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九六章 父母

第五百九六章 父母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华大奶奶是闵老夫人的主心骨,闵老夫人又嘀咕了一句,就不说话,听着华大奶奶话开始盘算。

    张太太她认识几十年了,为人是没话说的,又大方又厚道,李大郎确实是一等一的人品,李家大娘子嫁了人又归家,再想嫁人只怕是难了,嗯,不嫁最好,一个人能吃多少用多少,真嫁了人,那嫁妆必定不得了……

    还真是门好亲,六姐儿嫁过去,婆婆没话说,继子有继子的好处,不是生母,这孝字上……她自己也不好狠拘着六姐儿,没有妯娌,他们一家和李氏一族又没有往来,既不用受那些穷亲戚的骚扰,也不用接济……

    闵老夫人动心了,“这么说也是,六姐儿脾气娇,嫁到这样的人家,至少日子过的称心。”

    “你要是也觉得行,这事得赶紧,这门好亲咱们看得着,别人也能看着,你看马夫人一个劲儿拉着张太太说话,多亲热,说不定也是看上了李家大郎,她家九姐儿可高不成低不就有两年了。”

    华大奶奶想着马夫人那份热情,眉头微皱,要是赵侍郎家先提了亲,哪怕同时提亲,只怕她们家六姐儿就得落空,毕竟,她们永安伯府就只有一个空架子,人家赵侍郎可是实权人物。

    “那可得赶紧!”闵老夫人越想越觉得李家好,听华大奶奶这么说,就有点急了。

    “是得赶紧,得找个够份量的媒人。”华大奶奶一边应了句,一边盘算,“姑姑是荆国公夫人,论理儿这身份足够,可姑姑一来跟李家不熟,二来,”

    华大奶奶顿了顿,“她家八姐儿的亲事还没着落,万一……”

    “万一她也看上了李家大郎?”闵老夫人这会儿反应飞快,“她不行。商大奶奶?汤家跟她们李家是世交,张太太跟商大奶奶看样子交好。

    “不行!”华大奶奶一口否定,“商大奶奶那身份,哪够份量!”

    “那还有哪家?别家咱们就算开了口,人家也不一定愿意应。”闵老夫人愁上了,唉,永安伯府还是太败落了。

    “照我看,也别托这个托那个了,”华大奶奶很快拿定了主意,“你跟张太太几十年的交情,都是自家儿女的事,干脆你去一趟李府,当面跟张太太提一提这事,就算万一不成,也不至于伤了谁的脸面,以后不好往来,就算结不成亲家,李家咱们也是要好好交往的。”

    “那好,就这么办。”闵老夫人也是个爽快人,一口答应,又和华大奶奶商量了几句,决定明天就到李府当面和张太太提这门亲事。

    嘀嘀咕咕商量儿女亲事的,不光永安伯府这一对婆媳,还有赵侍郎的夫人马氏和女儿赵九娘子。

    这一回,赵九娘子和阿娘马夫人眼光一致,都看上了李家。

    马夫人看中了张太太的明理好脾气,以及李家大娘子和长公主那份亲密非常的交情,以及李信的二甲第一,赵九娘子则看中了李家不同一般的富贵,以及李信的俊秀儒雅。

    马夫人也是行动派,母女俩两三句达成统一,马夫人就开始盘算请谁探话说亲,“……就托顾夫人,楚相的面子,我就不信她李家敢驳了,虽说顾夫人和绥宁伯府有点儿拐弯亲,不过顾夫人说过好几回了,绥宁伯府那位顾姨娘的娘家,早就被顾氏族里开革出去了,这门亲,顾夫人早就说过不认了,这一条挑不出理儿。”

    “就算挑得出,李家也不敢挑吧。”赵九娘子撇了撇嘴,“阿娘就是想的周到。”

    “这还不是替你着想?真结成了亲,你是要嫁进李家的,张太太虽说是过继母,寻也是你正经的婆婆,能结好尽量结好,就算不能结好也不能先惹人家不高兴,甚至种了仇,你呀,就是孩子脾气。”

    马夫人点着女儿的额头,“你这孩子,算了算了,就你这惯坏了的脾气,李家这样的低门小户也好,能伸开心肠过一辈子。”

    “阿娘,我才不任性呢,我就是在阿娘面前才这样,跟别人,阿娘去打听打听,谁不说我懂事识大体?”赵九娘子摇着阿娘的胳膊嗔怪。

    马夫人笑起来,“好好好!懂事,识大体,我的闺女,哪有不好的?”

    …………

    禁中,紫极殿,皇上一脸倦容,放下手里的朱砂笔,轻轻捶了几下腿,常太监忙上前几步,扶着皇上下了榻,又扶着他走了几步,等皇上活动开腿脚,才松开皇上,站到炕前收拾笔砚。

    “贵妃走了有小半年了吧?”皇上脚步缓慢,来来回回走了几趟,顿住步,看着殿门外的盛开的春花,语速缓慢低落的说了句。

    “是。”听皇上提到周贵妃,常太监一个字不敢多说。

    “大哥儿也关了快半年了。”沉默半晌,皇上又低低说了句,这一回,常太监一声没敢吭。

    “宣随国公。”皇上又来来回回走了几趟,坐回炕上吩咐。

    “是。”常太监垂手退到殿门口,招手叫过小内侍去宣随国公。

    随国公到的很快,磕了头起来,皇上将汤碗放下,缓声吩咐道:“前儿大哥儿递信出来,说想念朕,他是被高墙圈禁的人,私递书信出来,这不对,可他念着朕,唉,你去一趟,第一,看看大哥儿好不好,第二,把各处仔细查看一遍,房舍用具可都齐全,侍候的人够不够。”

    停了片刻,皇上接着道:“圈在里面能做的事有限,问问他房里侍候的人可称他的意,朕记得,他被圈进去前,刚刚死了个小妾。”

    “是。”随国公听说是这么件差使,满肚皮苦涩,可脸上半点不敢露,只敢恭恭敬敬应一个是字。

    “你是他嫡亲的舅舅,你跟他阿娘一样疼他,你去看看,朕也能放心些。”皇上神情晦暗,“他虽然大逆不道,可毕竟……唉,贵妃走的时候,最牵挂的就是他,你去看看,好好看看,别让人委屈了他,再怎么也是朕的儿子。”

    “是。”随国公再次垂头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