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八二章 不请自来

第五百八二章 不请自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信被宁远这几句说的呛着了,他这是要干什么?大哥?他可真会自说自话!

    “不敢劳……”李信的话刚开个头,后面的话硬生生转了个弯,“七爷是得了长公主的吩咐?那就烦劳七爷了。”

    那天文二爷说的那些话,这些天他反反复复想了不知道多少回,这宁远真要象文二爷说的那样,实心诚意想三媒六聘娶桐姐儿,至少不是坏事,宁远这个人,他一直十分留意,不说心计才干,就人品来说,十分难得,宁家门风又好,倒是门好亲,既然是门好亲,只宜考察,不宜得罪。

    听李信含糊提到长公主,宁远眉梢微动,对李信心思之灵巧,十分佩服,这一句长公主的吩咐,他这人情岂不是白做了?算了,长公主就长公主吧,不然让闲人猜测出闲话,自己倒无所谓,可她不一定不在乎。

    吕炎,季疏影和汤浩虞立刻恍悟,可不是,今天长公主过来,明着没有大动干戈布置关防,可暗中必定要布置安排,以防万一,宁远在御前侍卫,由他统总安排,再合适不过,这事他们竟然没想到,真是糊涂了。

    吕炎忙笑着拱手道:“那就烦劳宁七爷了,这里怎么安排,听宁七爷吩咐?”吕炎看着李信垂询道。

    李信‘嗯’了一声,冲宁远拱手笑道:“有劳了。”

    “李兄客气了。”宁远心里有几分不自在,他真不是因为长公主来的。“这儿有我就行。”宁远挥着手,还没等他说完,外面响起墨七的声音,“你们七爷真这么早就到了?”门外,宁远的小厮大英引着墨七进来。

    “有我和小七就行。”宁远指着正迈进门的墨七。

    季疏影和吕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一起看向李信,李家这场文会,由宁远和墨七站在二门里迎接众宾客,这味儿,好象不怎么对。

    “我在这里听七爷吩咐。”吕炎建议道。

    “你是状元公,让状元公站在二门里迎送宾客,显的李兄有些托大了,仕途之中,诸事谨慎。”宁远这几句话说的吕炎几个神情一凛,吕炎和季疏影看出了宁远的深藏不露,却没想到他谨慎到这份上,更没想到他会跟他们说这样的话。

    汤浩虞则是愕然无比,他印象中,宁远就算不是个十成十的纨绔子弟,至少也有七成,这样的话,是一个荒唐胡为的纨绔能说得出来的?

    李信的心情有些复杂,这份心机也太深了,这要是对桐姐儿好还好,要是不好……桐姐儿还能有活路?

    “李兄要是不放心,就让汤兄留这儿帮一会儿。”宁远看着汤浩虞笑眯眯道,汤浩虞急忙答应,李信看着宁远那一脸的笑,总觉得他这个安排别有用心。

    安远侯府墨夫人因为要跟母亲钱老夫人一起过来,钱老夫人来的早,她到的也早,连带着苏子岚也早早就到了李府。

    苏子岚一脚踏进门,迎着迎上来的墨七和宁远,愕然的嘴巴都张开了,“你?你这是?”苏子岚抬手在脸上用力按了下,“我到处找你,你怎么?”

    “我跟七哥来帮个忙。”墨七看了眼宁远解释道:“长公主不是要来么。”

    “噢!”苏子岚觉得自己明白了,原来是因为长公主要来,可是,长公主要来,跟小七有什么关系?

    “我陪你。”苏子岚脑子里十分糊涂,不过糊涂归糊涂,直觉中,他觉得这个时候,他得看好小七。

    宁远并不介意多几个人听他指挥使唤,苏子岚盯着墨七,由客转主,头一个迎面进来的,是周六。

    周六一眼看到宁远,高兴的一张脸象春花一样盛开,眼里哪还看得到别人,奔着宁远冲过去,“远哥,你在这儿呢,我到处找你,你们府上说你到李家来了,我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哪个李家,你到这儿干什么?难道你也要会文?远哥,我找你有事,急事,要紧的事……”

    “没看我正忙着呢。”宁远打断周六的话,“有事明天再说。”

    “明天?你忙什么呢?又不是你请客,咦,小七也在,苏大郎也在,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有什么好玩的事儿?”周六总算看到墨七,以及苏子岚了。

    “长公主说是要来,我来给七哥帮忙,表哥来给我帮忙。”墨七解释了句。

    “长公主?噢!”周六一拍脑门,想起来了,是听说过,长公主要到李家来赏花,“点了远哥的差使了?那也不能让你站在这儿迎来送往吧?咱们兄弟……”周六这一回反应很快。

    “点没点我都得来。”宁远再次觉得周六真是太让人头痛了。“今天一天我都没空,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明天就明天,你忙成这样,我哪能一走了之?反正我今天也没什么大事,我给远哥帮一天忙。”周六一向是不是跟他远哥在一起,就是在找他远哥的路上,哪里肯走,和墨七一左一右跟在宁远身后,非要帮这个忙不可。

    坐镇在帐房屋里统总的文二爷,听欢哥儿禀报说荆国公世子周六少爷来了,也和宁七爷一起,在二门里招呼各家老爷少爷公子们时,眼睛一点点眯起,好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

    这些天,他翻来覆去的猜测长公主的到底在想什么,至少猜到了些眉目,看起来,这个宁远,也想到了长公主的用意,今天自送上门,不惜身份担了招呼宾客这个差使,迎合长公主的心思,真是颗七窍玲珑心。

    嗯,今天这趟自送上门,只怕还是一举两得,这位宁七爷,可真是能屈能伸。

    吕相在中书院里,听长随禀报了李家这场文会上,是宁远和墨七,苏子岚,以及汤浩虞,周六一起招呼宾客,脸上露出丝笑容,低低吩咐长随,“去看着,半个时辰后,墨七少爷还在李府,回来禀报,要是墨七走了,只要他走,你立刻回来禀报。”

    长随答应一声,垂手退出。

    吕相瞄了眼屋角的滴漏,记下时辰,接着专心看折子,半个时辰后,长随还没有回来,吕相放下手里的折子,轻轻舒了口气,脸上的笑容渐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