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七五章 高墙内

第五百七五章 高墙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从得过两回消息之后,圈在高墙里,原本已经心如死灰的大皇子,重又焕发出无数的野心和渴望,醉生梦生转成眼望高墙,度日如年。

    振作起来的大皇子每天睁开眼,头一句就是问:“有人进来吗?”仆从答了没有,不过等片刻,又会问第二遍,这一天下来,不知道要问几百遍。

    除了等墙外递进来的好信儿,大皇子对其它一切都失去了兴趣。

    等了一天,等了两天,等了三天四天,大皇子本来就不多的耐性,越等越少,耐性越少,脾气越大。

    整个高墙内,除了大皇子自己,以及早就躲起来的蒋先生,从大皇子妃霍氏起,个个胆颤心惊,惶恐不安。

    大皇子一连等了一个多月,直等的从生到死,再从死到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死生,只觉得再也等不下去了。

    大皇子堵在蒋先生那两间小屋里,从早上堵到半夜,终于等来了背着手,拖着脚步回来的蒋先生。

    “先生,我不能再等了!你帮我想想办法,无论如何得让他们进来一趟!”大皇子看到蒋先生,也顾不得责备他为什么让他等这一整天了,急不可耐的冲上来要求道。

    “让谁进来?”蒋先生越来大皇子,进了屋,摸着火镰子打火点灯。

    “不管是谁,外头的人,只要有人进来,就能捎信出去,我要问问舅舅,这都一个多月了,怎么一点信儿也没递进来?他干什么呢?这都一个多月了!”大皇子恨恨的拍着桌子。

    “这高墙圈禁,一圈十几年才放出去的,多得是,大爷还是安安心,跟从前一样,喝点酒抄抄经,先修心养性。”蒋先生还是劝了句。

    “哼!”大皇子懒得理会儿蒋先生这些陈词滥调,只管催他,“你快给想想办法,无论如何,我这一两天一定要递信出去,外头多少大事!”

    蒋先生看了眼大皇子,停了片刻才开口道:“皇上待大爷极其宽厚,这圈禁……”蒋先生再次看向大皇子,这样的圈禁,不过就是不许出去而已,皇上没有苛待他半分,可他犯下滔天大错,现在看起来不但毫无悔改之意,只怕他都没觉得他有什么错!所以他还要闹,大约一定要闹到真正的圈禁起来,闹到生不如死才算罢了!

    “宽厚?”大皇子一声冷笑,皇上宽厚?真要宽厚,他怎么会立了老四为太子?“我不想听这些没用的话,你赶紧给我想想办法,我要递信出去,无论如何,我都得递信出去!”

    “皇上待大爷宽厚,大爷要想让外头有人进来,也容易,大爷想想,这府里出了什么事,外头必定有人进来才行?”

    “死了人?”大皇子脱口道。

    蒋先生闷哼了一声,“除非大爷死了,否则,死了谁都是悄悄抬出去,根本用不着有人进来。”

    “那还有什么事?”大皇子这一声反问里已经充满了不耐烦,他最厌恶蒋先生这样说话,吞吞吐吐,故弄玄虚!

    “生病,大爷要是病了,外头必定要遣太医进来!”蒋先生满心满腹的疲惫和厌倦。

    “我?”大皇子指着自己,拧起了眉头,让他生病?怎么生病?他怎么可能生病?万一一时半会好不起来呢?就算好起来,病痛病痛,生病的痛苦,他可不想经历,“那……”大皇子打着主意,“要是王妃病了呢?”

    蒋先生心里更加冰凉,看着大皇子,“不知道,大约也会派太医进来吧。”

    “那就好!”大皇子答了一句,转身就走,蒋先生呆呆的看着大皇子的背影,突然一阵心虚愧疚,只怕他要害了霍妃了,可他真不是成心要害霍妃,他也没想到大皇子会从他的话里找到这样的办法!

    大皇子大步留星,直奔霍氏的正院。

    霍氏已经歇下了。自从被这堵高墙圈起来之后,霍氏的作息就极为规律,如同老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大皇子直冲进来,外间当值的两个使女开了门,还没来得及点上灯,大皇子已经直冲进内室,使女急忙举着灯跟进来,睡在霍氏床前脚踏上的桃夭反应快也利落,听到动静急忙起来,一边挂帘子,一边急急的叫着霍氏,“王妃!王妃醒醒!王爷来了!”

    大皇子站在霍氏床前,皱眉看着迷迷糊糊的霍氏,片刻,几步上前,伸手拖起霍氏就往外拖。

    桃夭吓傻了,眼看着大皇子将霍氏拖到了内室门口,才反应过来,急扑上去哀求:“王爷!王妃还没好,王爷,王妃犯了什么错?王爷……”

    “滚!爷的事,是你能问的?”大皇子一脚踢开桃夭,猛一用力,连拖带抱,将霍氏拖出了上房门,再往前,下了台阶,将霍氏扔到院子里,弯腰去摸霍氏身上穿的衣服。

    霍氏先是睡的迷迷糊糊,又被大皇子突然拖出来,懞的直到被甩到院子里,才反应过来。

    “爷,您这是……我哪儿错了?”霍氏的话里,带着隐隐的愤然。

    “你得病一病。”大皇子的话极其简洁,话音没落,大皇子手下用力,扯脱霍氏上身的落绸衣,霍氏只剩下了一件肚兜,霍氏双手紧紧抱着胸前,尖叫连连。

    桃夭急急的寻了件厚斗蓬冲进来,刚要冲到霍氏身边替她披上,大皇子看到,伸手扯过斗蓬扔到一边,又踹了桃夭一脚吼道:“滚!再敢多事,爷宰了你!”

    桃夭不敢再动,大瞪着双眼,惊恐的看着几乎赤祼着上身跪在院子里的霍王爷。她家姑娘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大皇子伸手在霍氏肩膀上摸了下,好象不够凉,这都四月多了,不穿衣服也冻不着了。

    大皇子原地转了个圈,一眼看着院子一角盛满水的大铜缸,眼睛一亮,有了主意,往前冲了两步,猛的顿步,一个转身,冲进旁边的茶水间,转圈看了一遍,顺手拎了只小木桶出来,冲到铜缸前,伸桶进去装满水,提起来,要离水面时,一下子没提稳,再一下才提稳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