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六九章 熬不住了

第五百六九章 熬不住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信失笑,“二爷,您可真能想好事儿!”

    文二爷嘿笑几声,嘀咕了一句,“那咱们走着瞧。”

    “这事母亲知道吗?”李信沉默片刻,问了句,文二爷斜着他,“你说呢?这府里有太太不知道的事?大姑娘也没打算瞒着太太。不过,这事,大家心知肚明说不得,你前一阵子一心一意准备春闱的事,象这种不大的事,都没打扰你。”

    “这是大事!”李信语气放的很重。

    “也是,是大事,不过这大事归太太管。文会请哪些人,你拟定了没有?长公主可是要来的。”文二爷岔开话。

    “这是文会,他一个字都识不全的武人,用不着请他!”李信答非所问,文二爷哈的笑了一声,又笑一声,最后笑成了串,“这随你,不过你不请他,他也不一定不来,反正人家也不是冲你来的,你请不请的……”文二爷拖长声音,“都行,都行!”

    …………

    宁远的车子一直进了定北侯府二门,车了停,宁远跑下车,打了个呵欠正要往里走,大英哎了一声,“爷,那个……”

    大英指向的地方,阿萝紧靠着多多,多多躲在阿萝背后只探出个头,两个人正一脸紧张的看着宁远。

    “怎么把她们放进来了?”宁远眼睛都瞪大了,他这府上什么时候这么没规矩过?

    “她说是卫姑娘的亲戚,求见七爷,说见不到七爷就不走,是福老总管发了话,让她进来等着。”紧跟过来的门房头儿忙解释道,这事是福老总管发的话,就算有错,也不是他们的错,七爷从不错怪乱罚。

    宁远斜着目光躲闪、瑟瑟缩缩的阿萝,哼了一声,抬脚往旁边亭子过去,进了亭子,一屁股坐到鹅颈椅上,指着阿萝,“找我干什么?说吧。”

    “七爷,软香楼关门关到现在了,太子一趟也没去过,谁都没去过,天天就我跟多多两个,大眼瞪小眼,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阿萝大着胆子道。

    “什么叫什么时候是个头?软香楼才关几天门?你要是关上五年十年,这话倒还说得过去。”

    “五年十年?”阿萝一声惊叫,多多也傻了,那小姐……就是老小姐了。

    “七爷,象我们这样的人,就那几年好时候,别说五年,三年也耽误不起,一年都耽误不起……”阿萝越说越急,宁远越听越无语,“难道你还当自己是当初那个京城红伎?你搭上太子,又投到我门下……”

    “是先投到您门下,是您让我搭上的太子!”阿萝赶紧纠正宁远的话,这顺序因果可不能错了。

    “好好好!”宁远觉得脑袋有点儿痛,“你投到我门下,又搭上了太子,你还当自己和满京城的女伎一样,整天盘算着怎么讨恩客欢心,怎么一刀宰个冤大头挣上半年的银子?我看你还是打点打点入宫的事吧。”

    “啊?”阿萝傻眼了,“这可不行!七爷,我当初投到您门下,当初说好了的,我就求个想让谁进门就让谁进门,不想让谁进门就不让谁进门,七爷您不能说话不算数,您……”

    “你倒怪上我了?我问你,招惹杨舅爷,作弄他光着身子满大街跑,是谁惹的事?调拨太子说他府里女眷都是没情的,就你一个对他有情,这是谁惹的事?是我让你干的?还有……”宁远还要往下数落,阿萝目光飘忽,顾左右开始打岔,“七爷咱们说的是以后的事,没说以前的事……七爷您不能不管我,您不管我,我还能靠谁去?七爷!”

    阿萝干脆往地上一跪,哀哀哭起来。

    “起来!”宁远一根手指用力按着太阳穴,当初凤娘嫌她太笨,是他一时鬼迷心窍……自己做的混帐决定,只能认了。

    “要是熬不下去,只有一个办法,我找具尸首,就说你死了,再让人把你远远送走……”宁远话没说完,就被阿萝打断,“我不走,哪儿也没有京城好,再说我假死埋名,人生地不熟的,怎么活?我不走!”

    “不走就熬着吧。”宁远不客气道,眼前这货,他一个字也不敢在她面前多说,熬着吧,熬个半年一年或者两年的,对她这性子,没坏处。

    阿萝比来时还要难过委屈,一阵接一阵抽泣的气儿差点透不上来。

    “好好抄抄经吧,趁着还能抄,往后……可就说不准了。”宁远凉凉的撂了句,起身吩咐大英,“找几个人,把她俩悄悄送回去。”

    大英答应一声,上前示意阿萝和多多,阿萝一路抽泣的气上不来,多多也不知道是扶着还是靠着阿萝,阿萝抽一声,她紧跟着抽一声,挤成一团,抽成一团跟大英出去了。

    宁远站起来,想了想,招手叫大雄,“你去一趟荆国公府,找六少爷,跟他说,太子好一阵子没去软香楼,阿萝都找到我这儿来了。”

    阿萝和多多这一对,回去他不担心,可来的时候……谁知道一路上招了多少人的眼,她为什么来找自己,得有个合适的交待。

    大雄亲自去荆国公府传话,宁远晃晃悠悠进去,到院门口,福伯迎出来,略靠近些,低低道:“家里传了话,说邵师已经启程往京城来了。”

    “什么?”宁远太意外以至于以为自己听错了,从他记事起,邵师就窝在宁家祠堂那个方寸小院内,一步没出来过。“他出窝了?他……”宁远脸色微变,“因为姜焕璋守在大相国寺那件事?姜焕璋真见着什么和尚了?”

    “七爷捎回去的信儿,是侯爷亲自给邵师送去的,侯爷说,邵师看了信,脸色大变,当时就说要立刻启程往京城来,侯爷说要给他准备车马行李以及从人,话没说完,邵师就出门走了,侯爷已经打发人缀在后面,以防万一,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缀得上。”

    福伯说的极其仔细,也十分担忧,邵师身体弱,又从来没出过门。

    “缀不缀得上,得看他是想让你缀得上,还是不想让你缀得上。”半晌,宁远低低说了句,又沉默片刻,“吩咐崔信……算了,等他来找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