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七三章 不得不说一点了

第五百七三章 不得不说一点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季天官说完,狠狠的瞪了姜焕璋一眼,姜焕璋被他瞪的心头冒起股怒火,他瞪他干什么?这话又不是他说的,他也正在跟晋王说长公主不可忽视!

    “长公主确实有别于本朝别的公主,可再怎么着,毕竟一介女流,又远离禁中多年,这事是不可小视,可也不必太大小惊小怪。”姜焕璋虽说意识到自己不能以从前的心态做事为人,可也只是意识到而已,或者,他以为他意识到了就是改了,其实他这脾气,还是从前的脾气,他以为他放的很低的身段,也不过就是不对别人颐指气使而已。

    季天官气的脸都白了,一阵阵冷笑,“一介女流?先皇抱在怀里,亲自教导,在龙椅上听朝政长大的长公主,一介女流?”

    “那又怎么样?先皇若是开国太祖那样的,这个亲自教导,再加句青出于蓝,那还值得季天官发这通脾气,可惜!”

    姜焕璋一句没让,他这句没说透的话极其刻薄,先皇又不是开国太祖那样的人物,他自己都不怎么样,亲自教导又能怎么样?还能比他自己强了?就算比他略强,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季天官瞪着姜焕璋,紧紧抿着嘴,半天没能说出话,若论斗嘴气人,他半点经验也没有,实力更是接近于无。

    “王爷,下官就直说了,如今的形势,要说大位归属,全在长公主一念之间,也不能算说的太过,长公主亲自教导五爷,这事绝对不能小瞧,不但不能小瞧,还要极其重视,我来寻王爷,就是来商量对策,王爷不能听这等无知小人的狂妄之言,他这是要害死王爷!”

    季天官大怒之下,有些口不择言。

    姜焕璋听的眉毛都竖起来了,晋王左右为难,冲季天官点点头,又冲姜焕璋摆手,“昭华稍安勿燥,小心无大错,凡事看的重些,至少不是坏事。”

    姜焕璋深吸了口气,垂下眼帘,如今不比从前,不管什么事什么话,他都得忍,他能忍耐。

    “对了。”季天官冷冷看着一脸忍辱负重的姜焕璋,心里一阵接一阵的泛厌恶,“今年春考之后,出缺的地方很多,楚相对姜长史极是赞赏,荐姜长史升任渭南知县,恭喜姜长史了。”

    “什么?”姜焕璋失声惊叫,一张脸瞬间白的全无血色,指着季天官,手指微颤,“你!小人!”

    “请姜长史慎言。”季天官看向姜焕璋的目光更加厌恶,真是全无修养的小人中的小人!

    “王爷,这是好事,姜长史杂途出身,任晋王府长史不过一年,就升任渭南这样中等县份的知县,这样的升迁速度,本朝曲指可数,姜长史升任之后,王爷再要寻长史,只怕这京城的英才,个个趋而就之。”

    不等姜焕璋说话,季天官看着晋王,语速极快的说道。

    晋王有几分茫然,升任渭南知县,和窝在他这个前程其实很不乐观的窝囊王爷府里做一个无所事事长史,怎么想都是好事,可这样的好事,昭华怎么气成这样?这中间有什么他没想到的关节?

    “季天官,”这会儿,姜焕璋心思转的奇快无比,姓季的掌管吏部,想要把他从晋王府调一个外任,太轻而易举了,没有谁能替他挡下这个调任,可他无论如何得留下,说什么都得留在京城,留在晋王身边!

    要留下,只能说服季天官,没有别的办法。

    “你要想辅助王爷成就大业,不能没有我!或者说,有了我,必定事半功倍,甚至不止功倍,而是功十倍,百倍!”姜焕璋直视着季天官,为了能留下,为了能说服季天官,他不惜一切。

    季天官一声讥笑,又一声讥笑,真是笑话儿!

    “我的……”姜焕璋顿了顿,该怎么说呢?“我有奇遇,前后几十年,大事小事,我如同亲历。”姜焕璋顿了顿,话好象不能这么说,很多事情变了,变的很厉害,他其实不能确定现在的人和事,还是不是从前的人和事,因和果,都变了……

    “天机不可泄漏。”姜焕璋咬牙道,季天官哈的一声讥笑,他连装神弄鬼这一招,也使出来了!

    “王爷,我要是没记……要是没说错的话,王妃这会儿已经身怀有孕。”姜焕璋转对看着晋王道,晋王愕然摆手,“昭华慎言,王妃并没有……”

    “我没乱说,王妃已经身怀有孕,只是王爷不知道,大约王妃也没敢确定,可请太医过府诊诊脉,就知道了。”姜焕璋接着道,季天官盯着姜焕璋,眉头紧拧。

    “不过,王妃这一胎保不住,半个月后就会小产。”姜焕璋眼皮微垂,说完,又抬头看着更加愕然的晋王道:“下官不是装神弄鬼,也不是江湖术士卖弄法术,下官只是有些不可说的奇遇。王妃这一胎和王爷、王妃都没有缘份,不过,两个月后,王妃会再次怀胎,之后顺顺当当,明年年初,必定为王爷生下长子。”

    想到这个明年年初出生的王爷的长子,姜焕璋心里一阵有些麻木的刺痛,就是因为这个长子,这个做了十几年太子的长子,让他不得不赴死回来,从回来到现在,步步艰难,越走越泥泞。

    姜焕璋的话,不光让晋王目瞪口呆,季天官的神情也凝重起来,子语乱力怪神,可没说没有乱力怪神,这世间神奇的人和事,多的很。

    “王爷,请个太医过府瞧瞧吧。”季天官建议道。

    “好好好!”晋王连声答应,扬声叫人时的声音,都有几分变了。

    长随进来,晋王吩咐赶紧到太医院请个擅长诊孕脉的太医过府,“多请一个!两个人一起诊,把握一些。”季天官跟在后面多交待了一句,长随急忙答应了,垂手退出,要了马,急急忙忙出府去请太医。

    片刻,两个太医背着医箱,跟着长随匆匆进来,按晋王的吩咐,直奔后宅去给秦王妃诊脉,晋王站起来,“我去瞧瞧。”

    姜焕璋翘着腿,稳笃笃坐着,季天官摆手示意他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