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九九章 他骂你

第五百九九章 他骂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随国公微微蹙眉,蒋先生这脾气越来越怪了。看着蒋先生塌着肩,在些蹒跚的走远了,随国公重重叹了口气,转身往回走,走了几步,看着依旧巍峨的王府正殿,犹豫了片刻,转步掉头,直奔那扇又小又窄的小门过去,他不想再见大皇子。

    随国公直奔紫极殿缴旨,照蒋先生的嘱咐,说一切都好,大爷看起来很不错,只是大爷身边侍候的人,好象有点不大够,不是大爷说不够,是他看着有点不怎么够。

    皇上听的很专注,听完轻轻舒了口气,看起来放心多了,“这事就交给你,用心挑些人送进去给他使唤,择好的挑,这上头不能委屈他。”

    随国公垂手应是,将要退出时,犹豫问道:“皇上,这人是不是能从宫里挑?宫里的人最懂规矩,大爷自小是在宫里长大的,开府出去也没几年。”

    “嗯。”皇上立刻就点头答应了,这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

    “既然从宫里挑,皇上看,臣是请宁娘娘的示下,还是请太子作主?”随国公暗暗松了口气,赶紧再问后一句,这一句才是他真正要问的。

    “太子吧。沉默了片刻,皇上吩咐道。

    随国公更加轻松了,连忙答应了,垂手退出,径直去找太子,连禀报带请关于挑人的示下。

    没等随国公说完,太子就随手抓起砚台砸在随国公身上,幸亏砸在软肉上,虽然疼的随国公脸颊上的肉直抽抽,却没伤筋动骨。

    “他没死心,你也没死心是吧?打量着孤就那么好欺负?”太子指着随国公鼻尖骂。

    随国公吓的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急急解释,“不是下臣,是皇上,是皇上说下臣是……舅舅,让下臣去瞧瞧,不是臣,臣不敢。”

    “是舅舅!”太子一脸讥讽,“敢情是为了当这个舅舅,怎么?孤对不起你这个舅舅了是吧?你以为你是谁?”

    随国公磕头不已,一句话不敢再说。

    太子居高临下,眯眼狠盯了他好一会儿,抬脚踹在随国公肩上,“你要巴结他,要挑美人儿给他,你去挑啊!找孤干什么?怎么着?不但你要在孤面前摆舅舅的款,还要替他在孤面前摆兄长的款?滚!”

    随国公没敢起身,真就连滚带爬起来,一直爬下台阶,又爬了几步,才敢站起来,在殿外候见的官员,以及内侍和侍卫们的注视下,站起来,抖着腿慢慢走了。

    殿外一角,高书江目光漠然的看着老朽可怜的随国公,一直看到随国公出了院门看不到了,低下头,仔细盘算起来。

    太子大殿外,周六带着裹的严严实实的阿萝,鬼鬼祟祟溜进茶水房,一把将阿萝推到角落里,自己掂着脚尖走到通往大殿的帘子前,用手指挑开条缝往殿内看,殿内,太子正一脚踹在随国公肩膀上,让随国公滚出去。

    周六看的津津有味,想当年在随国公府,他可没少欺负他和他阿娘,甚至他阿爹,现在,现世报了吧,有本事拿出当年欺负他的威风,跟太子直腰子啊?

    呸!看着随国公一路爬出去,周六痛快的啐了一口,回头冲阿萝招了招手,喊了声太子爷,掀帘进了正殿。

    “你怎么来了?”太子回头看到周六,又看看他身后裹成只棕子的阿萝,以及茶房那道帘子,“不走正门,怎么从茶水房溜进来了?”

    “不能走正门!”周六一脸神秘,冲阿萝挥手,阿萝甩开裹在外面那件丑死个人的连帽斗蓬,委委屈屈、娇娇弱弱叫道:“太子爷。”

    “是你。”太子一怔,怪不得要鬼鬼祟祟从茶水房溜进来,“你带她来干什么?我这儿都是正事!”太子转头责备周六,周六一脸干笑,阿萝拿出所有的娇柔怯弱,往前挪了两步,“太子爷,奴家……”

    一句话没说完,阿萝翘着漂亮的兰花指,帕子按着眼角,怯怯柔柔的看着太子,之所以一句话没说完,是她压根没想好来找太子该怎么说,该要什么,她真正想要的,在太子面前没法开口啊,也就能跟七爷直说。

    “行了行了,晚上我去看你。”太子有几分不耐烦,又有几分怜惜,阿萝思念他到这个份上,总得怜惜怜惜。

    阿萝一听太子这么说,眼泪一下子掉下来,唉,她就知道不该来!

    “太子爷,”周六见阿萝眼巴巴光哭说不出话,没办法,他替她说吧,没等周六开说,殿门口光线闪动,高书江站在殿门口,直视着和太子对面而立、眼泪汪汪的阿萝,和站在阿萝旁边,正在说话的周六。

    太子顿时有几分尴尬不自在,忙挥手吩咐周六和阿萝,“先回去,有什么话晚上再说。高卿……”

    “太子,臣要进谏!”高书江声音宏亮、底气充沛的喊了一嗓子,这一嗓子,不光把周六震晕了,太子也愣了。

    高书江扑通一声跪在殿门口,后背挺的笔直,仰头直视殿内,声音宏亮,铿锵有力,正气昂然,“殿下是储君,异日天下之主,万民之楷模!却在朗朗乾坤、大庭广众之下,就在这议处国家大事的正殿内,私会娼妓,殿下,您的德行呢?本朝以孝立家,以孝治天下,随国公是殿下嫡亲的舅舅,殿下就算是,也不能如此羞辱随国公,羞辱殿下自已身上那一半血脉!”

    周六圆瞪着双眼,嘴巴张的老大,直直看着高书江,唯一的念头就是:他疯了!

    阿萝兴奋的脸都红了,微微抖着手胡乱绞着帕子,看看高书江,再看看太子,再看看高书江,再看看周六,出大事了!

    太子被高书江铿锵有力、正气凛然的进谏喷的一阵接一阵发晕,直晕到字字入耳,却一句也没听懂,他说什么呢?

    “他说什么?”太子下意识的转头问周六,周六咽了口口水,又咽了一口,指着高书江,“他……他他,他骂你呢!”

    周六这一句总结,总结出了高书江这一番话的精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