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九八章 平安终老是奢望

第五百九八章 平安终老是奢望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随国公脸色变了。

    蒋先生侧头看着他,笑起来,“难不成国公爷还存着太子,或是大爷登上大位的痴心妄想?”

    “大爷……这样了,太子已经立了太子。”随国公答道,太子都立了太子,板上钉钉的事儿,怎么能叫痴心妄想?

    “哼。”蒋先生冷笑了一声,也不解释,只接着问道:“朝中有什么变化?说大的变化就行。”

    “新增了一位相公,楚尚书成了楚相,墨相的二公子升任户部尚书,不过是暂代,说是下半年就要调外任了,别的……”

    “够了。”蒋先生打断随国公的话,轻轻叹了口气,停了片刻,还是问道:“这新增的相公,为什么不是高使司?太子没说什么?”

    “太子推了高使司,不过投豆议定的时候,楚相得的豆最多。”随国公叹了口气,投豆的事他也参与了,不过他没投给高书江,他不想再给四房增加势力。

    “太子呢?什么反应?”蒋先生又追问了一句。

    “这能有什么反应?这是大家的意思,再说,太子身为储君,不都是他的臣子?”随国公想着他那一豆,虽然坚定的认为自己没错,可说不清为什么,他不愿意提,一旦提到,总有点心虚。

    蒋先生哈哈笑起来,抬起手,用力拍着随国公的肩膀,拍的随国公莫名其妙。

    “不说外头的事了,说说大爷吧,大爷的吩咐,你准备怎么办?”蒋先生笑了一阵子,好象比刚才轻松些了。

    “大爷这高墙圈禁,要是因为别的,不管是什么,大约都有回旋的余地,可他这事……皇上是疼他,可现在太子都已经立了,我一个老迈之人,还能做什么?不是我不想尽力,实在是……”

    随国公立刻开始诉苦,蒋先生斜着他,一边笑一边摇头,笑了一会儿,又拍几个随国公,“弑不弑母,这不是大事,自古以来,坐到帝王之位的,弑母弑父杀兄屠弟的,多的是,事成之后,不过找个替罪羊,万事大吉。”

    “不能这么说,大爷这事……”随国公脸色微青,这道理他懂,可他现在跟着太子,那一样是他外甥,他不想再冒着杀头抄家的风险,替已经被高墙圈禁的大皇子奔波了。

    “大爷的问题,不在于弑母,而是他太蠢,蠢到无可救药。”蒋先生话锋一转。随国公愕然,呆了片刻,不加掩饰的长舒了口气,苦笑道:“先生……我这汗都出来了。”

    “你带人修的这高墙,”蒋先生指着四周几乎隔断一切的高墙,“是困住了大爷,也是护住了大爷,只要这高墙不倒,只要他还在这墙里,也许以后不能象现在这样,日常供奉和没有这高墙时全无分别,甚至更好,可一个平安终老,是稳稳当当的,贵妃的血脉,至少能保留一支。”

    随国公其实没怎么太懂,不过这不影响他不停的点头,他也希望这样,大爷就别闹了,老老实实在这高墙里享受富贵吧,这也没什么不好。

    “大爷的吩咐,你听着就足够了,出了这墙,就忘了吧,也不要跟别人多说,一个字也别提,皇上要问,你只说大爷过得好,再细说说日常供奉怎么样,人手够不够,就足够了。”蒋先生也不象从前那样,说话以点拨为主了,干脆就直接吩咐。

    随国公一边听一边点头,蒋先生的吩咐,句句都说进了他心里,就这样,最好!

    “还有,”蒋先生环顾四周,这高墙内各处,如今修的比没有高墙时还勤,“跟皇上说,大爷身边侍候的人少了点,这事,皇上大约也会派到你手里,你照着大爷的喜好,好好给大爷挑些美人儿送进来。”顿了顿,蒋先生眼皮微垂,“不要都从良家挑,想办法挑些资质好的清倌人送进来,活好,会侍候人的,让他有点事儿做。”

    随国公呆了呆,随即明白了,这是用美色消耗大爷那份闲心。

    “先生放心,放心!我懂了,这事容易,这也是好事。”随国公连连点头。

    “还有件事。”蒋先生说了还有件事,却低下头只顾往前走,不说话了。

    “什么事?”随国公跟着走出了一射之地,见蒋先生还是一言不发,只好问道。

    “你去找一趟宁七爷。”蒋先生又停了,拧着眉头,看起来犹豫不决,好一会儿,才又接着道:“还是找一趟吧,你亲自去,我说的这些话,出我口,入你耳,出你口,只能入宁七爷的耳,你跟宁七爷说,大爷已经是个废人,请他高抬贵手,容他苟且活着吧。”

    随国公半张着嘴,愕然看着蒋先生,完全懞了,怎么求到宁远那里了?跟他什么关系?关他什么事?大爷的事,有他抬不抬手的份?

    “宁远?这要求,也是太子……”

    “你照我的说的去做,以后你就知道了,咱们几十年的交情,我也提醒你一句,能和宁七爷交好,就尽量交好吧,这两件事,第一件,你错点偏点都没什么,第二件,若错了半点,不光是大爷性命不保,就连你随国公府,也用不了多久,只怕也是一片平地了。”

    蒋先生没看惊愕茫然的随国公,低着头,慢慢踱了几步,“如今我能做的,只有尽力保住大爷这一条命,你们周家两房嫡支若能平平安安,往后,大爷的日子也能好过些,国公爷,咱们认识几十年了,我受过你大恩,你记着,你们周家的如鸿的运势到头了,人也罢,一家一姓也好,这运道都是这样,有峰有谷,你们周家得意了这几十年,已经不知道什么叫收敛了……”

    蒋先生看着茫然中带着不以为然的随国公,突然觉得意兴阑珊,说到一半的话戛然而止,往后退了半步,叹了口气,勉强道:“做好准备吧,多置祀田,家里的女孩子差不多年纪的赶紧嫁出去,实在太小,先定好亲,多备嫁妆……算了算了,各人有各人的福运,听天由命吧。”

    看着有几分恼怒的随国公,蒋先生悲从心来,摆着手,“好了,我累了,你回去吧。”

    说完,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