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九五章 祸害精

第五百九五章 祸害精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远干笑几声,季疏影气的脸都青了,“你这是威胁我?”

    “我是跟着你走的吧?是你领的头吧?”宁远没答季疏影的话,他当然是威胁他了,这还用说?“这错在你,不错吧?第二,你见了明家娘子,太慌乱一脚踩在我脚上,我只好扶你一把免得你摔个狗啃泥,因为你这一慌乱,才耽误了,要不然那两货看到前,咱们早就跑远了,这第二错,也在你吧?第三错么……奇了怪了,那明家娘子脸红成那样,她要是不脸红……总之,你说这事是谁的错?”

    季疏影被宁远气的连咽了几口口水,“我告诉你……”

    “我告诉你,真传出什么话,害了明家娘子,全是你的事,我可不是想管你那些破事,就是提醒你一句,勿谓言之不预也!”宁远截断季疏影的话。

    季疏影深吸了口气,压下那股子想暴揍宁远一顿的冲动,“宁七爷,你不是不讲理的人,你听我说,这亲事,不能象你这样,心血来潮,说哪一出就是哪一出,头一条,我家长辈,和她家长辈,肯不肯,第二条,她肯不肯……”

    “这容易!”宁远拍着胸膛,“这事我既然看到了,就没有坐视不理的理儿!这太容易了,我安排你们见一面,说说话,你亲口问她肯不肯,她要是不肯……那也没事,无论如何,咱们不能让人家小娘子为难,对吧?要不就今天?”

    季疏影抬手捂在脸上,他刚才真是野鬼附身上,才会跟宁远出来说什么话,才会惹上这么个沾上就甩不脱的大祸害精!

    墨七揪着时不时想窜上去的周六,看着一脸愤怒季疏影和表情丰富的宁远,跟周六比,墨七聪明多了,这会儿他有点猜着宁远的意思了,真要是能牵成明三娘子和季疏影,那真是太好了,季疏影比他强太多了,跟一肚皮学问的明三娘子,象宁远说的,才子才女,明三娘子得了好姻缘,季疏影……娶了明三娘子这样的,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眼看着季疏影拂袖而去,墨七提着颗心,几步奔过来,眼巴巴看着宁远,因为周六在,想问又不敢,不问又实在憋的难受,胡乱划拉着手指,“那个……季探花?七哥,这个……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没等宁远答话,周六先抢过话,一脸凶相的发着狠,“有什么怎么样的?瞧他那个样子,探花怎么了?就不得了了?哪天我非闷他一顿黑棍不可,敢跟我远哥呲牙!不想活了!”

    “放心!”宁远先答了墨七一句,再抬手敲了周六一记暴栗子,“你这嘴怎么越来越放肆了?刚才那两位,你是不是看着跟阿萝柳漫一样,想怎么轻薄就怎么轻薄啊?”

    “哪有,我没……”周六刚才话说的过头了,他心知肚明,听宁远教训,目光躲闪,顾左右就想打岔,“出来半天,怪渴的,进去喝杯茶,还有酒……”

    “你听好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刚才的事,我好不容易才安抚住季探花,你要是自己胡说八道,要是传出去,你就别想着闷别人的黑棍了,先想想自己怎么死吧。”宁远这话说的寒意森森,周六吓的头往回缩,“远哥你放心,刚才我昏了头了,这事我知道轻重,半个字不敢提,想都不敢想。”

    “一个是我亲妹妹,一个跟我亲妹妹差不多。”墨七拍着周六,“跟我大伯比,我爹算脾气好的,我大伯最多秋天里,就回京城了,咱们兄弟,这次我放你一马,谁也别提了,回去我跟六妹妹交待一声。”

    “刚才是我吃了屎,明儿我作东,好好谢你!还有远哥。”周六赶紧连连长揖陪罪。

    回到花厅,季疏影扫见宁远,立刻远远避开,宁远没留意,捧着杯茶站在花厅窗前,远眺着湖对岸,盘算着晚上该怎么跟李桐说他刚刚办成的这件大事。

    …………

    福安长公主一直坐到未末,在众人假装看不见中,由李桐陪着出来,上车回去了。

    长公主一走,诸人开始陆陆续续的告辞,永安伯府闵老夫人和媳妇华大奶奶,女儿赵冉一起出来,华大奶奶将闵老夫人扶上车,自己也紧跟后面上了闵老夫人的车。

    闵老夫人坐在车里,反手捶着腰,低低抱怨,“都说长公主任性,还真是,皇子公主到臣下府上,哪个不是坐坐就走,哪有象她这样的,来的早走的晚,真是累死个人。”

    “等咱们都走了,李家收拾东西,只怕得忙上一整夜,轮不着咱们抱怨。”华大奶奶拿了几个垫子,自己坐舒服了,感觉到车子咯噔几下,掀帘子瞧了眼,见出了李府,压低声音,“你看荆国公府那边,是不是?”

    华大奶奶没直说出来,闵老夫人想把赵冉嫁给荆国公世子这事,只怕是没希望了。

    “唉,你听她说的那几家,也不瞧瞧自己儿子什么样儿,心可真高。”闵老夫人听华大奶奶问到女儿的亲事,既烦恼又恼怒,荆国公府,看样子是不用多想了。

    “荆国公府这门亲,高贵是高贵,却有点华而不实,六姐儿真嫁过去,这日子过起来也不容易。”华大奶奶一脸笑,“眼前倒有门好亲。”

    华大奶奶指了指车子离开的方向,“李家。”

    “李家是商户,他家大郎又是继子。”闵老夫人因为商户出身被人家说了大半辈子,对商户出身,极为敏感和瞧不上。

    “商户怎么了?他家大郎传胪出身,家里又有的是银子,又是个有本事的,我看哪,也不过十年八年,指定就能做进三品,说不定还能做了相公,你看看现在朝上,墨相和吕相,出身都不怎么样,如今可都是咱们京城数一数二的人家了。”

    “那不一样,墨相和吕相都是读书人出身,也就是穷点。”闵老夫人对门第儿看的最重。

    “李家一共三口人,李大郎不说了,一等一的人品,李家大娘子如今看,也不得了了,你看看长公主对她,听说她在长公主面前说一句算一句。”华大奶奶没接闵老夫人的话,只管顺着自己的话往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