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六六章 腿疼

第五百六六章 腿疼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真不知道?”这话李桐可不怎么信,他不知道不大可能,说不知道就是不想说。

    “长公主心思那么深沉,我怎么知道……我是说,她又没告诉我错在哪里,她连面都没给我见,就让丫头扔了句话,说我是要把小五教坏,让我跪着好好反省,我反省了挺多,可我哪知道反省的对不对。”

    宁远说的气壮山河,李桐却从这气壮山河里,听出了一阵接一阵的心虚。

    “那你说说,你反省了哪些错处。”李桐不客气的问道。

    “哪有什么错处,”宁远不自在的挪了挪,“我想来想去,我带小五刚去过季府,回来就罚跪了,肯定是因为这事对不对?”

    宁远顿了顿,看着李桐,李桐啜着茶,淡定的示意他接着往下说,“她的话是说我教坏了小五,带小五去季府要坏也是带坏,不是教坏,教么……”

    宁远拖着长音,“去之前,我是多跟小五说了几句,季府的文会,一院子文人,文人相轻,却最爱听别人的夸奖,我跟小五说,对付文人就得夸,可着劲儿夸,一夸一堆,这话也没错对不对?”

    李桐唉了一声,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了,好一会儿才憋出句话来,“你怎么能这么教五哥儿?五哥儿……”后面的话李桐没敢说出口,以后五哥儿真要即了大位,就宁远这么教着,对读书人得是什么印象?

    “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我说的这些话,虽然难听,可都是实话,得有个人把实话都告诉小五。”宁远说的很认真。

    “你这话有点道理,可第一,小五还小,再怎么懂事,他也是个孩子,第二,你这么教他,那谁从正面教他?那些翰林?宁娘娘?”

    “以前没有,不过现在有了。”宁远翘起二郎腿,刚得意的晃了两下,立刻又放下了,他的腿还疼着呢。“长公主说,从明天起,让小五每天到她那里半个时辰,她教导他。”

    “你算计的就是这个?”李桐几乎脱口问道。

    “没敢算计这个,”宁远浑不在意,“这是意外之喜。”宁远嘿嘿笑了几声,上身往李桐这边斜过来,压低声音道:“你知道长公主的软肋在哪儿吗?”

    李桐斜着宁远没说话,宁远又笑了几声,“她护着林家,看不见也就算了,只要看见,她不会眼睁睁看着别人伤害林家人,包括把小五教偏了。其实我跟小五说实话,对他只有好处。”

    好半晌,李桐慢慢叹了口气,他说没敢算计,可是,这世上有他不敢的事?这一回,他算计得手了,他说的是,看不见就算了,只要看到,长公主确实不会眼睁睁看着有人伤害林家子嗣。

    “长公主最近慈悲多了,才罚你跪了这么大会儿。”李桐看着宁远膝盖上的汤婆子。

    “足足两个时辰!”宁远诉苦,“腿都跪的没知觉了,马都没法骑,我坐车来的,大英给我揉了一路,两个时辰!”宁远冲李桐竖起两根指头。

    “你占了那么大的便宜,跪两个时辰而已。”

    “那倒也是。”宁远顺水转话顺的极其流畅,“对了,姜家闹的那事,你听说没有?”

    “什么事?”李桐一怔。

    “我就知道你不知道!”宁远手拍着扶手,乐不可支,将姜宁和姜婉怎么被人嘲笑的急了眼,姜宁怎么打了解二娘子,以及姜焕璋怎么下死手鞭抽姜宁,怎么去解尚书府上陪礼,绘声绘色说了一遍。

    “……姜家二娘子伤得不轻,姜家到现在还没请大夫上门,细皮嫩肉的小娘子,伤成那样……也不见得能伤多重,姜焕璋手上没劲,这一通鞭子肯定都是皮外伤,就怕留了疤,啧,这姜焕璋,这真是下得去手,可他也不想想,他那个二妹妹真有个好歹,追根究根,解二娘子这罪过无论如何推脱不掉,真要留了疤,以后不管什么时候,看到那疤,就得想起今天这桩事,就得提到解二娘子,虽说解二娘子挤兑姜家娘子穷,又揭人家短,是做的不怎么妥当,可这又不是什么大事,谁年青时没做过几件混帐事?过去也就过去了,可现在,这事怎么过得去?姜二娘子血淋淋的,这事还怎么过得去?过不去了!”

    一提到姜家的乐子,宁远就眉飞色舞。

    李桐想着姜婉和姜宁从前闹腾的那些事,对姜宁打了解二娘子这事,一点儿也不意外,可姜焕璋把姜宁抽成一个血人这事,让她十分意外,从前,他一直嫌弃她出身商户,德行不彰,不能以德服人……

    “……你看我,”宁远虽说眉飞色舞,却时刻留意着李桐的神情,见她怔忡之间,神色渐渐阴郁,急忙转话题,“咱们两个说话,说什么姜家?提到个姜字都败兴,是我错,不说了。咱们说别的,对了,听说这京城时兴游春,你还没出城游过春吧?打算去哪儿?往年都去哪儿了?”

    “今年哪有功夫游春?季府之后,就是我们家要宴客了,长公主说要来,一堆的事,哪有功夫。”李桐下意识的摆了下手,挥开从前那些阴霾。

    “你们府上定下哪天没有?一定得给我下张贴子,虽然不下贴子我肯定也得来,不过下张贴子好看点。”宁远忙又说到李家宴请这件事上,“你们府上园子有点小,是得好好安排安排,不然就得磕头碰脑了。”

    “嗯,”李桐应了一声,安排她都安排的差不多了,操办这样的文会花会,她已经熟而生巧了,宁远那句磕头碰脑,让她想起件正要跟宁远商量的大事。

    “有件事……”李桐将汤五娘子撞上墨七偷拿茶水点心,砸了墨七一头点心的事,大致说了一遍,看着宁远笑道:“汤五娘子心地性子都好,天真烂漫又不失精明,我看他俩倒有几分登对,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合得来。”

    “这容易!”宁远答的很快,“找个机会,让他俩多说几句话,不就能看出来合不合得来了?这事我来安排,就安排一趟游春,你带汤五娘子,我把小七带上,这事容易!”

    宁远不知道想到什么,眉开眼笑。