子这一连串的话,至少六半是真真切切的疑问,这会儿的高书江,除了鬼上身,没法解释!

    “太子爷!”高书江老泪纵横,哭声响亮,哭归哭,可咬字还是那么清晰,声音还是那么宏亮,“老臣实在看不下去了,也忍不下去了啊,太子爷啊,这一回,臣就是死,也不能再看着太子爷这么荒唐下去啊!太子爷,您是储君,未来的天下之主,太子爷啊,您不能再这样,不修心不修德,恣意妄为,暴戾不仁,不慈不仁不孝,太子爷,您这样,可让臣子们怎么活啊?让这天下万民怎么活啊?”

    高书江这一番倒都是真话,殿外支着耳朵装听不见的诸臣子,个个听的心有戚戚焉,是啊,这样的太子爷,往后,他们这些臣子的日子得过难过?

    “你不但疯了,还在孤面前倚老卖老上了,我看你是疯了,你是不想活了!”太子气的头一阵晕一阵疼。

    “太子爷,老臣都是为您好,老臣拼上这条命,也要劝一劝太子爷,太子爷,您不能再这样了,太子爷啊,为君者不易,太子爷不能这样任性妄为,太子爷,周渝民是小人中的小人,您要亲贤臣远小人啊……”

    若论口才,一打太子也说不过捂上半张嘴的高书江,太子又气极了,磕磕绊绊一句话没说完,高书江那边已经高山上流水一般连哭带说一大串了。

    “闭闭闭……闭嘴!”太子都气结巴了,“捂住他的嘴!给我捂住他的嘴!”太子气急败坏的吩咐周六,周六窜到高书江面前,手伸到高书江嘴边,离了一寸多就不敢再往前伸了,万一他咬他的手呢?

    “太子爷,不好捂,这捂不住。”周六的手在高书江嘴巴前这边伸伸,那边缩缩,从左边绕到右边,又从右边绕到左,无从下手。

    高书江理也不理周六,只顾情真意切、痛心疾首的进谏。

    “滚!”太子快气的晕过去了,一脚踢开周六,飞起一脚踹在高书江嘴上,高书江上了年纪,牙口本来就大好了,这一脚下去,门牙就掉了一个,血顺着嘴往外喷,“……太子爷啊,您这是桀纣之行啊,您不能这样啊,您不能啊……”

    高书江说一个不字,就往外喷一片血沫,干脆一个接一个说不能,一口接一口往外喷血沫,只喷的太子衣襟上全是星星点点的血,大殿的金砖地上,也被他喷了好大一片。

    高书江嘴里的血一边顺着嘴角往下淌,一边一口接一口往外喷,鼻子之下,血沫淋漓,太子看的害怕起来,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高书江往前膝行了一步,又跟一步,一把抱住太子的腿,“……太子爷啊……”

    太子见他一脸的血蹭上来,吓的一声尖叫,抬脚踢开高书江,跟上去猛踢一脚,再踢一脚,“滚!滚!你给我滚!”

    “太子啊……”高书江喉咙里咯咯了几声,头往后仰,晕了过去。

    …………

    太子殿里这一出,几乎是立刻,就被报给了三位相公,墨相听长随几乎一字不差,唯妙唯肖的学高书江的话,听到一半,噗的一声,一口茶喷了长随胸口湿了一片。

    “你接着说!”墨相吩咐了一句,找手帕擦着手,连咳了好几声,这山西老抠也太舍得下脸儿了,为了脱身,连这一出都演出来了。

    吕相比墨相淡定多了,至少茶没喷出来,听长随说完,放下杯子,抬手揉了揉脸,将那份几乎忍不住的笑揉回去,用力吭吭了几声,清了清喉咙,吩咐长随,“再去听着,还有……算了,就听着就行。”

    长随领命而去,吕相揉着太阳穴,站起来,出了门,不紧不慢的往对面墨相屋里过去,高书江闹过这么一场,这使司的位置就要空出来了,这个位置可不是谁都能坐得下来的,得好好商量商量。

    长公主几乎和三位相公同时得到信儿,抿着茶,一边听一边笑,一边笑一边看着坐在她对面,有几分明白,不过更多的是困惑的五皇子。

    内侍一字不漏禀报完,垂手退了出去,长公主放下杯子,笑眯眯看着五皇子,“好玩儿吧?”

    “不好玩。”五皇子拧着眉,“高使司挺可怜的。”

    “错了!”长公主收起笑容,“你应该说,你四哥挺可怜的。”

    “高使司为什么这样向太子进谏?这太蠢了。”五皇子仰头问长公主。

    “你说呢?”长公主反问道。

    “姑姑说四哥可怜。”五皇子看着长公主,“高使司是故意的吗?故意让太子难堪?让太子难堪,他有什么好处?”

    “是啊,”长公主拖着长音,又笑眯眯,“好好想想,他有什么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