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八六章 手段

第五百八六章 手段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算了!”楚三娘子很快就下了决断,和让季公子瞧不起相比,她宁可自己纠结烦恼。

    “怎么了?”解二娘子看起来很意外,随即笑道:“你总不会象那些让人生厌的俗气之人一样,拘于俗礼扭捏上了吧?那就没意思了。”

    “这样不好。”楚三娘子含糊了一句。

    “这有什么不好?不过叫他过来问一句,这是坦坦荡荡的事,你一向有林下之风,光风霁月,从不拘泥于世情俗礼,总不会一有了事,林下之风就成了扭捏作态了?”解二娘子口舌如刀。

    “不是。”跟解二娘子比,楚三娘子就显的嘴笨了,“这里不合适,再说,要是他……他会怎么看我?”

    “这你放心,季公子不是俗人,若因为这个生了这样那样的心,或是因此就小瞧了你,你也不能……觉得他好,放心吧,我看人最准,季公子也是和咱们一样的人,咱们大大方方问一句,他只有赞叹咱们大气不俗的。”

    解二娘子劝的有些急了,没劝动楚三娘子,反倒坚定了楚三娘子的决断,“不行!就算问,也得细细想个稳妥的法子,咱们不说这事了,你太婆给你挑好人家没有?”

    “唉!你这个人哪!”解二娘子连声叹气,“要不这样吧,我替你问一问。”

    “算了。”楚三娘子摇头,情绪十分低落,“我不想问了。”

    “你看看你,就是这样,这样的大事,怎么能说不问就不问了呢?难道你真愿意随便嫁给谁,一辈子相看两生厌?”解二娘子拉着楚三娘子在旁边坐下,“对咱们来说,还能有比这更大的事吗?你就算不耐烦,也不该这件事上不耐烦。”

    楚三娘子低头不语。

    “你听我说,这事无论如何不能不耐烦,我知道你的意思,一来和他面对面怕失了态,二来,也是,咱们坦坦荡荡,心无芥蒂,谁知道别人会怎么想?就算季公子不是那样的俗人,可总还是谨慎些好。”

    “我就是这个意思。”楚三娘子松了口气,她能理解真是太好了。

    “可也不能因为这个,就耽误了咱们一辈子,你说是不是?我看这样吧。”解二娘子沉吟片刻道:“这事你别出面,我替你问。”

    楚三娘子正要说话,解二娘子抬手止住她笑道:“我知道,你放心,第一,我绝不会把你透露出来,第二,就算问到了,也必定要说你不知道这事,是我正好想到,顺口问一句,第三,我做事怎么样,你最清楚,难道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楚三娘子犹豫了好一会儿,勉强点了点头,极其郑重的交待道:“你要问这事,不提我也没法问,可是,无论如何不能说是我生了心托你去问他的,咱们毕竟是女儿家,万一人家是流水无情……就算不是流水无情,这也不好。”

    “你放心!”解二娘子满口答应。

    “今天不合适……还是算了。”楚三娘子想想,还是算了,她们都是未出阁的小娘子,找季公子这件事本身就不合适。

    “我知道你的意思,虽说咱们不讲什么男女有别的俗礼,可也不好说见就见,可你别忘了,我翁翁是季公子的座师,跟别家不同,这些你别管,你放心,我肯定有办法,完完美美的把你这件事办下来!咱们两个比亲姐妹还亲,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所托非人,一辈子郁结难过。”

    “好吧,你做事,我没什么不放心的,就是……总之不管怎么样,宁可不问,也绝不能让他听出来是我托你问的。”楚三娘子犹豫再三,再次交待道。

    “你放心!”解二娘子就差写张保票了。

    “可是……”楚三娘子还是有点犹豫,话没说完,赵九娘子拉着解三娘子找过来了,“原来你们两个在这里,让我们好找!说什么体已话呢?让我们也听听。”

    “没什么,说今天这些花真好。”楚三娘子急忙岔开话题,却岔的十分明显,解二娘子跟着笑道:“我和三娘子一直在这里说话,倒是你们两个,跑哪儿去了?”

    “我们在园子里走了一圈。”赵九娘子挨着楚三娘子坐下,连说带笑,“园子倒不大,就是花草特别好,那边有一棵牡丹,开的简直看不见叶子,还有,她们家把佛珠锦种在假山上,不但种活了,活的还好的不得了,从假山上垂下来,绿珠累累,好看极了。”

    “花草好是兴旺之兆。”解二娘子随口说了句,眼珠微转,站起来笑道:“要不咱们也四处走走看看?”

    “好啊。”赵九娘子忙答应道,楚三娘子犹豫了下,坐着没动,“我不去了,你去看吧。”她这会儿做什么都没心情。

    “那……”赵九娘子犹豫了,解二娘子忙笑道:“九娘子陪三娘子说话,我和三妹妹出去走走。”

    “那好!”赵九娘子忙答应了,解三娘子站起来,和解二娘子一起往外走去。

    转个弯,又转了个弯,解二娘子停步,和堂妹笑道:“你先回去吧,我想自己走走。”解三娘子从不违逆这位堂姐的意愿,嗯了一声,岔上另一条路,转个圈子回去花厅了。

    解二娘子放慢脚步,边走边打量着四周,离花厅有点距离了,解二娘子招手叫过不远处垂手侍立的小丫头,笑问道:“我要是想告诉别人我在这个地方,该怎么说?”

    “回姑娘,这棵金桂上百年了,是这园子最老的一棵桂花树,一说老桂树东边,就是这里。”小丫头指了指旁边一棵枝叶浓密的桂花树。

    “喔。”解二娘子喔了一声,仰头看了看那棵最老的金桂,再问道:“你知道季公子是谁吗?”

    “是探花郎吗?”小丫头谨慎的反问了句,解二娘子点了点头,笑起来,“既然认知,那你替我跑一趟,去寻季探花,请他到这老桂树东边来一趟。”解二娘子顿了顿,又补了一句,“跟他说,是楚三娘子请他过来,有几句要紧的话要跟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