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七二章 吃饱穿暖就行了

第五百七二章 吃饱穿暖就行了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高书江找长公主了?”李桐脱口而出,文二爷摇头,“不一定,都是一叶知秋的聪明人,这样的事,用不着当面说,高子宜到晋王府做长史,只怕高书江求之不得,太子……”

    文二爷一声哂笑,“只怕也求之不得,只怕他会以为是在晋王身边安了耳目棋子。唉!”文二爷长叹了口气,“到底是一家人,长公主这是要把各家揉成一团,让各家打杀起来都有顾忌,到最后,至少都能留条命。”

    李桐听了心里微微一动,几句话说了汤五娘子和墨七少爷的事,“……二爷看这事,是不是也有几分机会?”

    “有意思。”文二爷捋着胡子笑起来,“这事得看墨七少爷,墨家虽然是书香门第,可七少爷真算不上读书人,不能算门当户对,可也不能算门不当户不对。”

    “嗯,我也这么想。”李桐想着明三娘子,明三娘子和墨七,也象文二爷说的,不能算门当户对,也不能算门不当户不对。

    “你……外甥,要不要安排安排?”说完几件不大不小的事,李桐低声问了句,文二爷摇头,“他要是肯听安排,哪会到这一步?算了,他的安危前程六成在我,余下那四成,他是个有主意的,我也管不了,好在。”

    文二爷顿了顿,“文家也就到他和我这一代了,他那几个孩子,都资质平平。唉,随他吧。”

    李桐嗯了一声,文二爷又叹了几口气,辞了李桐,晃到大厨房,一边看着大厨房里的忙忙碌碌,一边慢慢啜着酒,在他最爱看的世俗的热闹和繁忙中,一点点收拾起被记忆冲出来的那份怆然。

    …………

    周六站在殿外,伸头往里看,殿内,太子正和他爹周副枢密等人议事,周六往旁边挪了挪,等了一会儿,再伸头往里看,总算等到诸臣退出来,周六躲在内侍背后,看着他爹走远了,急忙一步窜进去,几步冲到刚刚放下笔,站起来正要松散松散的太子面前。

    “太子爷!”周六跪下磕头再起来,一气呵成十分快捷。

    “有两天没见你了。”太子随口道。

    “太子爷真是英明,整整两天!”周六伸着两根手指头,“太子爷,我在殿门外等了快两个时辰了。”

    “有要紧的事?”太子忙问道,周六的要紧事,都是比较讨人喜欢的事。

    “也不知道算不算要紧事。”周六拧眉攒额一脸苦恼,“太子爷还记得软香楼的阿萝吧?”

    “这怎么能不记得!”听周六提到阿萝,太子顿时有了几分想念。最近他后院添了好几个鲜嫩的美人儿,又漂亮又懂事又识趣,那份乐子不比阿萝差,不过,阿萝的味儿,她们还是比不了。

    “太子爷有一阵子没去软香楼了吧?”听太子这语气,周六的心往下放了又放,几乎放回去了。

    “孤如今日理万机,哪有半分闲空儿?”太子不高兴的斜了眼周六。

    “太子爷,要不,想想办法,把阿萝一顶小轿抬进宫里算了。”周六极端不负责任的建议道。

    “怎么了?软香楼出什么事儿了?”对上周六,太子还是很聪明的。

    “事倒是没出,可您忙成这样,又没空过去,那阿萝一天到晚眼巴巴的等你,等一天您没空,等两天您还是没空,等一个月您还没去,她等急了,前儿跑去找宁七爷去了,昨天又跑去找我,哭的……唉,能淹死万马千军!”

    周六连声叹气,“太子爷,这阿萝,老撂在那儿也不行,这不是长法,总得给她个安置,照我看,太子爷把她抬进宫里算了,也不用给什么名份,就让她当个丫头随身侍候您,实在不行找间空屋里养着也行,您说是吧?”

    太子捏着下巴,片刻,嗯了一声,这话很对,老撂在外边是不是个事儿,抬进来?一想到抬进来,太子顿时心里一阵别扭,这阿萝不错是不错,可她那身子,不知道多少人睡过……

    “这不合规矩!”太子很快拿定了主意,他还能少得了美人儿,阿萝这样的,实在犯不着抬进来恶心自己。

    “那怎么办?”周六发愁了,他昨天可是当着阿萝的面打过保票的,唉,太子爷也真是,从前多喜欢阿萝,怎么说变就变了?

    “跟她说,女人就是要清静守节,她虽然在软香楼,可该守的规矩还得守好!”太子板起了脸,“孤让她这一辈子衣食无忧,她还想怎么样?告诉她,孤该去看她的时候,自然会去,不该去的时候,她就该给孤好好呆着!”

    太子越说越觉得阿萝实在是太不象话,“居然找到你那里,还找到宁远!成何体统?你告诉她,再有下回,孤绝不饶她!这次的事,孤不多跟她计较,你告诉她,这次,让她给孤抄一千遍女戒,再有下次,孤绝不轻饶!”

    “是。”周六见太子好象真有火气了,吓的大气不敢出,太子说一句,他答一个是。

    “……你也是!如今多少大事,你不去忙大事,净在这些破事上头花功夫!下次再有这种替粉头传话的事,你看看孤怎么收拾你!”

    太子从阿萝训到周六,只训的周六低头垂手,大气不敢出,

    周六垂头丧气从宫里出来,在宣德门外上了马,走了几步,调转马头,直奔京府衙门寻宁远去了。这事,只能找远哥说说了。

    …………

    季天官微微低着头进来,脸色不怎么好,晋王正和姜焕璋坐着说话,见季天官进来,晋王微微欠了欠身,姜焕璋忙站了起来,长揖见礼,看着季天官落了坐,才重新坐下。

    “五爷跟长公主习学的事,你听说了?”季天官直接问晋王道。

    “听说了,我正和昭华说这件事。”晋王神情轻松,“姑姑这个年纪,孤身一人,喜欢小孩子也是人之常情。”

    季天官眉头一下子拧紧了,毫不客气道:“长公主是不想嫁,她不是嫁不出去!她不孤单,她也不喜欢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